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胜出)绿谷出久的消失(四)

 

 

-4. 年少轻狂

 

这世界上,似乎不管什么事情都是一回生,两回熟。有时候,一旦开了头,就会轻易妥协下去。

而跟踪形迹可疑的同学这种事似乎也并没有例外。

爆豪胜己有点自嘲的想着,不紧不慢跟在一头白发的女孩子身后。

今天放学时,他正准备返回宿舍房间里休息的路上,偶然看到了对方正鬼鬼祟祟地准备出校门。

虽说雄英并没有明令禁止学生出校去改善伙食或者购买一些必需品,但对他们而言,一般也没有必要特地跑出校门去做些什么。

生活的必需品即使是在雄英内部也有专人可以负责置办,基本的伙食更是由专业英雄和辅助人员负责提供的营养餐,最基础的一些娱乐活动也可在校内进行。何况他们是英雄,谁也不会把大把空闲时间拿来玩乐而不是自主训练。

对方在一天艰苦训练之后,没有选择休息,而是跑到外面去的行为就显得有些奇特。并没有到反常的地步,但这段时间累积起来的违和感已经足够让爆豪胜己把这件事分类去“可疑”。

那些不时浮现的奇异感觉如同一个谜团的线头,被他捏在手上,另一头则不断延伸。而那个谜团的一部分或许就在女孩子身上。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意那些细小却扎眼的违和感,但既然明白自己做不到平心静气把它们丢开,那么与其让那些不可捉摸的事持续影响到自己正常的生活,还不如直接拽着线索把原因揪到自己面前,痛痛快快地解决了。

这样作法虽说有些简单粗暴,但或许也正是爆豪胜己一直得以毫无迷惘前进在自己英雄路上的原因之一。

他向来是个有一说一,言出则必行的性子。

如果有什么会阻碍自己,与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留下隐患,不如干脆先去解决,就永远不会让过多琐碎拖慢前进的速度。

 

 

此刻女孩子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跟在她身后,她不时朝着周围打量一圈,调整方向朝着某个地方走去。与上次的情况不同,随着时间流逝,这次女孩子所走的路线开始逐渐充斥着爆豪胜己所熟悉的景色。

就在又一次转弯后,爆豪胜己的眼前已经寻不到女孩子的背影。他皱眉思索,有些不太确定对方的目的地,即使这附近他很熟悉。

他看向不远处的那所校园,折寺中学四个大字金光闪烁在校门口,他曾在这里度过不长不短的一段岁月,没理由对此不熟悉,但正因为熟悉才显得奇怪。

或许对方是恰好路过这附近,否则那个混蛋女人没有道理会特地跑去这里。

毕竟这里正是他升入雄英前所就读的初中。而那家伙并不是这所初中的学生。

爆豪胜己在校门口停驻,视线扫向学校,说不清是否有些特殊的情绪。

只是,或许故地重游总预示着将有一场不期而遇的重逢,唯独说不清对象会是你所期待的还是从未在意过的。

“爆豪?”

旁边一人与他擦肩而过,又猛地折回,在认出他后兴奋地指指自己:“真的是爆豪啊,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爆豪胜己上下打量对方一眼,愣是没有想起对方的名字。脸倒还有点印象,估计是之前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转前转后的缘故。他对于没实力的路人,向来懒得记名字。

“哇啊,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爆豪。”

也许是习惯了被忽略,路人擅自认定爆豪认出了自己,开始手舞足蹈向他表达自己有多幸运。

“我之前一直和别人说,当年我和你一个初中的,就这儿的。不仅如此,还在一个班,那时候还跟在你后面混过很久。不过那群人死活不肯相信。知道他们怎么说的吗,”路人声情并茂模仿着自己的同学,“说是你这种人待的学校,怎么可能有人能考上雄英——那可是雄英,偏差值超高的英雄学校,更何况是强到离谱的那个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没有搭理他,径直走进了校园,但这对于路人却是早已习惯的事情。

初中的时候,他就很少被搭理,爆豪胜己对待自己跟班的态度很多时候近乎于漠视。所以他此刻也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依旧在自说自话的喋喋不休:

“嘿嘿,要是让那群家伙看到就好了。谁让他们一直不信我,我说的可一直都是实话。和你那时候的宣言一样,爆豪胜己是我们折寺中学自创办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考上了雄英的天才,在少年时期就留下奇迹事迹的英雄啊!”

爆豪胜己的脚步猛然停下,眼神斜向满脸与有荣焉的得瑟的跟班。

“怎、怎么了爆豪,我应该没说错吧?”

