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胜出)每天那两个英雄都在拆房子

(胜出)每天那两个英雄都在拆房子

>>本文为CP19上发的胜出无料w

     谢谢大家来拿,没有剩下实在太好了,要不然好尴尬(……)

     发的时候看到手癌,差点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Attention

>原作:僕のヒーローアカデミア/我的英雄学院

>分级:清水

>CP:胜出only

>内容:成为职业英雄后的胜出两人,在处于同居的状态下日常折磨同期生们眼睛的日子里,终于决定正式结婚。

            但在商量细节的时候,两个人却因一点小事,起了争执?

>tips:与胜出合志《幼驯染论》的赠品有联动。



 

*   *   *   *   *

 

  嘭!

  地动山摇,伴随着一声熟悉的巨响传来,切岛锐儿郎打开窗户,一脸生无可恋地看向不远处的某个方向。

    “那两个家伙,又开始了啊……”用一种几乎算得上要放弃人生的疲惫语气,切岛锐儿郎努力屏住叹气的冲动,“每天都这样,这两个人真的不会腻吗?”

  让以乐天阳光仿佛任何时候都没有烦恼为特色而广受好评的刚健英雄·切岛锐儿郎如此感慨又苦恼的人,此刻正在——

    “快点把那个破玩意儿扔掉!”

     “我才不要!小胜才是,为什么就是不肯认同我的想法啊!”

  熟练地避过幼驯染爆破的火焰,小心翼翼护着手中的纸张,绿谷出久忿忿不平地瞪向站在他面前的爆豪胜己,以不输给对方个性发动时爆破声的音量喊了回去。

    “啧,谁会认同你这家伙的想法啊?”爆豪胜己重重地咂舌一声,又抬起手,掌心再次发出细碎的爆炸音。

     “你不肯的话,就打到你肯为止。”

     “小胜你太不讲理了吧,我真的要生气了啊!”

     “哈,谁管你生不生气啊,你个书呆子。”

  爆豪胜己满不在乎地卷起衬衫的袖子,抬起下巴示意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几乎能从那对熟悉的眼睛里找到更加熟悉的挑衅和愤怒。

  “放马过来吧。”

  “所以说,为什么要变成这样不可啊!”

  “还不都是你这家伙的错!”

  “明明是小胜先莫名其妙发火的啊!”

  职业英雄绿谷出久与爆豪胜己,今天也在绝赞吵架中。



  要问这两个到底又是因为什么无聊的事情吵架,却绝不是因为关系太差(大概)。

  毕竟这两个人,在彼此都作为职业英雄活跃在第一线,开始同居之后日常作为有名的国民HO……不是,有名的组合出现在各大网站头条。

  包括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因为无聊的小事吵架这件事。

  但就算是这样,这两个人也终于开始准备结婚了。

  在被女英雄轻灵·丽日御茶子吐槽过无数次“为什么你们都同居这么多年了还不结婚,是担心没钱交给民政局吗”之后。

  按道理说,都要结婚了,不应该是甜甜蜜蜜,两人凑齐就自带闪光狗粮大放送的状态才对吗?

  ……直到刚才为止,确实都是这样。

  ……直到绿谷出久,拿出了那张万恶之源的瞬间为止。



  “那,下一项,要填结婚申请书。”

  爆豪胜己对照着事项表上的项目,将请柬的部分打过勾,确认着下一项应该进行的准备。在这一段时间以来,两个人都是按照这样的顺序一件事一件事准备过来的。

  是说结婚的手续为什么这么多?

  不耐烦的从抽屉里拿出准备好的结婚申请书,拿起笔在上面飞快地签过名,就在爆豪胜己准备把结婚申请书和笔递给绿谷出久的同时。

  “喂,签……”

  “小胜!结婚申请书的话,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看!”

  说着,绿谷出久兴奋地将一张花里胡哨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东西戳到爆豪胜己的鼻子前,以一种要拍到他脸上的架势。

  “吵死了,不要扔到我脸上!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准备好的?”朝后拉开一点距离,爆豪胜己皱着眉开始打量放到自己面前的申请书。

  “嘿嘿,抱歉小胜,”绿谷出久露出腼腆的笑容,接着立刻两眼发光,语气狂热激动地继续道,“但是小胜你看!这个欧尔迈特系列的申请书,真的设计的超级棒啊!小胜也这么觉得吧?”

  激动到手舞足蹈,说话险些颠三倒四的绿谷出久兀自说着,完全没注意到爆豪胜己的表情正从目瞪口呆朝着乌云密布演变。

  “我那天路过了民政局的时候,看到了新推出的这款申请书,马上就……”

  “开什么玩笑啊——————!!”

