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胜出/授权翻译)穿越时间而来的

      【勝デク】タイムスリップフロム

  作者:のんさん id=4853907

  小说P站id=6784787

 


  #授权翻译

  #遵循原作基础上,意译多于直译,请喜欢的各位去P站给原作打分www非常感谢

      #请不要擅自转载全文到lofter以外的网站

      #授权书:

 

  简介:

  现在的DEKU和未来的出久稍微对调了一会儿的幼驯染的恋爱轻喜剧。

  借用了某黑手党漫画的火箭筒。

  相信是发目同学的话肯定能开发出来。

  未来的出久是完全符合爆豪的喜好的。嘛,因为被本来就已经很喜欢的爆豪依着自己的喜好调教了下,所以也是正常的。迟早有天他会注意到这点吧,虽然会花上很长时间。

  真是别扭啊。胜出无论怎么想都好别扭啊!

  顺便一提,虽然本文中没有提及他们的年龄,但实际是打算设定在十年后的。毕竟是火箭筒。

  其实在这十年里应该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多到让纯粹的DEKU成长为了色气可爱的出久的程度。

 

 


*      *      *      *      *       *

 

 

  爆发与冲击。

  被吹飞的我重新站稳,抬起头,凝固了。

  明明直到刚才为止都在雄英的研究室里看发目同学展示她的发明,一瞬间却身处在未知的地方,眼前还站着不认识的人。

  而且。

 

  「小胜……?」

  「废……久?」

 

  不管怎么看,这个正瞪大双眼看着我的不认识的人,都只可能是长大了的爆豪胜己。

 

 

 

 

 

  「那个,也就是说您真的是,成了大人的......爆豪胜己先生...是吗?」

 

  在完全符合高额纳税人印象、经过精心设计显得又时尚又宽阔的公寓的客厅里,我缩在靠垫柔软的沙发上,向看起来有点不高兴的大人的小胜询问道。

 

  「所以我刚刚不就已经这么说了吗」

  「不是就只说了这里是未来吗……」

 

  我下意识小声嘀咕出的不满反驳,大人的小胜只轻哼一声便轻蔑地无视了。虽说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过果然小胜就是小胜。我感到稍微有点安心的同时心里也有着莫大的恐惧。在紧急情况下有认识的人在身边虽然会比较安心,但对方是小胜的话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对待。

  然而大人的小胜只是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我这个从过去而来的非法入侵者,别说是爆破了,连要殴打我的样子也看不出。

 

  「怎、怎么了吗」

  「别用那种说法」

  「诶?」

  「你这家伙事到如今对我用敬语感觉超级恶心啊」

  「但是,毕竟比我要年长……」

 

  和无论怎么看都是有言必行、年轻有为,称得上顶尖英雄之名的大人的小胜表现的太过亲昵果然还是会让我感到胆怯。

  但是,在看到小胜显眼地皱起的眉间的瞬间,我干脆地撤回了前言。

 

  「小胜就是小胜呢!而且感觉也没有差多大!」

  「哈、比不了你那张童颜」

  「诶,小胜现在几岁?不对,我脸有那么显小吗?」

 

  听到了无法忽视的发言,下意识慌乱起来的同时,小胜轻轻抓住了我的下巴仔细地端详着我的脸。

 

  「那种事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吧。嘛,即使是那样,那家伙似乎也是有成长的啊」

  「等……!」

 

  因为这突然拉近的距离,我动摇了。脸上发烫。

  和小胜脸靠的这么近的时候并不多,而且眼前的是长大的小胜,我完全没有抗性。

  变成大人的小胜变得很高,脸部线条棱角分明,依旧显得身材精瘦,体格结实,非常的帅气。

  没错,我喜欢小胜。是持续了很长时间的单相思。

  但我也明白这是无法实现的恋情,现在也正为了胜过并超越同样也是我所憧憬着的英雄的小胜而努力压下自己的恋慕之心。

  大概,我的这份心情,无论是对小胜还是周围的其他人都没有暴露。明明早已下定决心,就这样一直、作为竞争对手相处下去,居然会在未来做出这样的反应。

 

  「停、停下来啊」

 

  我挥开小胜的手,把脸别开以作抵抗。就算知道小胜讨厌被反抗也没办法就这样继续下去。

  但吃惊的是,小胜并没有丝毫不愉快,反而很愉悦似地勾起了嘴角。

 