路人咽了口口水,停下说辞询问着。这一幕与他同样熟悉。虽然多数时候爆豪对于他人的态度都是放任近乎漠视的,但某些时候也会像这样突然爆发。

他记不清那都是些什么时候了,但至少,对于这样吓人的爆豪他并不陌生。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就像爆豪你初三那时候说的,你会在少年时期就留下这样奇迹般的事迹。你是我们……我们折寺中学自创办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考上了雄英的天才。”

他听话地重复着,不知道这句在他心里饱含赞美和拍马屁意味的话有哪里惹到了对方。

爆豪胜己嗤笑起来:“哈,什么唯一一个,不是还有那家伙吗?从小就跟在我后面,看着就烦。”

那些年少轻狂时随口说出的大话,确实曾是他信誓旦旦要去实践的目标。

成为这破烂的小小中学里唯一的雄英升学者,让这件事成为奇迹般的谈资,在少年时代就留下铮铮的事迹。

但他也记得,这狂言最后并没有实现才对。

被那个总是不知天高地厚,小看自己,狂妄混蛋的……谁?

“爆豪,你在说什么啊?”路人脸上是发自内心的惶恐,“我们学校,别说同一届了,就是校史上也只有你一个人考进了雄英啊!”

怎么可能。

“而且,爆豪你也从来没有过什么一直同校的幼驯染啊!”

他怎么可能会记错。

看到爆豪胜己铁青的脸色,路人也察觉到不对劲了,他挂着一丝担忧,诚恳地建议:“爆豪,你是不是……最近在雄英压力太大了?毕竟之前也看电视上报道过,你之前才被敌人掳走,是不是,是不是应该好好休息下?”

……那次被敌人绑架的时候。爆豪胜己睁大眼睛,仿佛有什么在阻止他去具体回想起那段回忆。他记得……混在那群不知死活,来救援自己的那家伙……

他的眼角突然划过一道苍绿的影子,如同淡色的画纸上一抹浓墨重彩,可等他的视线条件反射追逐过去,那抹深色却了无踪迹。

站在那儿的是他一路寻来的目标,苍白色的头发还有正惊讶看着自己的浅草色的眼睛。

是他身后的那个混蛋女人。

白井露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在这里撞到一直避之不及的爆豪胜己,如同看到了洪水猛兽,她惊惶着转身朝大门的方向奔去,身手异常敏捷。

“给我站住!”

爆豪胜己立刻发动个性,想要追上对方。但两人之间原本就有不短的距离,等他追出校门口时,对方早已逃出很远。

空荡荡的大门外,哪里都没有对方的踪影。

 

 

 

 

-4.5

 

黑暗里传来一阵熟悉的涌动,绿谷出久毫不意外于在那里出现的女孩子的身影。

虽然不知道规律,但女孩子偶尔会出现在他所处的这奇异黑色空间中,不做什么别的,只单纯和他搭话。除了一次也没有松口同意解除个性外,女孩子没有任何伤害他的举动,相对的绿谷出久似乎也没办法接近女孩子所在的位置。在看到他之前敲打墙壁的举动时,女孩子曾露出过异常歉疚又受伤的表情。

那表情绝不是作假的。

绿谷出久断定了这一点,最后决定至少在对方出现的时候,选择心平气和地和对方聊天,或许能借此也让对方渐渐软化。

出现在黑暗里的女孩子显得闷闷不乐,她耷拉着眼,目光聚焦在绿谷出久布满各种触目惊心伤口的右手。

那上面纵横交错的伤痕太多了,注目久了就连看着的人都难免会觉得心惊,感同身受到那份疼痛。

女孩子盯了好一会儿,实在忍不住移开了目光。

“你的个性真的很难用啊,居然会对自己造成这么大的伤害。看你那条手臂伤的。看起来就超级疼,而且肯定不是一次两次造成的吧。”女孩子的语气也带了些无奈,“明明知道后果还成了这样,你难不成是受虐狂吗?”

绿谷出久干笑两声,无法回答。

这个问题不止一个人问过他,可他依旧无法作答。问他疼不疼,答案是每次都疼得钻心剜骨,难以忍受。

若是问他为什么要使用,答案则更为单纯。只要能救下求救的人,打败眼前的敌人,就算这条手臂彻底报废也值得。

那是他作为一个英雄的尊严与职责所在。

任何一件事情都不足以动摇他这样的决心。

见他不接话,女孩子撇撇嘴,自言自语:“也是,虽然是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个性,也总比没有的强。至少关键时刻还能用上。”

绿谷出久肩膀猛地一颤,就如同刚刚有根针刺了他一下。

他想说点什么,但在他组织好语言之前,女孩子就先盛大的叹了一口气。满脸郁闷的扫向自己的脚尖,鼓着腮帮子抱怨起来:“不过啊,个性不好用那不用就得了。可是那个总是像个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炸的家伙真的很麻烦啊!”

这既视感满满的形容一下子引起了绿谷出久的注意力,他竖起耳朵,听到女孩子接着忿忿不平的数落。“我到底是哪里不对了,明明其他人都没问题的,为什么那个叫爆豪胜己的家伙总是……”

“小胜他怎么了?”

绿谷出久忍不住打断了女孩子的抱怨,他完全没想到会从对方嘴里听到自己幼驯染的名字。

女孩子有些茫然,反问道:“小胜?”

