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胜出)绿谷出久的消失(六)

 

 

 

-6. 执着的时雨

 

“你说的DEKU……是谁?”

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这句话,爆豪胜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思绪却不受控制飘回了昨天那场大雨之中。

妇女露出疑惑的表情,向他询问他也不知道是谁的人。雨滴飘摇落下,转瞬成了倾盆大雨把他淋得湿透,身体的温度迅速流失,他却很清楚这不仅仅是因为那一场大雨。

雨下得骤急凶猛,用一种似要淹没整个世界的架势,在这样的大雨里,好像不吼出来,声音就会被雨声吞没。

但他分明听得清清楚楚,门内的妇女惊慌看向门外,似乎是想起自己晾晒在外还未收进屋里的换洗衣物,她有些担忧地塞给愣在原地爆豪胜己一把伞,最后丢下一句:“我想你应该是找错人了,我家没有叫DEKU的人。看你似乎没带伞,这把伞就借给你了,要早点回家啊。”

大门在他眼前被关上,门内清晰传出那慌乱的脚步声,还有妇女的自言自语。

“啊呀,居然下起大雨。这雨也太大了,好不容易洗好的衣服啊!”剩下的话语逐渐被雨声吞没,被大门阻挡,听不见了。

爆豪胜己拎着那把雨伞,觉得那橙底绿纹的颜色都无比刺眼,雨水自他湿透的发梢淌落,落到在脚边蓄起的小水洼里,溅起一朵透明的水花。

不断降下的雨水冲刷着瓷砖,洗去泥垢,露出缝隙间青翠的绿色,还有那些久旱逢甘霖的青苔。他心中那违和感突然就在这瞬间生根发芽,破开土层,疯狂生长。

是谁?他忘记的是什么人?确实应该存在于此的,是谁?

从他的世界里悄无声息消失的一角,到底是谁?

爆豪胜己的眼角突然瞥到教室的门被拉开,白色的影子从那里晃动过来,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他的耳边好像还萦绕着雨声轰鸣,脑子里一片混乱。

他瞪着布满血丝的赤红双眼,猛地起身,桌椅发出的响声和其他同学惊呼阻止声都像在遥远的地方响起一样。他伸出手,凶狠粗暴地揪住白井露的领口,把对方拽到自己身前。

毫不在意这举动中两人各自撞到的书桌和女孩子因疼痛而惨白的脸色,爆豪胜己用力拽起女孩子的衣领,一股黑烟混着焦味在他手下升起。

他直视着女孩子的脸,带着穷途末路的凶狠,质问:“……DEKU是谁?”

女孩子的脸布满惊讶,和与之前同样的不可置信,但又多了一丝什么。他能感觉到周围的同学们扑上来试图拉开他俩,还有人在自己耳边惊呼。

可他执着地想要知道答案,围上来的人都被他甩开,他自己也好,那些劝架的碍事家伙说的也对,DEKU好像正是眼前这个家伙的英雄名。

但是不对。

她不是他在寻找的那个“DEKU”。

什么都不对劲。

不对,被他这样对待时,不应该是这样满是惊恐疏离的表情。那家伙的表情要难看得多才对,激动时涕泪横流,像是要把身体里所有的水分都流尽一般。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苍白无力的发色,那家伙的发色应该是更加有生命力的颜色,在阳光照耀下会闪烁着生命的光彩。

不对,不是这双眼睛。不应该是这样浅。那家伙的眼睛,应该是更为深沉却干净的绿色,仿佛一汪潭水,内里清澈透明。永远用一种胆怯、憧憬又厌恶的复杂眼神直视着自己才对。

那家伙就应该那样,摆出那种泫然欲泣的表情,却死死咬着嘴唇,不服输的看着自己。

然后冲着他张口,用那种特有的语调呼唤他。

——小……

“爆豪同学。”

白井露突然出声叫住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爆豪胜己,她神色复杂,眼神闪着不知名的情绪,很是不解地向他询问。

“他已经不存在于这里了。”她的声音不大,无论是那轰鸣的雨声还是同学们乱糟糟的劝说声都可以轻易把话语盖过,可爆豪胜己就是清楚地听到了那些话。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执着于不再存在的人……他对你而言,到底算什么?”

