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胜出)绿谷出久的消失(一)

绿谷出久的消失

>原作:僕のヒーローアカデミア/我的英雄学院

>分级:清水

>CP:胜出only

>Tips:有起推动作用的原创角色。

       涉及截至漫画102话的剧透。

       慢热,感情要素比较隐晦。

       甜度有史以来突破新低。

       部分设定捏造注意。

 

 >>合志文放出,算是做个纪念

      有些事情我也会在自己状态恢复后开始一一讨回来

      不能善始善终,那也有始有终吧


*   *   *   *   *

 

 

 

 

小胜 / 爆豪同学

这个世界,对“无个性”是很残忍的啊。

 

 

-1. 违和

 

不对劲。

这个念头诞生在一瞬间。

 

那是在课上战斗训练的环节,他的对手又是学号紧挨在他之后的那个家伙。无论对手是谁,他都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所以他举起笼手控制着个性击中在一点,准备以自己新掌握的技巧摘下这次模拟战的桂冠。

结束了。

他将笼手对准身处建筑物下方,已避无可避的对手。

但就在对上对手惊恐害怕的面孔,还有下一秒便毫不犹豫逃离的背影的瞬间,“不对劲”这个念头如同光速划过他脑海的一颗流星般突兀闪现,又仿佛是飞机划过炎日高挂时苍蓝广阔的干净天空后留下的轨迹云,就算过了那瞬间也依旧清晰地残留在那里。

在他身前爆射而出的火焰如他预料般刁钻地逼向对手,以惊险的距离堪堪擦过悲鸣着扑倒在地的对手脚边。

果然,有哪里不对劲。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无法轻易被甩开。如鲠在喉,难以下咽。有什么脱离了他可掌控的范围,在他心底燃起一丛丛烦躁和愤怒。

他饱含怒气的视线转至对方脸上,紧紧盯着那个家伙还沉浸在死里逃生的恐惧中的表情,沾了些灰尘的右手手指搭在不断起伏的胸口前,有气无力地轻拍几下,试图平息依旧剧烈的喘息。

这算什么反应?

这混蛋到底在搞什么鬼?!

刚刚的反应也好,现在的表现也好,通通成了浇在他心头火上的油,没来由的愈演愈烈。愤怒的火焰攀上他的理智,火舌曳动,不断蚕食。

方才他用以终结的一击一如既往建立在他精准的计算之下。虽然完美达成了使命,过程却和他的预想南辕北辙:

他内心中是断定对方那时候会站在原地硬承受下那一击的,再不济也会试图冲向因后坐力暂时失去反击能力的他自己,所以并没有在那一击中使出全力。就算打中也不会重伤,更不会死,对个性这种程度的控制于他而言易如反掌。

结果对方却露出那种没出息的表情,甚至把背后暴露给自己,擦着边拼命跑出了自己把范围局限在原地的攻击。

这种预想和现实过大的出入很少会发生在他身上。得天独厚的聪明头脑让他有天赋异禀的战斗直觉,对上这种相处已久,早就知根知底的对手,出现这种程度的纰漏实在不合常理。

怒火在他胸腔不断翻腾,即使深呼吸也无法平静下来。就在他尝试着从火海里挽救回理智的时候,看到对方长长呼了一口气,脸上毫不掩饰地挂着劫后余生的庆幸:“还以为要死了,战斗训练实在是太恐怖了。真不想上啊……”

轻飘飘的庆幸话语引爆了他胸腔那团怒火,彻底吞没了他的理智。

几乎是同时,他发动个性,从高处跳下来,神色凶狠地直冲向那个依然坐在地上的没用家伙。

“爆豪少年,快停下!”“爆豪,你已经赢了,快住手啊!”

站在场外待机进行下一组训练的切岛慌忙冲上来,发动个性挡在暴走的爆豪胜己前面,拦下了对方准备进一步发动攻击的手。

开什么玩笑,这一击明显是动了怒的,真打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滚开。”

“喂,爆豪你冷静一下啊!你们的对决已经结束了,你可是赢了哦?!”

没有理会阻拦,爆豪胜己吊起眼角,穿过拦在自己面前的切岛狠狠瞪着藏在对方身后的家伙:“你这混账最后那是什么反应!为什么没用你那个破烂个性啊,啊?倒是给我反击啊!”

被吓到的对方又朝切岛背后的阴影处缩了一些。

此刻才从场外姗姗来迟的欧尔迈特慌忙跑到三人的身边,他顾不上擦头上的汗珠,比着STOP的手势。

“爆豪少年,你们的对战训练已经分出胜负了,你自己应该也知道的吧?”他看向不顾阻拦,仍跃跃欲试要挥拳的爆豪胜己,“现在再打人可就是攻击同学了。”

“别拦我,刚刚那家伙明显逃了!”

“所以你不是赢了吗,到底在生什么气啊!”无比头疼地维持着个性,切岛牵制住自己的好友。生怕一个疏忽就让事态变得无可挽回。

“就是啊,爆豪。面对你那种要杀人一样可怕的攻击,逃跑不是正常反应吗?”混在因担心而围聚过来的同学中,上鸣一脸不解地走过来,帮着切岛压住爆豪胜己暴动的反抗动作。“更何况,她可是女孩子啊。”

“对女孩子下这么重的手可不是绅士该有的行为。”

“哈啊?!和那个有什么关系!”

