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胜出)流言不是空穴来风

>>Attention

 

>原作:僕のヒーローアカデミア/我的英雄学院

>分级:清水

>CP:胜出only

>内容:祝小久生日快乐!

             总而言之在友好的吵架的胜出。

            没什么技术含量的短篇贺文。想写轻松的青春校园故事,结果我好像写了一场闹剧。

           虽然没点明,但这里的两人是快要毕业的年纪。关系有所缓和,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的状态。

           本来想写一个少女漫画,可是现在看看如果硬要分类去少女漫画,它大概也只能算是搞笑少女漫画了吧。

            OOC大概很严重...不,应该不是大概....请大家抱着看小品的心情宽容的看待它OTL

 

 

 
 

 

 

 

*   *   *   *   *

 

 

 

  “我说,爆豪那家伙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啊。”

 

  正端着枪努力瞄准的上鸣手一抖,伴随着惨叫的音效,屏幕上跳出一行鲜红的Game over。来不及心疼自己好不容易打到最后一关的电玩,上鸣目瞪口呆地转头看向语出惊人的好友。

  “你刚刚说什么?”

  

  

  

  

  爆豪胜己刚走进教学楼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咬着吸管走向教室的这段路程里,总有几个路人聚成一团,头凑在一起低声讨论,时不时自以为没被发现的探出头,对他投向意味深长的目光。

  还有个大概是B班的莫名其妙家伙,路过他时丢下句更莫名其妙的“恭喜啊”。

  这群路人搞什么鬼?

  皱起眉,狠狠吸了一口手里的咖啡牛奶,爆豪胜己凶狠地扫向正抬头看他的那两个男生,吓得对方缩起脖子灰溜溜跑回了教室。

  谁来告诉他今天这是个怎么回事?

  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感觉相当不好,况且很明显那群家伙讨论的主角就是他自己。

  自从进了雄英就没几件好事。

  

  一手捏瘪已经被喝干的饮料,爆豪胜己随手把它甩到可回收垃圾筒里。眼角余光里看到有两个人影站到自己面前。

  说是人影也不太准确,毕竟其中一个人看上去只是衣服漂在空中而已。

  “有事吗?透明人。”

  爆豪胜己挑眉,看着对方的衣服在半空中拧成奇怪的形状,袖口对在一起。身后那个粉粉的家伙鼓励性地戳了她一下。

  “透明人你点什么手指,有事就快给我说。”

  漂浮着的衣服摆出了个加油的姿势,鼓足了勇气:“爆豪同学,听说你在和绿谷同学交往!是真的吗!”

  哈啊???

  爆豪胜己难得的愣神了。

  

  

  

  “所以,小久同学你真的在和爆豪同学交往了吗?”

  绿谷出久目瞪口呆。嘴巴长着半响说不出话,整张脸变得通红。

  “什、什么?”

  面对绿谷出久无力的疑问,丽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突然问好像的确有点失礼啦,但我们真的很好奇啊。”

  旁边的饭田配合地点点头,眼镜反着白光。

  “等、不是,你们听谁说的啊!”

  丽日眨眨眼睛,歪头思索了一下,认真回答道:“大家都在这么说哦。”

  这次旁边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全员都配合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们都是听谁讲的啊!

  面对这样整齐划一的反应,绿谷出久很是手足无措,他顶着红到要冒蒸汽的脸,一句话说得颠三倒四。

  “和、和小胜?我,我没有在和小胜交、交......!”

  全班对他投以热切而鼓励的目光。

  

  嘭地一声,教室的门被拉开。

  面色阴沉的爆豪胜己从外面走进来,眼神像锐利的箭一样直直射向绿谷出久。

  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为什么小胜在生气啊?!

  同班的叶隐和芦户这时候也从门后探出了身子来。对着班级里其他正围着绿谷出久的同学疯狂使眼色、打暗号。

  “哦,爆豪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好在问绿谷呢。听说你们两个是两情相悦对吧?”

  绿谷出久惊恐地看着上鸣走出人群,亲热地招呼着明显阴云密布的爆豪胜己。

  这下万事休矣了!

  “还有你和绿谷正在以结婚为目的交往,甚至把第二颗纽扣都给了绿谷,是不是真的啊?”

