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胜出)绿谷出久的消失(end)

 


 

-8. “英雄”

 

在下课铃打响的同时,绿谷出久停下了最后一笔。他呼出一口长气,把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合上放进包里,接着摊开另外一本,对照着誊写起来。

有阴影靠过来落在他桌子上,他下意识合上写到一半的笔记本,看向遮住他光源的人。

丽日带着担忧的神色站在那里,她的视线定在绿谷出久右脸颊处,看上去很想说些什么。

“丽日同学,怎么了吗?”

丽日犹豫一下,摇摇头,又看看他前一个座位上撑着脸颊的爆豪胜己。实在忍不住,咽口口水,向他询问:“小久同学,你脸上的那个伤……”

……果然没办法遮掩过去吗?

绿谷出久条件反射捂住了那里,虽然抗议着这样只会更显眼,最后还是被强迫着贴了胶带,果然会被问到吧。

“是之前又和爆豪同学间发生了什么吗?”像找到了答案,丽日一鼓作气,自顾自说下去,“如果是的话爆豪同学也太过分了点吧!”后半句她像是有些责备,视线也转向前方。

爆豪胜己依旧撑着脸,懒得搭理她。

“不不、不是的!”绿谷出久把头摇成拨浪鼓,努力用全身心否认着,“这个是我自己的错!和小胜他……”

“废久,走了。”还没等他说完,话语就被爆豪胜己强势地盖了过去。他有些郁闷地看向对方,可惜爆豪胜己压根没打算看向他。一如既往动作快速,雷厉风行,没有等绿谷出久反应过来,就起身走出了老远。

绿谷出久错愕地张张嘴:“等一下小……!”

爆豪胜己速度不减,这会儿功夫已经快走到教室门口。

绿谷出久只好慌慌张张拿起挂在旁边的书包,匆忙想要追上去,一边回头满脸抱歉地向丽日道歉:“抱歉,丽日同学,晚点明天见!”

说完,又扭头手忙脚乱抱住没扣好的书包,追在爆豪胜己后面拉开了教室门。

“小胜你等我一下!”

“谁会等你,不要命令我。”

从教室外隐约传来这样的声音,接着教室门被轻轻关上。

丽日眨了两下眼睛,歪过头:“总觉得他们关系变好了?”

站在一旁正在讨论数学题的轰和八百万头也不抬,接茬道:“与其说是关系变好了,不如说是他们之间别扭的距离感终于消失了吧。”

“恩,感觉是终于把想法表现出来了。不过那两个人,本来关系就好,只不过总像隔着什么一样。”

现在只不过是那隔阂消失了。轰补充完,又投入到了数学题大业里。

学霸的世界真是不一样。丽日有点晕眩地看着这两个人,觉得那里简直也没有自己插嘴的空间。她的视线自绿谷出久的桌上扫过,突然发现两本笔记本还摆在那里。

为了追爆豪同学居然连笔记本都落下了,不愧是小久同学啊。

她叹口气,伸手捞过那两本笔记本,小跑着追到走廊上,想要叫住对方。但她刚从教室探出头时,那两个人已经效率奇快的走到了楼门前,在她开口想要喊之前就推开了门。

太阳光照在玻璃上,晃动时让她忍不住眯了下眼睛。视线迷糊间好像看到爆豪胜己正抓着绿谷出久的手。

她吃惊地瞪大眼睛,怀疑地用手揉揉眼睛,等放下手来已经不见了两人的踪影。

被太阳光晃到,居然看到这样的幻影。真是不可思议啊。

丽日歪头想着。

不过,总觉得他们的氛围变了呢。

她半带着些欣慰地想着,无奈举起手上的两本笔记本。

只能明天再还给小久同学了,真是的……恩?

“……这不是爆豪同学的笔记本吗?”

 

 

医院里面似乎总是不缺病人,挂号窗前排起长龙,等候椅上坐满了或是焦急等待或是神色痛苦的病人,就连走廊上都人满为患。白衣的护士和医生身形匆忙,在人群里快速穿行而过。

这种空气有时候也能成为一种压抑。

绿谷出久跟在爆豪胜己身旁,一路走到病房的门口,才突然感到一阵犹豫。但容不得他多加思考,爆豪胜己就已经替他做出了选择,抬手在病房门上敲了两下。

不愧是小胜啊。

他心里带点感叹的这么想,在看到病房门打开时紧张地站直了身体。

门缝里露出一张熟悉的脸,似乎和欧尔迈特关系很好的警官挂着满面笑容,侧过身子让他们进来。

“你们两个来了啊,正好我本来想去找你们,这下省事了。”

