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胜出/接文)十七为约【3】




  “所以说,那里的烟花大会真的很漂亮啊。绝对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最好看的。”

  “我说,你也才16岁吧,什么有生以来啊。说的像老人一样。”

  “啰嗦!”

  爆豪胜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单手撑着脸颊,百无聊赖地把视线投向正围成一团、吵吵嚷嚷的这群人身上。

  离下午的课程开始前尚有半个小时,刚刚放完暑假回来的A班学生们便自然而然聚在一起,欢闹着讨论各自暑假期间的经历。

  像是打听轰焦冻暑假的打工体验,几个女生结伴而行去的新开的游乐园怎么样,一脸兴奋的八百万则分发着从世界各地带回来作伴手礼的套娃。

  这种尚带着暑假余热的行为倒是很符合他们这群人的年龄。就算立志成为英雄,每天水深火热地锻炼自己,才16、17岁的少年少女到底还是个孩子,平凡又普通。

  和长久未见的朋友们交换着假期见闻,一切行为与普通高中假期归来还有些兴奋的学生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爆豪胜己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参与到这种话题的人,所以也没人不长眼去招惹他。

  他始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冷眼旁观着绿谷出久被按在不远处某个位置上,旁边围着一圈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看得出来绿谷出久被围在中间,面对滔滔不绝的话题显得有点拘谨,就算如此爆豪胜己也不打算对对方施以援手,更何况那家伙讲不定相当享受这种被人友好包围的感觉。

  

  “烟花大会吗,真好啊,我记得我家附近都没有那么大规模的烟花会。”歪了歪脑袋,丽日御茶子很是遗憾地回忆着自己观看烟花的经历。

  “真的?不会吧,这不是夏日定番的活动吗?”

  上鸣惊讶地睁大眼睛,随即像是要寻求赞同一般转头看向身侧的切岛。看到对方点头,才放心地继续讲,“丽日你家不会是住在很偏僻的地方吧?”

  “也不是啦......”丽日挠挠头,露出个有点无奈的笑容,“只不过我家附近好像没什么类似的活动,而且我一个人的话也不怎么出门玩。”

  说完,看向一直没怎么讲话的出久,神色好奇:“说起来,小久你这个暑假是怎么过的呢,刚刚都没见你讲什么。”

  “哦,说得也是,都是我们在讲真是不好意思啊。绿谷,你暑假有做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突然被提到,绿谷出久像是被吓到一样,先是猛地一颤,过了会儿才吞吞吐吐地开口回答,“那个,我暑假稍微有点事情,所以没什么有意思的经历,抱歉啊。”

  饭田推推眼镜,镜片上掠过一道白光,他了然地点点头,“肯定是一直在自主训练吧。真是值得佩服。”

  “也、也不是啦...”

  “那也就是说,绿谷你今年也没看到烟火吧?”

  “的确是没有看到......”

  “啊啊多可惜啊,不觉得缺少了烟花的暑假就像没味道的仙贝一样单调吗。”上鸣夸张的叹了一口气,坐在绿谷出久身后桌子上的常暗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个...其实我也没有去参加过烟花大会,我家都是在院子里自己放。”

  “八百万你家到底是多有钱啊......”丽日有些感慨的看向有些羞涩地举起手发言的八百万。

  听完八百万的话后,上鸣抬头看着一言不发的轰,问道:“这么讲,轰你应该也没去过烟花大会吧,看你的样子就好像很不合群。”然后不出意外看到对方没有否认。

  “不是吧...你们这群家伙居然都没去过。”大概是被这样冲击性的事实震惊到,上鸣有些语塞,随即像是猛然顿悟了一般,双手啪地一声拍在绿谷出久面前的桌子上,神情激动地提议:“对了!既然这样,干脆明年的八月,我们大家一起去烟花大会吧!”

  周围的人被他吓得一愣,回过神来后都点头附和。

  “好啊,大家一起去肯定会很开心。”

  “我还没有过和朋友一起看烟花的经历呢,从现在就开始期待起来了!”