  等等等等、等一下!!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吧!

  绿谷出久眼睁睁看着爆豪胜己先是猛地一愣,接着脸像是一角被浸泡到酱油碟里的纸巾一般,快速染上了一层乌黑色。

  “谁把第二颗纽扣给废久那家伙了啊!!到底是哪个混蛋乱传老子的谣言,给我站出来,老子炸了你!!!”

  爆豪胜己眼角高高吊起、直指九十度,张开的五指里火光四溅、劈啪作响。

  绿谷出久的脸色从爆红刷地变成惨白。

  啊啊,所以说到底是哪个人乱说的啊!

  绿谷出久,人生第一次目睹了流言是如何演变的。

  

  

  总而言之,在切岛和轰一帮子人的努力下勉强驾住了濒临暴走的爆豪胜己,按在了他自己的座位上。

  于是就形成了这样诡异的画面。

  全班同学坐在教室的另一边,看着他和爆豪胜己并排坐在一起,气氛尴尬严肃地仿佛要探讨什么人生哲理问题一样。

  尾白甚至体贴的替绿谷出久把他的那张凳子挪得离爆豪胜己近了一些,才满足地露出笑容坐到了教室的另一边。

  这到底是个什么展开啊?公开审问吗?

  他忍不住在心底里哀嚎,是不是今天自己出门的方式不对,才会落到这样奇妙的境地里来。

  他局促地斜眼看了看旁边坐着的爆豪胜己,被对方一脸不耐烦地瞪了回来,还附赠了一句:“看什么看,揍死你啊废久。”

  所以那个传播流言的人到底是怎么看才会觉得他们两个在交往啊?

  流言也太可怕了点吧。

  绿谷出久在心里胡思乱想,脑子里面被流言塞得乱七八糟,心底里还因为遇到这样不讲理的遭遇而有些火大。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凭什么现在要和小胜排排坐,还要和自己班上其他同学大眼瞪小眼不可啊?

  事后还要被小胜凶,这也太不合理了吧?

  

  

  饭田站了起来,推推眼镜,咳嗦一声打破了微妙的氛围。

  接着一脸严肃正直,以一种宣布选票结果的姿态开口说:“所以,也就是说你们两个真的没在交往是吗?也没有交换第二颗纽扣?也没有喜欢对方?”

  “谁在和这种家伙交往啊!别开玩笑了混蛋,你眼睛是摆设吗看不清衣服上有没有纽扣是不是!”

  爆豪胜己像是爆开的爆竹一样大声吼着反驳回去。

  坐在教室角落里的轰默默地抬起头:“纽扣这种东西事后再缝个新的也不是不可能。”旁边坐着的几个人一脸深以为然。

  “可恶,你个阴阳脸,宰了你啊!!”

  “就是说啊,我怎么可能和小胜交往!再说了,小胜他明明就不喜欢我,不如说是超讨厌我吧,”绿谷出久停了一下,再开口时语气更加认真强烈,“怎么可能会把第二颗纽扣给我!”

  “也就......”饭田的话直接被一声怒吼盖过。

  “哈啊?!废久你这家伙说什么混账话,明明就是你这家伙没把我放在眼里吧!”

  “什....!先讨厌我的明明你小胜吧!为什么成了我的错啊!”

  “你是想说是我的错吗混蛋!”

  “我只是在说事实而已,明明就是小胜你先开始欺负我的吧!”

  “啧,那还不是因为你先轻视我!”

  “哪有?!小胜你太不讲理了吧!无论怎么想,先开始摆出讨厌我架势的绝对都是小胜啊!”

  话不投机半句多,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干脆直接把整个身子都转向对方,声音一次比一次响亮,爆豪胜己的眼角又高高吊起,绿谷出久不甘示弱地瞪回去,一手拍开了爆豪胜己想要抓住自己领子的手。

  被这两个人没说两句就丢在一边的饭田沉默地推了推眼镜。

  坐在后排看戏的同学们面面相窥,都有些无语,虽说这两个人有时候的确没几句就会吵起来,但这个......

  “这两个人吵架的重点好像完全不对吧?”

  “我也觉得,他们是怎么会在这种问题上吵起来的啊?”

  “这两个人吵起来真的是旁若无人啊......”