在她脸上明明白白写着“那是谁”三个大字,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你指的是爆豪同学吗?”

在从绿谷出久瞬间变色的脸上找到答案,她半是惊奇半是疑惑,语气里还带上了几分八卦。

“居然不假思索称呼那样性格的人‘小胜’,这称呼也未免太可爱了点吧。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肯定不一般吧。”

大概八卦是所有人的天性,绿谷出久觉得他几乎能从对方眼里寻出两只星星出来。总觉得这样的神色似乎见到过很多次。

“我和小胜只是很凑巧从小一起长大,一直在同个学校上学罢了。叫‘小胜’也只是因为小时候起就这么叫。养成习惯了而已。”

“那不是幼驯染吗!而且还一直在同个学校上学,真好啊,我也想要这样的幼驯染啊。”直到刚才的郁闷仿佛骗人的般,女孩子兴高采烈地追问着,明显对此兴趣盎然,“那你们两个的关系肯定很好吧!”

“不,等下,你误会了!我……和小胜关系一点也不好!总是瞪你,我想也是因为从小就瞧不起我这样的幼驯染的关系。”

绿谷出久的神色黯淡下来,但女孩子却眨动着眼睛,歪头否定了他的推测。

“啊,不过,我的个性应该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不是你说的,替换我的存在吗?”

女孩子点头:“是啊,但不是完全的替换。要不然我不就成了你吗。我的这个‘个性’,正确而言似乎是消除了你……恩,怎么讲。就是对于别人而言,你像一开始就不存在,但是我本身存在的痕迹却还是保持原样,只是在最贴近现在的关键节点上发生改变,换成了我。”

“但是那样,不会很奇怪吗?毕竟你和我至今为止的人生,完全没有过交集,那你怎么知道从哪里开始替换进了我的存在,而且还有其他人的记忆……”

早已习惯绿谷出久沉迷分析时的状态,女孩子支吾着说出自己思考的结论:“其实,我会稍微继承一些关于你的记忆。但非常少,基本上也就是知道你叫绿谷出久,平时来往的地点和路线,还有你是雄英的学生。其他人关于你的记忆似乎会被强行修正成关于我的,因为没人会去在意记忆小小的出入,所以我并不觉得有太大的问题。”

“只不过,毕竟过去是无法改变的,所以我没有完全继承你的人际关系。像你在雄英前遇到的人,你的班主任,你的妈妈对你对我都不会有任何印象。就我观察的结果,对于这些人而言,你的存在只是单纯的消失,变得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了。”

“所以,你说的,爆豪同学因为过去的记忆而瞪着我的情况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才对。”

女孩子斩钉截铁下了定论,下一秒又带上郁闷的神色,“……明明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爆豪同学就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一样。为什么偏偏会是那个吓人的爆豪同学?”

绿谷出久神色一动,随后缓慢摇了摇头,苦笑着回答:“我想,那大概因为小胜是个很厉害的人吧。从小到大,小胜好像什么都能办到。毕竟是常年累月的幼驯染突然不见了,小胜注意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奇怪。”

“是这样吗?”女孩子显然无法认同,但还是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她扭头打量绿谷出久半响,有些怀疑地问他,“那明明按你说的他该是那种烂到极点的性格,为什么你对他评价这么高?”

绿谷出久连忙摇头:“虽然性格是那样,但小胜他其实只是自尊心比较强,人也比较高傲而已。”

“你看,又来了。你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有否定过他呢,果然应该关系很好才对吧!”

“不是的,”绿谷出久更加激烈的否定,“我和小胜是真的关系很差。我想小胜应该一直希望没有我这样的幼驯染才对,毕竟小胜一直看我不顺眼,叫我‘废久’什么的……”

绿谷出久剩下的话语,在女孩子露出头次听他说起自己和小胜关系时的其他同学那样,无法理解又别有深意的表情后,被他吞回了肚子里。他把想说的化为一声叹息,最后强调掉:“总之,我和小胜是真的合不来。”

女孩子很想反驳什么,但思索半天也不知能说些什么。毕竟她跟这两个人都不熟,如果没有这意外,几个人的人生会一直是平行线,由她一个外人来讲,总归不合适。

可是如果是这样,那个家伙又到底因为什么一直缠着自己?

她眼睛转半天,目光最终落向一言不发,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的绿谷出久。

“……你真是个怪人。”她最后说。

“明明是因为我的个性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被我取代了存在,我甚至不肯解除个性。可是你不生我的气吗?”

绿谷出久沉默半响,冲她摇头。他的眼里盛满了真诚,可以一下就看进眼底深处。“因为,你也不是故意的吧。而且也不是敌人。就算是这样做也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至少我,做不到责备这样的你。”

女孩子一时语诘,过了好半会儿,才闪烁着眼神别开目光:“……你果然,真的是个怪人。”

除了这句话以外,她什么都说不出。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