女孩子的话灵巧清晰地钻进爆豪胜己的耳朵,在水面上炸起一朵巨大的水花,他猛地松开了紧紧拽着女孩子的手,仿佛那是一只握在他手中的毒蛇。

白井露立刻跌坐在地,周遭的同学们一窝蜂关心地围在她身边,轻拍她的背脊,又担忧她剧烈的咳嗦会影响到呼吸。不少同学愤怒地看向他,指责他的粗鲁过分的行为,可爆豪胜己却听不见那些声音。

他只能看到白井露望着他的那不解的目光,仿佛身置在那场从昨日下到此刻的大雨,耳边萦绕着连绵不绝的雨声,好像整个世界都下起了暴雨,雨水没过他的头顶,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他所寻找的人……已经不再存在。而那家伙究竟对于自己,是什么?

那场雨越下越大,如同从天而降的瀑布,雨点打在身上生疼,又在雨幕中激烈地互相碰撞,在空气中弥漫起升腾的水雾,远一点的地方都模糊成一片白色。

他内心那些违和、不安的种子疯狂生长,抽出的藤蔓不断延伸,以一种仿佛要吞噬天地的架势转瞬间窜出一大截。它们卷曲着生长到他脚边,绕着他的腿攀爬了一圈又一圈,将他整个人牢牢锁在了这暴雨的世界里。

除了那无法收敛的空虚感和他自己,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不会停歇般的雨声。

 

 

 

 

-6.5

 

当察觉到女孩子再度出现的时候,绿谷出久在内心深处偷偷松了一口气。

自上次关于“无个性”的谈话之后,他一直很担心女孩子会不会选择不再出现。

在他说出那句话之后,女孩子明显很动摇。脸上的神情快速变换,疑惑,怀疑,释然,还有愧疚和慌乱。

似乎是因为自己的经历,所以先入为主断定绿谷出久的个性也是突然觉醒的,没有追问他的个性是怎么来的,这让绿谷出久非常感谢。难怪你控制不好自己的个性,女孩子那时候这么说。眼神一直徘徊在他受伤的右手上,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不过,在他对上女孩子的双眼,认真想对对方说点什么的时候,对方却慌乱地逃离了,这让他不免忧虑,或许对方不会再次出现。

可他有很多话想要告诉对方,想让对方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轻易放弃;想要告诉她,就算是无个性也是可以成为英雄的,更何况女孩子现在还觉醒了这样的个性。

还好,对方再次出现了。

绿谷出久转身,但想说的话在对上女孩子神情的一瞬间就又被他吞了回去。

女孩子沉默地看着他,神情异常复杂,欲言又止。

“发生什么了吗?”他不无担心地问,怀疑对方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

然而女孩子咬紧嘴唇,答非所问:“……之前说的那些话,是骗我的吧?”

“怎么会!?”绿谷出久激动起来,险些语无伦次,“我以前真的是无个性,我没有骗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

“我不是说这个,”女孩子叹着气打断了他,“我想说的是,关于爆豪同学的事情。”

……小胜?他说过小胜什么吗?

“之前你说过,你和爆豪同学其实关系很差什么的,那些话……果然是骗我的吧?”女孩子的话包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可绿谷出久实在摸不透这话的脉络。这又是因为什么误会了他和小胜的关系啊?他有些苦恼,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在这个问题上和他多加确认。

“我没有骗你。我和小胜的关系就和我说的一样。”最后绿谷出久还是这样说道。为了避免女孩子的追问,他继续列举着。“我们从小时候发现个性前就认识了,那时候起小胜就好像无所不能,无论做什么都很出色,我一直很憧憬那样的小胜。四岁之后,小胜觉醒了很强的个性,在我们一群人里显得更加突出,而我则是个‘无个性’,‘什么都做不好的废久’。我想,小胜肯定觉得有我这样的幼驯染是很耻辱的一件事吧,毕竟小胜一直看我不顺眼,我做什么好像都会惹他生气,一直叫我‘废久’不肯好好记住我的名字。之前我想救小胜的时候,小胜也根本不希望被我救,还警告我不许过去什么的……果然,小胜应该宁愿被抓走也不想被我这种人救吧。”

女孩子静静地站在原地,保持沉默看绿谷出久低着头,半垂着眼帘说这一长串话,脸上始终保持着复杂的表情。直到绿谷出久总结性地停下了话语,她才开口:

“……可是,如果你们的关系真的就像你说的那么差。为什么你从来不否定他?之前也好,刚才也好,你总是在称赞他。听你说起一直轻视你的‘厌恶的对象’,我却完全没有产生‘讨厌’的想法,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绿谷出久有些愣神,嘴巴微张,怔怔听女孩子不急不缓地继续说着。

“还有爆豪同学,既然那么讨厌你这样‘无个性’的碍眼家伙,为什么没有对你亲密的称呼产生抗拒。一般谁都不想被自己看不起的家伙叫小名叫那么亲密吧,更何况在我看来,‘小胜’根本就跟爱称一样。无论你做什么都会生气,真的不是因为他一直在关注着你吗?”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绿谷出久很想反驳,可什么也说不出。

“又为什么,他会是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察觉到我的‘个性’,还反应那么激烈的人?”