  八百万思索片刻,举手发言,“......而且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完全没否认最后一句话吧。”她顿了顿,肯定地补充道:“就是喜欢对方的那部分。”

  全班同学都沉默下来,努力回忆了一下这两个人没营养的对话。得出结论好像是这么回事。

  再转头看看仍然在因为谁先开始疏远谁这样奇怪的问题而激烈争吵的两个人。

  全班:.........你们两个真的没在交往??

  你们两个是笨蛋吗?

  靠在墙边的轰默默掏出了手机。

  

  

  

  “不管怎么样,还是稍微问一下吧?可能是太激动忘记否认了吧?”

  “说得也是,交给你了,班长!”

  “饭田同学一定要问问清楚哦,加油!”

  饭田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再次走出人群,咳嗦一声。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依旧自顾自吵架,甚至发展到开始动手动脚的程度。

  你们两个真是旁若无人到令人发指啊。

  围观着的全班默默吐槽。

  饭田的眼镜闪过一道光,脚下卷起一阵气流,猛地冲到两个人面前,伸手挡在了两个人之间。

  “别来碍事!”“饭田同学!”

  “但我有件事要跟你们确认,你们两个没在交往的事情我们已经清楚了。”饭田重重地投下这句话,收回挡住两个人之间的手,推推自己的眼镜,“.......话说你们两个完全没有否认喜欢对方啊。”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两个人同时一愣,对视一眼,没过几秒各自露出了极为精彩的表情。

  “小胜你原来喜欢我吗!?”

  “关你屁事!”

  绿谷出久被噎的一脸通红。“怎么可能和我没关系啦!”

  “再说废久你怎么没否认,你不是一直想避开我吗!”

  “那是因为小胜你讨厌我.......!”

  “你要抱着那种早就过时了的顽固念头到什么时候啊,混蛋书呆子!”

  爆豪胜己不耐烦地伸出手,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捏住对方脸颊,“啧,你这家伙真是烦死了!”

  “小、小胜!你敢什么啊!”绿谷出久抬眼瞪回去,试图拉开幼驯染大力捏住自己脸颊的手,却被对方眼明手快的全都打掉。

  爆豪胜己危险地眯起眼睛。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可不许给我逃啊,你这笨蛋。”

  “说别人是笨蛋的小胜才是笨蛋!”

  “哈啊?你现在胆子挺肥啊,废久。”

  恶狠狠地掐住绿谷出久的脸,爆豪胜己粗暴地把对方的脑袋拉向自己,不容拒绝地探出身子凑了过去。

  “喂,等下,不是吧!!你们两个是要.....!住手啊啊啊!”

  以众人的惨叫声为背景音,爆豪胜己毫不犹豫地亲上绿谷出久的嘴唇,舌头蛮横地撬开对方唇瓣,在口腔里横冲直撞,勾起对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在极近距离下满意地看着绿谷出久瞪大的双眼,掐住对方下巴的手微微施力,阻止住对方想要闭上嘴逃开的动作。

  A班全员目瞪口呆地看着教室另一侧正上演少儿不宜戏码的两个人。从众人的角度甚至可以清晰看到两个人的神情和接吻时下上滑动的喉结,还能听到那种细微亲密的声响和闷哼。

  就在坐着这样亲密举动的同时,两个人还在瞪着对方,维持着一种像是打架一样的姿态,就连接吻都带有一种要把对方生吞活剥的架势。

  全班:.........眼睛要瞎了。

  轰:咔嚓。

  

  等爆豪胜己终于拉开两个人的距离,松开手。绿谷出久猛地缩回身子,像只受了惊的兔子,大口喘息着试图吸取足够的氧气。

  他抬眼狠狠瞪着面色依旧阴沉的爆豪胜己:“小胜你突然做什么啊!”

  “这种事你不应该最清楚吗,不知道的话我就再做一次给你看。”爆豪胜己露出凶恶的笑容,声音低沉地警告道:“反正你这家伙给我做好觉悟,下半辈子你不许再给我看着别人,你能喜欢的只有我一个,你这混蛋废久”

  绿谷出久当场石化,忍不住反驳,“小胜你才应该注意吧!比起我,怎么想都是喜欢小胜你的人要更多啊,‘不许喜欢别人’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吧!”

