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胜出)绿谷出久的消失(三)

-3. 教诲

 

每到假期,无论假期长短,日子就过得飞快。眨眼间周末过去,日历又被翻到新的一周。只要是学生,就总归要回到学校上课。

晴朗的天空上高挂着一轮烈日,空气化作滚滚热浪四散铺开,又连同恼人的蝉声一起被紧闭的门窗挡在外面。雄英教室外种着一排的树木,郁郁葱葱,树枝笔直延伸向太阳的方向生长。只要有一点热风袭来,就会摇动着发出莎莎响声,树影婆娑,投下大片大片的绿荫。

但那层叠的叶片挡得住阳光里携着的热量,却挡不完阳光本身。树影晃动,枝叶纵横间漏下斑驳的光影,投在靠窗一排学生的桌上背上。

爆豪胜己支着一边脸颊,随手翻过又一页,握着笔在课堂笔记上潦草快速地记了几笔重点。讲台上的相泽老师沐浴在暖和的阳光下,摊着一本书,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教室里异常安静,还有笔在纸张上划动和书页翻动的声响,以及偶尔从角落里传来的熟睡呼吸声以外,只有相泽那沉闷缓慢到让人只想打瞌睡的讲课。

这种安静又勾起了爆豪胜己那股无名的烦躁感,紧紧缠着他,又无从发泄。

这种感觉从上周察觉到开始就时不时冒头,今天更是持续了一整个上午。让他看什么都不顺眼。

该死的安静。

他心里想着,又为自己这种下意识的不爽念头感到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不悦。

上课的时候不就应该安安静静吗?要不然是怎样,发出一连串声响奋笔疾书,或者唠唠叨叨、嘀嘀咕咕盖过老师讲课的声音吗?真有那样不识相的家伙,他第一个就想揍死他,至少也要当头给个爆破。可是,现在他又确实感到了焦躁不爽,很想把什么东西往死里揍。

这该死的安静只让他有违和感,第六感隐隐作痛。不对劲,太不对劲了,不应该这么安静才对,他后面安静的过分。

这样的念头几乎塞满他脑海,他凶恶的瞪着眼睛看向黑板,手上不停的在笔记本上记下课堂的重点,想借由重重的下笔抒发这份烦躁。

在午休下课铃打响的同时,讲台上的相泽老师张嘴打个哈欠,正好画完最后一个句号。他丢下一句“下课了”便准时出了教室。同样记完最后一句的爆豪胜己,在重重一声咂舌后,手掌用力啪嚓一声报废了那支笔。

笔被折断的清脆声音吓了旁边同学一跳,耳郎直接捂住耳朵,毫不留情地瞪他:你这家伙没事又发什么神经!

“切。”

没理会班上同学神色各异的目光,爆豪胜己直接把头埋进了双臂间。

 

丽日踮起脚尖,拉着饭田,蹑手蹑脚摸到了就在爆豪胜己后面座位上的白井露身旁,扫过伏在桌子上闭目养神的爆豪胜己,弯下身小声对白井露说话。

“白井同学,不好意思,最近的笔记你能借我们看一下吗?”

“我、我的笔记吗?”白井露有些吃惊。

饭田点点头,镜片反射出白光:“是的,白井同学你从以前开始就很会做笔记。上次那些英雄分析的笔记一直让我受益匪浅,不,不如说是太叹为观止了。果然,借笔记还是要找白井同学才安心啊。”

面对两人毫不掩饰的赞赏神色,白井露反而局促着移开了视线。她支支吾吾避过丽日期待的眼神:“可是,最近我已经没有在做那种笔记了。你看!最近的课程都很忙,而且还要练习掌握自己的个性,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就没怎么继续了。那种笔记又费时间又费力气,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所以就……不好意思啊,丽日同学还有饭田同学。”

爆豪胜己的眉毛几不可察的一跳。

“可是好像上次白井同学说一直从里面得到很多灵感啊?”丽日歪歪头,有些不解,但还是善解人意的没有多加言语。“不过最近的确是很忙呢,白井同学优先选择练习也是正常的!毕竟白井同学的个性很厉害呢。”

“说起来,今天的对战训练上,白井同学似乎也没怎么用个性。一直是在回避,啊,不过回避的动作看起来相当熟练,速度也很快。”

“毕竟我还是控制不太好那个个性啊,受伤了就不好了,就想尝试下别的方式看看能不能回避战斗什么的。”

前排的爆豪胜己突然睁眼,凶神恶煞的瞪了白井露一眼,她登时浑身一僵。刚想说点什么,爆豪胜己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又合上了眼。

“怎么了吗?白井同学?”

