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被我遗忘了可能有两年的光舟泽授权翻译…………
对不起大家剧情进展都过期了,哭唧唧。
这篇现在有人放出翻译了吗?
没或者有人想看的话我找个黄道吉日放出来

 

我突然发现我有一个光舟泽的翻译一直没放出来…………………

某种意义上剧情过期好久了啦

暴哭

 

我想开车(认真

 

随笔,写之前说的paro过程复健中。

以前随手记下的梗,所以如果有bug……大家别打我哦。


喜欢真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感情。

它来的毫无征兆,也没道理,在你意识到心脏跳动的理由都成了特定的某人时,那个瞬间,突然就发现……啊,原来,我有喜欢的人了。

对于奥村光舟而言,那个瞬间来的措手不及。

他蹲在捕手位,对着某个前辈抬头举起手套,看到对方扯起嘴角露出自信阳光的笑容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莫名停了一拍。

更确切的说,是在看到那双眼睛的瞬间。


他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投手。

像泽村荣纯这样的投手。

他本来以为自己只是对这个投手感兴趣,所以才执着着决定来青道,升到一军,名正言顺霸占住对方身边搭档的位置。

可原来,是自...

 

看了新的倚天屠龙,意难平。

从小最喜欢的就是周芷若,青衣带水,眉目如画。有不得不背负的责任,也有女性当自强的心态。

原著也好,几部改编也好,却都是对她相当苛刻。

这部里甚至要改成这副鬼样子,我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两个人走不到一起就走不到一起吧,

毕竟看的东西心里理念差了那么多,

无忌原著里也是那么个渣男。

说是一眼万年,不如初见。

可是这结局我真是谢谢踩到我心中不能踩到的一条线。


她凭什么连去喜欢一个人都不被允许呢?

只因为天下都喜欢被钦定的赵敏吗?

唉………有生之年我就想看到一版倚天是可以让我对芷若不再怀着这种遗憾和心疼的。

 

做了个钻a的哨兵向导paro的梦,cp大概是光舟泽和有一点御泽Ծ‸Ծ

依旧打棒球,向导由御幸转成光舟的故事_(:з」∠)_

画面感挺有趣的还挺想写的,有人想看不

话说我还有活粉丝吗捂脸

 

我以前一直觉得被我真心待了7年的前任甩了是我最难过的事情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觉得被人误解了真心是最难过的事


那时候觉得,你用心对待一个说喜欢你,你想捧在手心里,把所有美好一面留给她的小家伙,真是很美好的一件事了

哪怕其实给不了她要的东西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期间经历了很多,从压抑得想坚持下去,到忍不住的生气,到最后到崩溃抑郁

看到这个小家伙说,我对她的一切好,都是骗她的

大概是最让我崩溃的一句话了

就在我强撑着祝生日快乐的凌晨

那时候觉得大概没什么比付出真心不被相信更痛苦了


到现在的重新振作了,想想觉得我也开始很难相信谁了

所以现在最难过的事情,大抵是没法再...

 

谢谢关注,也谢谢点推荐和喜欢
不过我的活动频率大家也能从发文日期看到,是完全的不定期诈尸型
哈哈……干笑
这个账号弃是不可能弃的,会一直用到心彻底死去的那天
但我也算是个爬墙快又玻璃心的人吧
所以可能被忽略就会悄悄消失,伤口好了再出现的家伙∠( ᐛ 」∠)_
相信一部分粉丝应该能知道原因
这次回来是因为看到了几个粉丝给我的私信,真的很感谢她们温柔的话语w
我很喜欢和大家交流,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比起给我点小心心和推荐,请给我留言吧!
无论长短,我都会回复的哦
谢谢你们的关注

 

(胜出)绿谷出久的消失(end)

-8. “英雄”


在下课铃打响的同时,绿谷出久停下了最后一笔。他呼出一口长气,把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合上放进包里,接着摊开另外一本,对照着誊写起来。

有阴影靠过来落在他桌子上,他下意识合上写到一半的笔记本,看向遮住他光源的人。

丽日带着担忧的神色站在那里,她的视线定在绿谷出久右脸颊处,看上去很想说些什么。

“丽日同学,怎么了吗?”

丽日犹豫一下,摇摇头,又看看他前一个座位上撑着脸颊的爆豪胜己。实在忍不住,咽口口水,向他询问:“小久同学,你脸上的那个伤……”

……果然没办法遮掩过去吗?

绿谷出久条件反射捂住了那里,虽然抗...

 

(胜出)绿谷出久的消失(七)

-7. 诸神的黄昏


爆豪胜己走进教室的时候,不出意外引起了一阵骚乱。

切岛上鸣二人组咋咋呼呼迎过来,惊奇地围观一圈,还不忘发表评论:“哇啊,我说爆豪,发生什么事了,你居然会有黑眼圈!”

这倒真的是值得惊讶的一件事,全班同学不由侧目。爆豪胜己面无表情地走向自己的位置坐下,理都懒得理那两个白痴,没有露出一丝疲惫,但双眼下方确实有一抹不甚显眼的青黑。

没有在意那些恼人的视线,他撑着脸,百无聊赖看着窗外,好像天塌下来都和他无关。切岛和上鸣跟到他座位旁边,瞅瞅时钟,又瞅瞅教室门,很是紧张。

来了!

教室的门被拉开,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