  「你没经验啊,废久」

  「在、在说什么啊,小胜!」

  「这种事你也该明白吧」

 

  小胜将手抵在沙发的靠背上,带着恶人般的笑说道。

 

  「是在说你可爱啊」

  「小……!」

 

  第一次听到这种来自小胜的带着好意的话语,脸一瞬间被染得绯红。即使如此也没办法单纯地感到高兴。

  眼里含着因冲击和兴奋而浮现的泪水,我瞪视着最喜欢的、有些可怕的红色眼睛。

 

  「捉弄我实在是太过分了啊!」

  「谁会捉弄你这种家伙啊」

  「明明从以前起就总是毫不留情地欺负和捉弄我……」

  「那种事早就不做了」

 

  小胜熟练地用手指梳过我的卷发、抚摸着耳朵、触碰着脖颈。只是这样而已我便因为近乎麻痹的快感而忍不住发抖。

 

  「……这什么,好舒服……」

 

  听到自己不小心说出口的心里话,我慌忙闭上了嘴。但小胜并没有听漏这句,露出了坏心眼的笑容。

 

  「哈、反应还很坦率啊。这样的话就这么放过实在是有够浪费啊,混蛋」

  「小胜!你在说什么啊?」

  「是你这家伙在煽动我吧,嘛,不过我也被撩拨到了所以无所谓吧」

  「小胜、不行」

 

  虽然不明白是在说什么,但感觉到气氛的微妙便下意识想要拒绝,可这对看起来就位列于顶尖英雄的大人小胜而言是不可能有用的,我的双手被轻易地抓住。

  小胜的脸逐渐靠近。我抱着惊讶与羞耻心,还有对与自己同一年纪的小胜的意义不明的抱歉,紧紧闭上了眼。

  但与预想不同的是,我并没有被亲吻。取而代之的,是在勃颈处被给予的痛感和如同过电般的麻痹感。

  把嘴唇移开的小胜,满足地看着自己吸吮过的部分,脸上浮现出凶恶的笑容。

 

  「难不成……」

 

  我小心翼翼地用指尖触碰着夏季校服的衬衫领口处附近的位置。我自己是看不到的。但是,被留在那里的一定是......

 

  「果然你这家伙很适合这种色气的感觉啊,废久」

  「什……」

 

  我羞耻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慌乱用手捂住自己的脖颈。但是即使这么做,被留下的红色痕迹也不可能就这么消失。

  我的脑袋因爱慕之情、慌张和羞耻心而一片混乱,无法抑制地流出眼泪。

 

  「太过分了啊,小胜你这个笨蛋……」

  「笨的是你吧。顶着纯情的脸来煽动我,可又顽固得一直不肯承认这些事」

  「我做了什么啊!」

  「那种事情――」

 

  小胜用手指拭去我脸上的泪水,露出笑容。

 

  「你这家伙自己去问你那边的我吧」

 

  怎么可能去问啊。我拼命扼杀着自己对小胜的感情,小胜也讨厌我。

  但是,为什么成了大人的小胜,会做出这种事情。

  就好像是对我抱有好感一般。

 

  「……在未来里,我和小胜之间变成什么样的关系了?」

 

  明明决定将视线从这份感情上移开,却又忍不住想追问的自己真是可耻。但即使如此我也还是渴望能得到答案。小胜却只是轻描淡写地用食指弹了下我的额头,没有回答。

  那个瞬间,周围的景色开始扭曲,我就像被吸入了什么之中一般从大人的小胜面前消失了。

 

  「够了快给我回去。然后快点把我的还回来」

 

  在即将消失之前,似乎听到了这样冲击性的台词。

 

 

 

 

 

 

  「爆豪就是你对吧!绿谷同学出大事了请你快点过来!」

 

  准备回家时,在运动会上和废久组过队,似乎是叫发目这名字的支援科的女的,一边这样大喊着跑到我面前来。

  不用说,我以废久关我什么事来拒绝了她,但被正好在一起的切岛强硬地催促,加上发目也没有说明白到底废久怎么了的危机感煽动,错过了逃跑的时机。

  勉强同意陪她过来之后,发目在我走进研究室的瞬间,便从外面关上了大门,并且上了锁。那个女人,迟早杀了她。

  当然,门这种东西只要爆破了就能出去,但问题不在那里。

 