“那是因为!”绿谷出久忍不住抬声,语气慌乱,“因为小胜很厉害,而且怎么说都是这么久相处下来的幼驯染消失了,果然还是会觉得不对劲的吧。”

女孩子没有犹豫地冲他摇头。

“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不是。”

又是“我觉得”,每个知道他和小胜关系的人,都经常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可他们又不是当事人,既不是绿谷出久也不是爆豪胜己,怎么可能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小胜又是怎么想的?一旦细问原因,那些人又说不出原因来,只是埋头苦思,眉头紧皱,最后摇着头推脱说那是“感觉”。可那又能有多可靠?

但这回不是的。

女孩子在对他说完这句结论,又用一种仿佛看透了什么的眼神直直盯着他。

“你一直坚持说你们关系很差,告诉我说爆豪同学根本不会在乎你这个幼驯染,说爆豪同学看不起你,讨厌你,甚至厌恶你这个存在本身。那么,你彻彻底底从他的人生中消失不应该正遂了他一直以来的愿望才对吗?”

“那为什么他要一直那么执着于那份“错觉”,为什么一直追着我不放,为什么一直逼问我。一直发自心底讨厌的‘存在’消失了,就算察觉到了一些迹象,也该是高兴成分居多才最正常吧。你知道吗……”

不停歇地说完这些,女孩子深吸一口气,直视着绿谷出久迷茫的双眼。

“——他想起你了。”

“小胜他……!?”

绿谷出久不由地惊呼,双眼睁大盯着女孩子,想要询问什么,可说不出任何话。

但女孩子好像已经知道他想要确认什么:“是啊,爆豪同学他想起来了。就在今天早上,在教室里那么多人的面前,他像个疯子一样冲过来,粗暴地揪住我的衣领,一直质问我‘DEKU是谁’。是说,那家伙真的是英雄志愿吗,怎么看起来那么凶残?好像我不回答他,就要杀了我一样。”

“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最执着于你的存在的偏偏是他?唯一一个想起来你的人……也是他。”

就好像一道难解的题目有了答案,却与料想的南辕北辙。女孩子直直注视着绿谷出久不断晃动的双眼,补上最后一句:

“……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表情吗?你们对于彼此……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女孩子的身影如同溶解在黑暗中一般。但绿谷出久再没心思注意那些。

小胜……想起他了?

怎么可能。那可是那个小胜啊。

可是为什么?

小胜怎么会……?

小胜对于我……又到底有什么样的意义?

绿谷出久迷茫地眨眼,试图理出一个清晰的思路,但女孩子刚刚投下的话语实在太过惊人,让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片空白。抓不住成形的思绪,所有思维都仿佛成了断裂的河床,颠沛流离。

小胜……

这个名字沉到脑海深处,卷起各种各样奇异的情绪和回忆。他至今为止所有的人生,几乎没有多少时候能和这个名字的主人扯开。这真的是孽缘。他一直这么想着。关于对方的回忆连在一起,几乎可以等同于绿谷出久这个人的整个人生。

对方说过的话,做的事情,都清清楚楚存放在他的脑海里,包括那些没记在分析本上的很多信息。

在那纷纷扰扰的记忆中,他不由自主回忆起了一个背影。那是他对于对方最为深刻的回忆,因为他好像盯了对方的背影已经很久很久了。从最初开始,好像就一直注视着。

那年的蝉声仿佛回到他耳边,面前是对方套着蓝色背心,充满自信,毫无迷惘大步向前的背影。对方的背影在他眼里总是显得很高大。他觉得那样的背影,真的相当的帅气。

真好啊。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明存在的话,真希望能拥有和你一样的东西。

他一直期望着有朝一日,可以有那样一个机会,不再只能在背后默默看着那样的背影,而是可以理所当然地和对方站在同样的高度,看着同样的风景。

无论花费多久也好,他一直很想站在‘那个位置’。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