 

“真是太粗暴了,”八百万和班上的女孩子们关心地走到欧尔迈特身后,拉起腿软在地,害怕着的女孩子,替她整理过凌乱的白色发丝,又掏出手帕替对方擦去右手上沾着的黑灰,一边声讨着被男生驾住的爆豪胜己,“万一在这么好看的右手上留下伤痕就太可惜了啊。”

“白井同学,你没事吧?”叶隐递给对方一瓶水。

“啊,恩,我还好的。只是刚刚有点吓到了。”女孩子正准备接过水,察觉到不远处那依旧直直刺来的目光后不由缩了一下手。

“不过,你刚刚都没有用个性呢。”

“因为我的个性总是控制不好,用完肯定会受伤。那种程度的伤超级疼啊,还会暂时失去行动能力。果然还是不太敢用。”

“也是呢,记得你之前用的时候受了好几次重伤吧?”

“是,是啊……”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居然有人会被自己的个性伤成这样。好像是……是什么时候来着?不好意思,时间久了,我也有点想不起来了。”

“没关系,那种丢人的事情,不用记得也行!”白井露匆忙对同学们摆了摆手,“说、说起来,为什么爆豪同学会突然发火,真的好可怕啊。”

“爆豪同学的性格就是如此,很容易因为小事就发飙。你不要太在意,”丽日歪着脑袋,安抚性地笑了一下,“有什么困难和我们直说就好了,我们可是同学啊。”

像是不太习惯这样直率的好意,白井露愣了好一会儿,才露出个有些腼腆的笑容:“谢谢。”

 

 

一旦察觉到不对劲,就好像是不经意间,在一尘不染的玻璃窗上发现了一个黑点,即使几次用力擦拭也依旧顽固的停留在上面。既然擦不掉,那干脆就当不知道吧?可不管怎么努力去忽视,告诫自己转开视线,反而会不自觉注意到那个无法擦去的黑点。

违和感就像最为扰人的苍蝇,挥之不去。伴随着每次出现徒留下一层层焦躁感,黏在一起越滚越大,让人浑身不舒畅。

可恶,搞什么鬼。

爆豪胜己从手臂间抬起头,狠狠瞪向坐在自己身后的人。

那种难以名状的模糊异物感又一次缠上他。

坐在他身后的白井露被他突然的回头吓得肩膀一抖,如坐针毡,上半身不自觉靠在椅背上。她紧张地扯起嘴角,笑容僵硬,对上对方饱含杀气的眼神:“请、请问有什么事情吗,爆豪同学?”

不对。

爆豪胜己的眉毛不自觉一动,焦躁的块状越发凝厚起来。

他身后的这家伙不应该这么称呼他才对。

他的脑海里快速划过这个念头,但下一秒等他抓住这焦躁细细思考,却又搞不明白那焦躁的缘由。

……不这么称呼,那该怎么称呼才对?

他和这混蛋女人又不熟。就算是坐在前后桌,不过也就是个坐得近些的同学,一样是他将要踩在脚下的垫脚石。

那这算是个什么情况?

被摸不着头脑的违和感团团围住,每个细胞都在隐隐作动,诉说着没由头的焦躁。就算是烦到无法平心静气,也做不到当成是错觉轻易放置在一旁。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第六感不时扯动着他的注意力,让他无法忽视那种奇怪的感觉。

而这一切的起因都是这个坐在他后面的女人。

为什么他会觉得有违和感?

 

被盯住的白井脸上几乎要挂不住笑容,她整个人都向后撤去,小心翼翼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爆、爆豪同学?”

但这声提醒却让爆豪胜己突然失去了兴趣,他干脆地移开视线,转回头,胡乱拎起桌子上的东西一把塞进书包里。起身,开门,出教室,关门。动作流畅,毫无停顿,从始至终一眼也没有再分给过依旧僵硬在座位上的白井露。

门被拉上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显得格外清脆。

正屏息关注着事态发展的其他同学此刻都一脸迷茫地盯着被紧紧关上的门。所有人都用自己的五官演绎着内心“搞什么啊”的心情。

作为班级上的活跃分子,上鸣呆愣地张着嘴:“爆豪那家伙搞什么啊?”

白井露看向一边,恰好迎上切岛担忧的目光。那是班级上典型的老好人。切岛挠挠一头火红的头发:“今天的爆豪真是莫名其妙啊,这事跟你没关系,别多想。”

“就是就是,别放心上。”上鸣冲她摆摆手,示意这事和她没关。“今天爆豪是不是吃错药了?”说后面这句的时候,他已经又看向了切岛。

“谁知道,不过反正他平时也经常生气。”

“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啊!”

“哪个?”

关注点一下子偏离了重心,教室里重新恢复到了热烈讨论中。坐在周围的同学们也都各自聚作一团,闲聊着各异的话题。青春期的学生就是这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聊不完的故事,能在每一个部分停留的时间都被压缩到极致。

没有人再去注意白井露,自然也没人看到她此刻目光复杂地盯着前面空了的座位,神色晦暗不明。

“奇怪了,”她低声的自言自语淹没在嘈杂之中,“明明替换的记忆不会有纰漏的。”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