  “哈,那种路人我才懒得去管,我可比不了你。你这家伙明明身边围着一堆人吧,天天冲着别人傻笑,一看到我就躲开的家伙说什么呢!”

  “我才没有对别人傻笑,再说小胜你从来也没对我笑过。”

  “区区一个废久,我凭什么非要对你笑啊??”

  

  “.....啊啊,看不下去了。”上鸣一脸生无可恋的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整个人萎缩起来,“这两个家伙是怎么回事啊。”

  “话说为什么饭田这么平静。”

  “他被丽日捂住了嘴巴,正在要他别去打扰那对笨蛋情侣。”

  “......哦。怪不得。”

  切岛整张脸埋在手心里,声音闷闷的,“没眼看啊,这两个家伙原来是这样的笨蛋吗。”

  反正你们两个家伙就算之前清清白白,现在也说不清了吧。

  

  轰收回手机,自言自语,“是不是应该先准备一份红包比较好?”

  

  

  

  

  

  “不管怎么说,小久你能和喜欢的人互通心意,真的太好了呢。”

  丽日可爱地歪着头,双手合十,对着绿谷出久露出一个笑容。

  对方羞赧地挠挠脸颊,带着不知所措的害羞笑容向她道谢:“感觉好像我和小胜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

  “没有的事哦,我觉得大家应该都很开心才对。”

  尤其是趁你们不注意录了音还照了相的轰同学,丽日在内心默默地补充道。

  “那就好。”绿谷出久如释重负。

  “喂,废久你们两个话要说到什么时候。”

  “小胜,抱歉!让你久等了,但是今天是毕业典礼,以后大家都要分开了,我还想多.....”

  “啧,”爆豪胜己咂舌,“那种事怎样都好。我只是过来拿东西的。”

  什么东西?

  就在绿谷出久和丽日两个人一起歪头思索的时候,爆豪胜己直接伸出手,拽下了绿谷出久衣服上第二颗纽扣。

  “啊,等下。那是我的纽扣吧!”

  “你以为你除了我还能给谁?这个给你,敢弄丢你就死定了。”

  绿谷出久下意识接住被扔过来的东西,小心翼翼打开后,一枚还带着断线的纽扣躺在他的手心里。

  “啊......第二颗纽扣。”丽日发出了小声的惊呼。

  “爆豪同学你果然还在想着那次流言的事情啊.......好意外。”

  “闭嘴,和你没关系吧大饼脸。可恶,那个乱传流言的家伙到底是谁,被我抓出来我绝对要狠狠揍他一顿。”

  “小胜你还在想这件事啊......”

  “啧。”

  正在分发饯别礼的切岛从不远处晃过来,随口接道:“反正你们两个现在成了,说你对绿谷有兴趣也不算是流言了吧。”

  “.......啊啊,原来是你这家伙吗?”

  “慢着,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那种事不是显而易见的吗,真亏你有勇气过来啊。”

  “等等小胜,现在还是毕业典礼!”

  “不是很有种传我和废久流言吗,别给我跑啊混蛋!”

  “不,慢着,我们商量一下。”

  轻轻甩开想要抓住自己的绿谷出久的手臂,爆豪胜己狠狠地朝着逃跑的切岛追过去。

  切岛脸色惨白,“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关于流言是怎么诞生的。

 

  “我说,爆豪那家伙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啊”

  “你刚刚说什么?别吓我啊,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那家伙对女生完全没兴趣吧。别人和他告白都被他炸了。”

  “好像也是...”

  “而且那家伙几乎只盯着绿谷一个人.....”

  “.......”

  “我都要以为爆豪是不是喜欢绿谷了”

  “......哈哈哈、不会吧”

  

  

  B班的物间和拳藤,在拳击游戏的机器前,听到了上述对话。

    -END

       努力赶着末班车,我感觉我要来不及了....过了零点我弄完了偷偷补上了TAT

      土下座道歉!

      写到一半发现出了BUG怎么都改不过来,只能大刀阔斧砍剧情了....被我砍掉了至少一半的内容.....

      抱歉,写完一看我真的是写了一出一点也不美味的闹剧啊.......

      对不起出久......

      另外轰在毕业典礼后,把照片和录音上传到了班级群里(不是

 
评论(29)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