  “对吧对吧,然后我们还可以一起去逛夏日祭,我每年都会跑去捞金鱼啊。”

  这个提议瞬间便通过了半数以上,场面立刻热烈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讨论起具体事宜。

  七嘴八舌讨论着的众人都没注意到,被他们围在中间的绿谷出久只是满脸苦笑地揉着耳朵,始终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讨论到兴头上的上鸣,想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看着绿谷出久露出笑容,“我说绿谷,你明年八月就不要那么认真训练了,大家一起......”

  嘭!

  一声巨响传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闭上嘴,扭头看向巨响的源头。

  热闹的气氛瞬间冷却到冰点。

  爆豪胜己站在那里,打在脸上的阴影很是可怖,左手上硝烟尚未散去,他面前从中间断成两截散在地上的木桌残骸清楚地阐明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切岛有些莫名地询问起来,“喂、喂,爆豪你这家伙突然怎么了?”

  爆豪胜己猛地扭头,视线却是径直扫过正惊讶的张大嘴一脸蠢相看着自己的绿谷出久,接着恶狠狠地瞪了上鸣一眼,看到对方被吓得下意识后退却被桌子腿绊到差点跌倒后,不耐烦地切了一声,顶着惊呆的众人的视线直接走出了教室。


  被用力关上的门狠狠阻隔了所有人的视线。

  像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被留在教室里的同学们都莫名其妙的开始互相对视,想从别人那里解开自己的疑惑。

  “我们刚刚有说什么惹到爆豪的话吗?”

  “没、没有吧?那家伙怎么回事?”

  上鸣惊魂未定的看着切岛,“爆豪他刚刚是不是瞪了我一眼?我说错什么了吗?”

  切岛也一脸状况外,不确定的摇摇头。他实在想不太出是什么又触动了好友那根脆弱的神经,只知道对方肯定不会发这种无名的火。

  他刚想问问看绿谷出久有没有什么头绪,却被对方此时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

  坐在那里的绿谷出久视线像被黏住了一样,呆愣愣地看着紧闭的门。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连耳旁切岛关心的询问都无暇顾及,眼前还回放着刚刚看到的那幕。

  小胜在生气。

  他看着眼前那扇被幼驯染大力甩上的门,感觉自己的心正空落落地往下沉。

  而原因,怎么想都只可能和自己有关。

  

  

  “啧。”走出校门,在街上闲逛的爆豪胜己咂舌,努力克制住自己心中暴躁到想踹飞墙壁的冲动,脸色阴沉。

  可恶,为什么他非得注意到那个废久的心情不可。

  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心情因何而起,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烦躁的部分变得更加活跃,在那之上又笼罩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

  怀抱着他人的秘密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更何况这个秘密本身就足以让他情绪的高墙全盘崩溃。

  刚刚被众人围住讨论的绿谷出久那无奈的苦笑,在他脑海里被放大,就连那家伙眼里的落寞都令人火大的清晰。他明白那群人讨论的话题内容对于绿谷出久而言是多大的奢望,他甚至可以轻易看出藏在那松绿色眼睛里的渴望和期许。

  那群吵闹的家伙肯定会以为那家伙只是在人际交往上有些不安,但他却明白这与别人的“期待”有多大不同。

  那是已无明日之人对于明日的渴望。

  就像是一只夏虫,但名为绿谷出久的这只夏虫却连盛夏时节都活不到。夏天才刚刚开头,便会离去。和如今的绿谷出久去谈论关于未来的美好畅想,不亚于是一种残忍。

  绿谷出久不可能活到那一天的,这一点他也好那个废久也好都是明白的。

  令人火大的明白。

  而想到这一点,他的情绪就近乎失控。

  他从来没在乎过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在乎那个废久,他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对方会从自己眼前消失。那家伙就算是路边的石子,也是在爆豪胜己的人生路上无处不在的碍眼石子。无论他怎么踢开,最后还是会挡在他面前。

  他至今为止16年的人生都和绿谷出久纠缠不清,他17岁的幼驯染却注定将消失,从此以后的人生里再也没有会让他如此火大的存在。

  爆豪胜己停下脚步,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甚至理不清自己究竟对此抱着怎样的心情,包括昨天自己不由自主抱住废久的行为都让他难以理解。

  但任由自己迷茫向来不是他的风格。

  爆豪胜己抬起头,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杂货店,拎着手上的包走了进去。

  

  

  绿谷出久坐在自己房间里有些闷闷不乐。

  下午的课结束之后,他就不知道小胜去了哪里。但其实就算碰到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对方生气的原因他或多或少能猜到,总觉得没办法发着不管。

  那可是小胜啊......