  「哇啊、小胜好小!」

 

  研究室里面站着不是废久的废久。无论怎么看都只可能是废久,但和平时的废久有着明显不同、穿着过于随意的男人正看着我两眼放光。

 

  「喂,你这家伙什么意思。在谋划什么」

  「这种狂妄的态度,好怀念啊!」

  「开什么玩笑,快给我回答!杀了你啊!」

  「诶诶?不要使用个性啊。要是因为太吵闹把人引过来就糟了」

  「你这混蛋……」

 

  仿佛是表明我不足以成为对手的从容态度着实令人恼火。一脸无害地小看我的这种感觉,除了废久以外不作他想。

  比我所熟知的废久要高一些,但依旧是一张娃娃脸的男人,不仅没有因我的怒气而发抖,反而慢慢地走了过来。

  双脚赤裸,整个人裹在衣角拖在明显尺寸不合的牛仔裤外、衣领敞开程度格外引人注目的棉质衬衫中的模样,一般来讲应该是会显得有些邋遢的。但那微妙的魅力又让这家伙看起来就好像杂志上登载着的模特。明明不管怎么看都只是废久罢了。

  仅从袖口处露出一截手指的手困扰地挠着脑袋,站在我面前却错开视线望向一旁的男人开口说道。

 

  「那个,我,是从未来来的绿谷出久来着」

 

  虽然你可能不会相信。这种像是断定我不会理解的态度令人火大,我忍不住咂舌。

  那种事情,看一眼不就能知道了吗。

 

  「所以,那又怎么了啊。不是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吗」

 

  在教室里的时候,听到过废久说要去支援科那里看稀有的道具之类的话。反正肯定是卷进了和那些东西有关的事故里了吧,跟我完全没关系。要叫的话也该叫老师或者警察。

  但看着采取置之不理态度的我,据说是从未来而来的废久惊讶地微微睁大了眼睛。

 

  「诶、小胜,愿意相信吗」

  「你是想说我的眼睛是摆设吗,别小看我啊混蛋!」

 

  我暴躁地怒喊出声。但是废久那多少变得有些棱角的脸红起来,露出了相当柔和的笑容。

 

  「这样啊。你一直有在好好地看着我啊」

 

  那表情莫名让人印象深刻,我甚至不合时宜地看废久这家伙看得入迷。但这种失态怎么可能会让别人知道。

 

  「完全不懂你想说什么啊混蛋废久!你脑袋烧糊涂了吗」

  「抱歉,在想我这边的事情。不过、唔、这下想说的事情没有了呢」

  「哈?」

 

  因为废久自己的理由被叫出来,又因为废久自己的理由没有什么要说的话,是在小看我吗,这个混蛋!

  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愤怒,废久慌忙地开口。

 

  「啊、有一件事!突然开始被缠上,我会完全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好的!只会在各种事情上反而变得更加别扭!」

  「你这家伙又在那里嘀嘀咕咕些意义不……」

  「我也不知道啊。为什么你会突然、开始对我......恩........多加干涉」

  「你说我、干涉废久?」

 

  这什么啊。就算放着不管也会在眼前出现、超级碍眼的废久,谁会特地去干涉他啊。我会和那家伙相关的,也只有可以公然消除掉他的时候吧。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现在在我眼前的废久说的话在我看来不过是关于未来的话。而且,看样子还是相当可疑的未来。

  况且,未来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不确定的。虽然眼前这个废久一眼就能分辨出是废久,但就算如此也不能决定这家伙说的都会成为现实。

  现在,我认为这不可能,这就是答案。

  但这对未来的废久而言似乎是确定会发生的事情,他把手指抵着嘴唇边,一个人在那儿嘀嘀咕咕埋头思考。

  不过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几岁,但似乎在考虑事情时会用手指抵在嘴唇边的习惯并没有改变。但是,就算习惯相同,抵着的唇色却不同。

  长大了的废久看起来气色很好,嘴唇显得过分的红。而且,似乎是有在注意护理,显得很柔软,就像女人一样。体形比起现在的我要高一点点,以前的孩子模样像是骗人的一般,身材比例变得极佳。看起来像是模特的事情估计不是错觉。头发虽然依旧卷卷的,但被很好地修剪过后变得十分有魅力。印象里似乎确实有哪个女演员,留着这样一头短短的卷发才对。