“没,没什么。”她扯出个微笑,眼角余光却扫到了教室门口,“啊,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事情!先离开一下!”

在白井露慌慌张张离开座位之后,原本闭着眼睛的爆豪胜己又维持着姿势,抬眼看了一眼教室门口的方向。

欧尔迈特在教室门口探出了一个头,冲白井露招招手示意她过去。在对方到自己身边后,眼睛一弯露出个笑容,带着女孩子不知往哪里去了。

白发女孩乖巧跟在对方身后离开的光景不知为何,非常的不顺眼。

 

 

拉上教室门,隔绝了那道刺人目光后,白井露长长松了一口气。

爆豪胜己那犹如实质的目光太过吓人,被对方盯上总是让她有种仿佛被野兽锁定的错觉,不由自主的浑身僵硬,精神异常紧绷着,让她很是疲惫。

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尔迈特回头看了看面显忧郁,无精打采的女孩子,很是不知所措。

难不成是最近发生的事情给了这孩子太大的压力吗?

他思索着,努力露出可靠的笑容,停下步伐转过身,在女孩子充满疑惑的目光中将手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虽然现在我只是一介不入流的老师,不过白井少女,你最近有什么烦恼吗?可以和我说说看。”

白井露一脸迷茫。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受到了来自欧尔迈特的关怀。

欧尔迈特尴尬地拍拍对方的肩膀:“最近几天你的状态看起来都不是很好,战斗训练的时候也没有使用个性。虽说是模拟战,但输掉的次数也太过频繁了一些。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啊。”

看到对方沮丧的表情,欧尔迈特慌忙补充:“我说这些不是想指责你什么,只是你状态看起来很不好,作为我的爱徒,我只是有些不太放心你。是最近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吗?”

白井露抬头,有点惊讶地从欧尔迈特的目光里读出了来自长辈所特有的那种关怀慈爱。突然间鼻子有些发酸,她几次开合着想张嘴,但犹豫来犹豫去,最后还是摇摇头。

“没什么想不开的……就是最近有些不太好解决的事情一直没办法顺心发展,稍微有点累了。”

被学生当着面打了太极,欧尔迈特叹口气。

有些事情,可能确实只有等契机到来时自己想开,他当年也是这样。但就像志村老师对他的教导一样,他也想好好引导自己的学生,如果没有契机,那就尽力去创造一个。坐视着学生烦恼,就没脸自称老师了。

他眼前的少女就像身处十字路口,濒临选择,又无从下手。只能在原地兜兜转转,始终找不到方向。几次碰壁之后,信心蜷缩在一角,想要暂时回避那些痛苦的选择。

这种时候,作为一个老师应该做的只有一件事,不是吗?

欧尔迈特低下身子,直视女孩子若草色的双眼。放在女孩肩上的手移到女孩子的头顶,温柔地轻拍了几下,力道轻柔。白井露能清楚感觉到对方手心温暖的触感,还有那股不加掩饰的关怀。

这下连眼眶都真的酸疼起来了,她有些慌,想要抬手捂住眼睛。

她眼前的欧尔迈特冲她露出那种坚定而令人安心的笑容,语气柔和,像在安抚哭闹的孩子般一下下有节奏地抚摸着:

“白井少女,无论你遇到了什么难题,都不要着急,更不要想着回避,想着放弃。”

“你要想象那些困难会有的反应,不要从它们面前逃避,而要以一种明智又积极的姿态同它们打交道。去进攻,去挑战,死死抓住它们不放手,直到最后战胜自己生活中的磨难。只有这样获得的才是对自己有价值的,最能让自己满足的人生。它属于你,是你奋斗后应得的结果,是你独一无二的人生。要知道,坚持,可是英雄的必修课啊。”

只要细细打量,就不难发现,此刻的欧尔迈特的笑容不仅仅是象征着和平的英雄笑容,更多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前辈,面对一个误入歧途,不知归路的孩子,耐心教导着对方从自己漫长人生中找到的经验。

“况且,执着也好,想念也好,不想放弃也好,这种纯粹直接的坚定信念会成为巨大的力量,将奇迹呼唤来你的身边。”

“只要一种思念足够强烈,就一定会把现实导向你所希望的方向。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