  他抬头看了看外面开始黑下来的天,突然听到门铃响了起来。他一边疑惑着会是谁,一边跑到楼下打开门,门外却出乎意料地站着他刚刚还在想着的人。

  爆豪胜己站在他家门口,左手上拎着一个巨大的袋子,右手插在裤兜里,看到他后难得的没有皱着眉。只是不由分说地拉住他手腕,转身自顾自开始带路。

  “小、小胜?怎么了?”被拉得难以保持平衡,踉跄着差点摔倒绿谷出久小心跟在对方身后,但他的询问并没有被搭理,对方依旧头也不回拉着他朝前走。

  这种沉默在他们两人之间极为少有,让绿谷出久十分不适应。他抬眼偷看了下爆豪胜己平静的侧脸,突然意识到其实很少有机会能这么近距离看到对方这样的表情。

  印象里4岁之后,他们的关系急剧恶化,发展到后来小胜一见到自己就会露出狰狞不屑的表情。小胜这平和的侧脸,有几年没见到了呢?

  他边走边想着,差点撞在不知何时停下的爆豪胜己背上,等对方松开自己的手腕,绿谷出久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正处在一处河边。

  是小时候经常一起来的、用石子打水漂的那处河边。

  他有些怀念地打量四周几眼,便看到爆豪胜己径直走下斜坡,在靠近河岸的地方打开了手中的袋子。他几近错愕的看着爆豪胜己从袋子里拿出了各式各样的烟花。

  “小胜,现在已经是九月了啊?已经过了放烟花的季节了。”

  “闭嘴,烦死了。”爆豪胜己粗暴地把烟花摆在地上,回头瞪了一眼试图跑过来的绿谷出久,“老实在那儿给我看着,敢过来就炸了你。”

  绿谷出久犹豫着的功夫,爆豪胜己已经快速地拉起引线,点燃了烟火,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一朵橘红色的烟花已经蹿上了夜空,盛放成一朵大大的矢车菊。

  

  

  点完火的爆豪胜己背对着烟花,朝着愣神望着天空的绿谷出久走回来。大小不一的烟花先后盛放在夜空中,璀璨的亮光遮盖住了星子的光辉,把仰望天空的绿谷出久大大的眼睛里也倒映的满是光彩。

  那副蠢脸倒是从小到大没有变过。

  爆豪胜己走到对方身边,仰头扫了几眼盛开在夜空中的烟花,便毫无兴趣地移开了视线。

这种转瞬即逝,只留下一秒盛放的消耗品再好看也不值得他现在去观赏。

  他微微偏过头,视线望向身侧仍望着漫天烟花的绿谷出久。这家伙的脸不时被烟花的火光照亮,视线始终投向天空,似乎是在发呆。

  他向来不喜欢烟花,但也不像他人那样觉得烟花的消散值得感慨。就算是只有一秒,烟花在盛放后才消散已然是达成了它们的使命,所以没有遗憾。

  但是这家伙不一样。

  这家伙是一朵还没盛开便要凋零、也没有时间去盛开的夏花,这样的人生在他看来简直毫无意义。所有的挣扎、拼命和努力都因为注定的结局而变得像是一场笑话,只是白白牺牲而已。这样的人生实在无聊至极。

  可那偏偏是这家伙的人生。

  “小胜,为什么突然跑到这儿来放烟花.....”

  爆豪胜己把头偏回去,只用眼角余光斜瞥向绿谷出久。

  “你这家伙根本没可能看到明年的烟花大会吧。”

  “小胜.......谢谢,这样就算明年没办法和大家一起看烟花,也不会觉得遗.....好痛!”