  嘭地一声,爆豪胜己再次高高吊起眼角,露出他暴怒时经典的颜艺,左手闪着爆破的光猛地揍向眼前的绿谷出久,连带着那张胡闹的申请书。

  “哇啊啊?!”还沉浸在兴奋中的绿谷出久向后一仰,险些摔倒。他下意识护着自己手里印着欧尔迈特画像的结婚申请书,堪堪避过爆豪胜己发动个性时产生的火焰。

  “突然之间做什么啊,小胜!”

  绿谷出久咬着嘴唇,瞪向突然袭击向自己的幼驯染,完全不懂又是哪里触动了对方那根纤细的神经。

  “谁要用那种莫名其妙还很土的结婚申请书啊,啊?!废久你脑子坏掉了吗?”

  “好、好过分?!这才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设计,这可是欧尔迈特的设计啊小胜!”

  “谁管你啊!恶心死了,你是哪里的狂热粉丝吗?”爆豪胜己咬牙切齿,愤怒的火焰几乎在他周围实体化,他猛地又伸手抓向绿谷出久手中那个碍眼的申请书,“快点把那个破玩意儿扔掉!”

  后续展开请拉回到最开始一行。



  “怎么想,都是小胜你乱发火的错吧!”

  绿谷出久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有点委屈,虽然说爆豪胜己对自己发火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不如说哪天他很久都没对绿谷出久生气,绿谷出久反而要怀疑小胜是不是还在正常运转了。

  但不管怎么说,都要准备结婚了,还要和小胜吵架,也太奇怪了吧?

  不过就算是小胜,说欧尔迈特的申请书又莫名其妙又土也没办法忍下去啊!

  “哈啊?刚刚这个不管怎么看,都是你这个混蛋书呆子的问题吧?”爆豪胜己的眼角朝着新的角度进发,他步步紧逼向不断朝后闪避他攻击的绿谷出久。

  “你这混蛋不管过了多久,还是烦死人的固执。”

  在把对方逼到墙角后,爆豪胜己伸手抓住绿谷出久的手腕,强硬的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将一直握在另一只手上的笔塞到绿谷出久手里,手把手地迫使他维持着那笔的姿势。

  “小胜?!”

  “烦死了,闭嘴给我乖乖签字!”

  爆豪胜己从后面抱住绿谷出久把他以面向墙的姿势牢牢锢住,另只手擦过绿谷出久耳旁撑在墙面,将那张一直被他抓在手上的结婚申请书压到绿谷出久面前的墙上。

  握住绿谷出久拿笔的右手的那只手加重力气,开始强迫绿谷出久在空着的那一栏签字。

  “等等小胜,放开我!?”

  “谁会放开你啊,混蛋。给我老实待着,都要写歪了!”

  “所以都说了,小胜,我想用……”

  绿谷出久慌张地挣扎起来,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但爆豪胜己握住自己手的力道比自己强太多,怎么都抽不回来。

  都是职业英雄,为什么他和小胜的握力总是差这么多啊?!

  郁闷地想着,绿谷出久还是试图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在爆豪胜己的怀抱里一刻也不安分。

  但即使如此,爆豪胜己的手还是纹丝不动,甚至还能完美地在申请表上写上“绿谷出久”四个字。

  这个人到底为什么,什么事情都做的这么好。

  看着在眼前的申请书上渐渐完成的签名,绿谷出久脸上开始浮出显而易见的沮丧。

  “啧,你这家伙……”

  一直维持着力道的爆豪胜己,突然在绿谷出久耳边咂舌,热气喷过绿谷出久耳朵时吓得他猛地一缩,接着便被自己的幼驯染猛地翻转过来,手腕也被顺势扣在身侧的墙面上。

  两个人维持着一种面对面的姿态,绿谷出久有些惊惶地抬头看向眼前的爆豪胜己。

  不再是刚刚那种接近颜艺的暴怒的表情,此刻的爆豪胜己只是面无表情地盯视着他,从那双血红色的眼睛里看不到刚刚那种显眼的感情。

  “小、小胜。”

  不知道怎么和现在这个状态的爆豪胜己搭话,绿谷出久缩了缩脖子,试图扭头看向旁边,却被爆豪胜己毫不留情地捏住下巴转了回来。爆豪胜己语气平静地问道:“你这家伙到底为什么非要用那张结婚申请书?”

  “…………”

  绿谷出久下意识朝墙边挤了挤,低着头错开视线。

  “你就那么喜欢欧尔迈特那家伙吗,那样的话和欧尔迈特结婚不是更好?”