绿谷出久冲对方回礼,接着探头看到警官身后半起身,靠坐在洁白病床上的女孩子,神情有些局促不安。

在之前个性解除之后,女孩子因为使用了OFA,又被爆豪胜己毫不怜香惜玉地摔在地上,身上受了不轻的伤。使用了OFA的腿,果然就像当初的绿谷出久一样,彻彻底底骨折了。加上个性强行解除的冲击力,女孩子很快晕了过去。

他和爆豪胜己只好私下联系了与欧尔迈特交好的这位警官,说明了事情经过后把女孩子送到了医院,接受救治。他们两个人则赶回学校上课。

到现在,才算是有了时间询问女孩子的伤势和警官对于这件事的处理。

“请问,她的,白井同学的伤势怎么样?”

“没有什么大问题,全身最重的伤势也只是骨折而已,其余的都只是轻微擦伤,不用担心。”警官宽慰地冲他笑笑。

绿谷出久扫了一眼女孩子的身影,有些紧张,吞咽口水时都发出很明显一声响。他红着脸,声音像蚊子叫:“那,关于‘个性’的方面……”

警官笑容更加灿烂起来:“正想和你们说这件事呢。昨天听你们说过之后,警方就对她的‘个性’非常感兴趣。毕竟这样的个性在侦测敌情方面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才能,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情报侦察人员和卧底人选。哎呀,真是有个适合当情报类英雄的,相当出色的个性呢。”警官说着,看向白井露,对对方的个性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关于她的个性还有一些地方尚且不明,可能需要进一步检查测试才能确定。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学籍方面可能会在她痊愈之后,替她办理手续转去和警方有关联的英雄学校。不出意外应该是士杰高中吧。”

“是,是吗。那真的太好了啊。”这样的结果,应该再好不过了。

绿谷出久低着头,勾起嘴角。总觉得心里一块悬起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具体的事宜我已经和她本人确认好了,之后也会直接和她联系。你们可以放宽心,回去雄英专心上课了。”警官转头向白井露道别,随后拉开门,冲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点点头。“那我就先回去处理事务了。”

“真的非常感谢。”

门被合上,房间里回归到一边静谧。女孩子有点不好意思地左瞧右瞧,最后才对上绿谷出久的眼神,结果发现对方也是一副不安扭动的模样。

她一下子放松下来:“就和刚刚那位警官先生说的一样,之后的事情都不需要麻烦你们了。真的非常感谢。”

“其实,最想说的果然还是抱歉。我为你们两个人添了那么多麻烦,现在能有这样的待遇其实也是多亏了你们。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道歉和道谢才好……”

“不不,不用这么客气!”绿谷出久的眼神游移开来,脸上飘起一抹红晕。怎么办,和女孩子这样说话好像还是在和班级其他同学以外的第一次?

旁边的爆豪胜己有些不爽地咂舌了一声。

白井露将视线转到他身上,露出有些歉意的神色:“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不过可以请爆豪同学你稍微出去一会儿吗?我有些话,想单独和绿谷同学讲。”

爆豪胜己依旧臭着一张脸,没有理会绿谷出久带着请求的目光,但最终没多说什么,转身走出了病房。

绿谷出久注视着对方离开的身影,后知后觉的想着。

小胜……每次都会好好留给自己私人的空间,很多事情都不会去问,从来不会真的干涉控制自己。

“明明坚持声明关系很差,这时候却像魂被勾走了一样盯着大门。再看他也不会回来的哦。”白井露有些好笑地看着扭头看大门的绿谷出久。被对方调侃,绿谷出久红着一张脸,很是不好意思地转回头。

“话、话说,想要和我单独讲的话是?”

没有戳穿这生硬地转移话题,白井露维持着脸上的那种愉快笑容。

“我想要郑重的跟你道歉,不要跟我说不需要。就算你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让我说,我会一直过意不去的,毕竟我是真的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但是白井同学你也不是故意的。”

“就算这样,我也没办法这么简单就把自己的过错掀掉。至少,我确确实实给你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还有很不好的回忆。”她叹口气,目光垂下看着自己的手,“你一开始明明救了我,我却对你恩将仇报。如果你不让我说,我大概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绿谷出久有些语塞,手脚僵硬在身旁,不知道如何是好。这种时候他突然羡慕起了幼驯染,如果在这里的是小胜,肯定能说出比他有用百倍的安慰吧?