  爆豪胜己转身一拳揍在绿谷出久脸上,直接打断了他还没说完的话。还没等他向对方抗议,就被爆豪胜己抓住衣领,被迫对上对方布满血丝的血红色双眼。

  “你这混蛋书呆子!说什么呢,可恶!”他抓着绿谷出久的领子,眼睛像能滴血般猩红,抬起的左手发出的劈啪作响的爆炸音在烟花炸开的声音下显得微不足闻。表情凶狠,很轻易就能看出此刻的他处在盛怒的边缘。“你这家伙这样的人生有什么价值可言,你就那么甘愿想去死的话,干脆我现在就揍死你!”

  被他揪住领子的绿谷出久咬住下唇,抬起两只手试图拉开爆豪胜己的手掌,皱着眉瞪向爆豪胜己的眼睛在时明时暗的环境里晦暗不明。

  “好过分啊,小胜!就算是我、就算是我也不想死啊!”

  像是努力压抑着翻滚的情绪,绿谷出久的呼吸有些急促,颤抖的尾音仍然把他此刻的心情暴露无遗,“我才16岁,还没有超越小胜你,还没能成为像Allmight那样的英雄!问我想不想死,答案当然是不想死啊混蛋!”

  爆豪胜己揪住他领口的手一紧,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在他掌心里的绿谷出久剧烈的喘气,试图将开始逐渐冒出的泪水逼回去,连话语都带上了一点哭腔。

  “怎么可能甘心啊!可是,小胜,就算是这样,就算是活不过明年的生日了,对于得到力量这件事我也从来没感到后悔过。因、因为有了这力量,我才能救下小胜,还有轰同学、饭田同学还有班级里的大家和洸汰。就算只是短短的一年,但我也成为了我想成为的人,成为、成为了一个‘英雄’。”

  绿谷出久深深吸了一口气,就算狼狈不堪到这样地步,搭在爆豪胜己手腕上的双手也没放松力气,始终直视着他的双眼。明明眼里盈满了泪水,却倔强的没有流出眼眶。

  爆豪胜己不自觉地松开了一些握紧的手。

  “我不后悔自己至今为止做出的努力,就算明天就要死亡也不会改变这样的想法。”抽泣一声,绿谷出久看向他的眼里还映着未放完的烟花,“所以......”

  “小胜,不要否定我的人生。”

  

  

  等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重新并排坐在斜坡上看烟花,已经是爆豪胜己放开被他拎着的家伙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爆豪胜己买的烟花显然不算太大,和烟花大会时候那种成百上千,布满整片夜空的绚烂完全无法比较。此刻已经逐渐开始稀疏起来。

  嘛,反正也是中小型的便宜烟花,大概还能再放个三四下吧。

  爆豪胜己判断出这点,又侧目打量起了他旁边的绿谷出久。那家伙一直在用手抹着眼泪,就跟停不下来一样,伴随时不时的抽泣,整张脸哭得乱七八糟,但眼睛一直没从天空上开到末尾的烟花上离开。

  他一直知道自己这个幼驯染是个泪腺发达的家伙。

  站到他对立面护着莫名其妙的路人的时候,被他半威胁半认真的欺负的时候,被别人肯定了的时候,那大大的眼睛里总是带着泪光。

  刚刚他吼自己的时候,就算含着再多的泪水也被他忍在眼眶里,反而在他放开对方,沉默着重新点燃起剩下的另一支烟花的时候,开始肆无忌惮的掉眼泪。

  但爆豪胜己很明白,这不代表绿谷出久是个软弱的家伙。这家伙绝对不弱,如果不是撞上了这样的结局......可恶。

  爆豪胜己别开视线,听着耳边因绿谷出久动作而传来的细微声响,又被这几天来一直烦扰着自己的那种复杂的心情笼罩。那种无法用单一的愤怒、悲伤抑或悔恨来概括的矛盾心情。

  他们就这样维持着对于两人而言少见的沉默,一直目送着烟花的盛开和凋零。爆豪胜己估计中的最后一朵烟花在夜空中绽开后,听到从自己身边传来了绿谷出久的声音。

  “小胜,这一定是我这一生看到的最好看的一次烟花。”

  说什么最好看的一次啊,就这种廉价的破烂烟花。

  没有转头看他,爆豪胜己只是抬起右手,挡住了自己有点发酸的双眼。

  “该死的,火药味真呛。”



TBC

下接第四棒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