  “……!?”

  这句话像是狠狠刺在了绿谷出久的心上,他猛抬头,咬住嘴唇对上幼驯染的视线。但爆豪胜己丝毫没有反应,只是牢牢盯着绿谷出久,一言不发。

  “……因为,这样就好像……”

  绿谷出久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但是对上爆豪胜己这样的姿态,似乎自己总是会在最后的最后缴械投降。

  他努力地一个字一个字地把想说的话挤出来。

  “就好像我们两个的事情……也像被欧尔迈特守护着一样……”

  绿谷出久拼命忍住不让有些发热的眼眶进一步失守,自己的脸现在肯定要烧起来了一样吧?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会说出来这么少女心的台词,更不敢想象爆豪胜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小胜这样的人肯定……这样想着,总觉得眼睛好像更热了。他抽着鼻子,想把眼泪水憋回自己的眼睛里去。

  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他这脆弱的泪腺还是没有和他的实力一起强大起来?

  他有些埋怨起来。

  听到他的话的爆豪胜己松开了禁锢住他的手,从他身边朝后撤开身子。绿谷出久有些慌乱地看过去,只看到爆豪胜己朝着客厅中央的饭桌走去。

  果然,是真的惹小胜生气了吧……

  他把一声呜咽憋在喉咙里,低头想抬手擦过自己的眼眶。

  但有人比他更快一步的抬起了他的脸。映在绿谷出久不可置信地瞪大的绿色眼睛里的,是爆豪胜己的脸。他的幼驯染皱着眉头,用和温柔丝毫扯不上关系的力道,将自己的拇指擦过他的眼角。

  “小胜……”

  绿谷出久憋了很久的感情,却因为这样的举动突然波动起来,一直忍在眼眶处的热度顺着眼角的弧度淌了下来。

  爆豪胜己先是默不作声地用拇指替他擦去,但发觉怎么也止不住后,便停了下动作。

  “切,你这麻烦的家伙。”

  他抱怨着,伸过双手将还在抽泣的绿谷出久搂到了自己怀里,绿谷出久的手自然地勾住幼驯染的脖子,努力想要止住自己的眼泪。

  “……小胜,小……”

  爆豪胜己没有理会绿谷出久因泣不成声而断断续续的话语,像安抚一个不安的孩子一样轻轻拍着绿谷出久的背。

  “废久,一会儿给我把那张破纸丢了,然后自己去在结婚申请书上签字。”

  “小胜?”

  绿谷出久疑惑地抬头,正对上爆豪胜己低头看过来的眼睛。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里看到爆豪胜己对他扯起嘴角,露出了那经常被大家吐槽仿佛反派一般恶劣的笑。

  “反正就算没有欧尔迈特那土死了的设计,也没有法律认可的结婚申请书,没有举办烦死人的结婚仪式,你这家伙还是会像这样缠着我不放吧?”

  反正只是个形式,那怎样都好吧。

  “对吧,废久?”

  那是和温柔地安抚绿谷出久的力道截然相反的,充满了力道与自信的话语。



*   *   *   *   *


  “……哈啊,那两个人真的,从来不腻的吗?”切岛锐儿郎狠狠地叹了口气,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子上。

  “那两个人不是都要结婚了吗,怎么又吵起来了?虽说爆豪的性格真是烂到极点啊。”

  “谁知道,那两个家伙每次吵起来的理由,都让我完全无法理解啊!”

  上鸣电气同情地拍拍他的手臂,替他又倒了一杯啤酒。

  “辛苦你了,切岛。这次没有麻烦你去拉架中和,也算是好事了吧?当初大家都是担心那两个人能不能顺利相处下去,才各自选了住得近的住址啊。”

  “就是说啊。”但是那两个人却这样折磨大家的好意。

  大海的热血男儿,切岛锐儿郎,再一次感觉到了想哭的冲动。

  上鸣电气拿起酒杯,示意好友尽情地对他发泄日常累积的压力。

  “不过啊,”喝到一半,上鸣电气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那两个家伙其实意外的挺合拍吧。”

  切岛锐儿郎没有否认,有些无奈。

  “是啊,能忍得了和这么性格恶劣的家伙在一起的,只有他们俩了吧。”

  毕竟,爆豪胜己在家里和绿谷出久打架的时候,也总是会把绿谷出久给他买的衬衫的袖子事先卷起来。

  明明在绿谷面前说了那么多次品位差劲。

 


*   *   *   *   *

     饭茶的让我改个手癌再发…………OTZ

 
评论(4)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