就在他纠结如何安慰对方时,白井露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恩恩,爆豪同学真的很厉害呢,啊有这样的幼驯染真好啊,我也好想要一个啊。”她露出促狭的微笑,盯着绿谷出久尴尬羞赧地站在原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摆。

“不过,真是羡慕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啊。如果有一天,也有一个人能像你们对对方那样对我就好了。大概,我会直接就想嫁了吧。”她说着,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

绿谷出久脸已经熟到可以煎鸡蛋了,他张口结舌,完全不知道接什么话好。

白井露满意地看了他无措的模样很久,似乎确实被愉悦到了,最后正色起来,开口问他:“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察觉到这个问题可能相当认真,绿谷出久努力站直了身体。

“你为什么要帮我呢?”白井露认真地看着他,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对自己有自知之明,自己做的事情说是恩将仇报可能都不过分,如果换了是自己,别说给予帮助,可能都想揍对方几拳。可绿谷出久看起来是真心想要帮助自己,为什么呢?

绿谷出久眨眨眼睛,害羞和胆怯从他的神情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特殊的气质。显得他整个人都高大了几分:

“看到痛苦的人在自己面前,还能无动于衷的话,算什么英雄。”

啊啊,原来如此。白井露微微睁大眼睛,有些恍然。这就是那些人所说的,英雄气质吧。

 

 

绿谷出久在白井露的示意下打开门,靠在走廊对面墙壁上的爆豪胜己应声抬头,正好看到他有些微红的脸。

绿谷出久侧开身子,站到一边,让爆豪胜己也能看到白井露的脸。

白井露很是恬静地坐在病床上,侧过身子冲着爆豪胜己别有深意地眨眨眼睛:“不要露出那么凶恶的表情,我可是把他还给你了。”

没等爆豪胜己的答复,她的视线转动,同时落在两个人身上。

“虽然刚刚也说过了,不过对于我做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还有,谢谢你们帮了我。”

“虽然是这样一点也不想要的,好像很奇怪的个性,但这对于曾经的我而言也已经是可望不可求的东西了。我觉得这样有些不如人意的生活也很好,不,是已经很值得我感谢了。过去的我,一定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这样的生活会到来吧。不过,这样挺好的,让我和你们各自的生活回归到各自的位置,朝着各自的方向前进。”

她笑笑,有些感怀。

“以前的我,一直只是把‘英雄’看成一份受人尊重和敬仰的职业。我总觉得, 只要成为了‘英雄’就不会再受到别人的轻视和嘲笑。不过我以前的想法,对于你们大概是一种侮辱吧。不是因为被崇拜才去保护市民,而是因为‘英雄’为保护大家而存在,才会受人尊敬。‘英雄’真是一个很厉害的职业啊,我现在发自内心的这么想。”

“我也想试一下,这样的我是不是也可能在哪一天,成为你们这样的英雄。”她看着站在病房门口一直静静听自己说话的两个人,勾起嘴角。

从她背后开着的窗外,恰好吹起一阵微风,那风不由分说摇动了挂在窗边的风铃,又吹起女孩子长长的发丝。柔顺好看的白色发丝在风中缓缓飘动,像雏鸟新生的幼小翅膀。背对着窗户的女孩子轮廓边缘被光打出一层虚影,笑容好看又纯净。

“——你们就是我的‘英雄’。”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都有些诧异地张大了双眼,看着眼前女孩子发自内心的美好笑容。

原来那个女孩子,也可以露出这样的笑容啊。

他们不知道,那份笑容里藏着的是一份终于放下心中阴霍的释然。

 

 

 

 

-9. 比肩而行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走出医院老远,才渐渐有了一种现实感。一切的发展太过顺利,自然,过这么久才终于能彻底理解。

绿谷出久不由自主露出傻乎乎的笑容,冲着爆豪胜己意味不明的搭话:“真好啊。”

“恩。”爆豪胜己随意回应道,突然向他问道:“说了什么?”

绿谷出久被措不及防问到,他呆呆地歪过头:“……什么说了什么?”

“啧,”爆豪胜己看起来很是不爽,“我问你这混蛋和那女人都说了什么。”

“诶?小胜你问这个?”

“有意见吗,快给我说。”

“可是,我们好像没说什么重要的话啊。……真的没说啦!”

“明明那个表情出来,还没说什么,以为我眼睛瞎吗?”爆豪胜己没好气地说,左手直接伸过去,抓住了绿谷出久垂在身侧的右手。“你这家伙烦死了。”

绿谷出久看着两个人自然牵住的手,过好一会儿,低着头,藏起自己忍不住露出来的笑容。

“说起来,那时候听到了小胜的话。小胜听到我的声音了吧,为什么小胜会记得我的事情?”

“那种事情我怎么知道,废物。再问就揍你。”

“不讲理。”

“你说什么?”爆豪胜己猛地停步,阴测测斜他一眼。

“咦!什、什么都没有。”

“嘁,让人多费工夫。”

爆豪胜己转回身,牵着绿谷出久继续往前走。他的眼神一直笔直地往着前方,看向自己要去往的地方,很少会从上面移开。但即使移开,一旦处理完让他分心的事情,就会立刻转回。

他一直以为这样坚定前行在自己日益精进的英雄道上的对方,眼里不可能会有自己的存在。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对方一直有在自己没发现的地方,默默关注着自己。

爆豪胜己从来没打算放慢脚步等绿谷出久,但也从来没真正抛下过在他身后的他。

意识到这点,绿谷出久不由笑出声来。爆豪胜己扫他一眼,有些烦躁,“干什么笑得那么恶心,废久。”

“只是突然觉得有点开心而已。”虽然绝对不会告诉小胜就对了。绿谷出久想着,嘴角控制不住上扬,被对方握住的手悄悄用力,回握住对方的。

“是吗。”

爆豪胜己毫无兴趣地转回视线,完全不为所动。

这个时间段,街上的行人还不算特别多,再过一会儿下班高峰的时候,人多起来就会好像穿行在浪潮中一样。人群擦肩接踵,走在一起的人不好好牵着,很容易就会被人潮冲散,分开。

找寻丢失的东西总要浪费无用的时间和体力,不如一开始就好好抓牢在手心里。

又一次转弯后,绿谷出久突然感慨起来。

“总觉得,就好像瞒着大家,做了一个只有三个人才知道的梦一样啊。”

“恩。”

确实,雄英的同学们印象里完全没有关于叫“白井露”的女孩子的记忆,在他们所有人看来,绿谷出久也从来没有消失过。除了他们三个当事人以外,无论是谁都没有察觉快一周里发生的,让人有些应接不暇的一连串事情。短短几天,就像过了许久,漫长的让人时间感都有些错乱。

对于其他人而言无法参与进来的经历,只有三个人知道的不可思议的经历。那或许也是超人社会的“超常”。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说不定会把那些都当成是一场梦吧?

不过好在,他身边有和他一起共享着这个秘密的同伴。

身边的人海川流不息,擦肩而过的人有数以百计,但在这偌大的世界中,却只有身边这个人和自己共享着相同的秘密。

如果这样想来,似乎还有那么点浪漫?

绿谷出久出神地想着,果然还是觉得忍不住想笑。这样的想法也变得太过黏糊了。

他突然很想对爆豪胜己说点什么,于是转过身拦到爆豪胜己面前。在对方看向自己的时候,露出笑容。

“小胜,我一定会超越你,成为最棒的英雄的。”

“哈,区区一个废久,怎么可能超过我。”

真是的,小胜这种时候笑得真的很像个敌人啊……

绿谷出久看着那笑容,感到有些无奈,但就连小胜这样的表情都觉得很帅气的自己大概也没救了。他用力握住对方的手,语气认真。

“我不会说让小胜等我之类的话……但是小胜,我总有一天会到你身边的。”

“是吗,那你一辈子都不可能。”

爆豪胜己说着,却回应着握紧了交握的手。总有一天他们或许会十指交扣。

搞不清楚对方对于自己的意义,也没什么所谓吧,反正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去得出结论。

那么,暂时保持现在这样就好了。

 

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都各自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10.尾声

 

当一个人提及“梦想”,很多人的内心却是认定那对于自己是遥不可及。以至于大多数时候,好像“梦想”就和“妄想”划上了等号。

梦想看起来那么遥远,就好像和眼下的自己怎么都搭不上边。

出身无法选择,才能无法选择,环境无法选择。这世界上,无奈的事情总是比比皆是。或许你拼尽全力的十年,抵不过幸运的人一年的境遇。

所以更多的人开始自暴自弃,又看不得他人好过,嘲笑那些有着远大梦想的人是不自量力,嫉妒那些有才能的人是挥霍欣赏。

但梦想从来不是无法实现的东西。

你没有办法实现,也许只是因为你不够坚信,因为你没有保持着强烈的信念。

可能你总觉得在父母眼里自己比不上别人家的孩子,可他们也许转身会对他人炫耀自己孩子的优点。

可能你会觉得你憧憬的人与你遥不可及,可或许下一秒就有契机能让你们相识,再进一步相知。

万事没有绝对,人生没有标准模板,生活对你友好与否,或许只取决于你是相信墨菲定律还是麦克斯韦尔定律。

当你试图靠近梦想,梦想也会靠近你。

实现梦想的途径有很多,但从来不包括剥夺他人的梦想。

而只要不放弃,梦想一定会实现。

哪怕是以你一开始不曾期望过的形式。

 

 

 

 

-0. 原点

 

——小胜,久等了。

——慢死了。

 

 

 

——出久。

 

 

 

 

Fin.


 
评论(1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