  无论怎么看,在我眼前的都是废久。但是,这不是我所熟知的废久。别说是折腾发型让自己变得有魅力了,缠在废久身边的整个氛围都很性感。

  虽说现在才注意到这点,但我开始思考是谁让废久变成了这样。

  废久在打扮自己的方面上很生疏。衣服也好发型也好基本上都随便解决的家伙,在仅仅几年里就会改变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眼前的这家伙,是受到了别的什么人的影响。

  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废久穿着的尺寸不合的衣服的主人。

 

  「喂」

 

  注意到的时候,我已经抓住了废久的前襟。

 

  「突然怎么了啊,小胜」

  「你这家伙,这衣服是怎么回事」

  「啊啊,这个啊……」

 

  废久露出了像是困扰,又很无奈的表情回答道。

 

  「我的衣服报废了,所以没有办法才借来的」

 

  强调着这是没有办法的举动的废久,继续叹着气。

 

  「虽然总觉得,有种回去了这件衣服也会报废掉的预感」

 

  这种时机上的不凑巧明明不是我的错、发着像是赌气般的牢骚的声音与说出的话相反,带着一丝姑息与纵容,我被内心里涌现出的冲动所驱使,想要去啃咬废久的肩膀。

  但在废久制止我之前,我便停下了动作。在那被衣领掩盖住的皮肤上,可以清楚看到被留下的红色痕迹。

 

  「这是、什么……」

  「啊」

 

  废久慌忙地离开我身边,拉起衣领盖住肌肤。尽管如此,脸红着转过头,嘟着嘴唇的模样看起来就像小孩子一样。

 

  「……是被虫子叮了」

  「不管怎么看都是吻痕吧!」

  「为什么高中生会知道这种事情啊!啊啊真是的那个笨蛋,明明都说了不要留在这样看得见的地方啊!」

 

  不知道是向未来的谁发着脾气的废久毫无顾虑。这就像是表示了废久和谁的亲密关系似的,让我受到被殴打一般的强烈冲击。

  那个 谁,并不是我。这样考虑着的想法也好,这个结论也好,对我来说都是无法允许的事情。

 

  「废久……留下那个的,是谁」

 

  总而言之不去狠狠把那家伙打到体无完肤,就无法平息这份焦躁。接下来,当然是轮到废久。是现在的也好将来的也好,无所谓。揍到让你没办法再擅自看着别人为止。

  看着低声释放着杀气的我,未来的废久令人火大地毫不胆怯,只是皱起了眉。

 

  「你说是谁,那种事」

 

  废久犹豫许久,最后叹息着这么说道。

 

  「只要看着我的话就会知道了」

 

  这算什么自作自受吗,这样嘟囔着的废久不知为何露出像是看透了什么的表情。

 

  「现在就给我说!」

 

  废久的情况如何与我无关。我抓住他的手腕想要把他拽过来,然而废久轻松地逃开了。

 

  「虽然很抱歉,不过拥有拥抱我的权利的,这之前也好之后也好都只有一个人」

 

  废久把手指抵在我即将怒吼出声的嘴唇前,露出极为性感的笑容。

 

  「抱歉了啊,小胜」

 

  看到废久接着在刚刚抵住我嘴唇的手指上,蜻蜓点水般留下一吻后,我毫无缘由地感到脸上开始发烫。

 

  「什、什……!」

  「呜哇脸好红!小胜好可爱!」

  「你这混蛋开什么玩笑!」

  「真是的,不是都说了不要用个性了吗」

 

  废久再次简单地避开了我的攻击。

  就在这时,突然,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一样看向了空中。

 

  「差不多了吧」

 

  这样嘀咕着的废久重新看向我,露出笑容。

 

  「那就再见了,小胜。以前的我就拜托了,还请手下留情啊」

 

  话音刚落的瞬间,从未来而来的废久就从我眼前消失了。

  就好像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

  但是,我很快确信了这是现实。

  因为突然在半空中浮现的同年的废久掉了下来。

 

  「呜哇啊啊」

 

  我猛地伸出手,险险成功接住了掉下来的废久。

  废久就在我的手臂间。不是拒绝被我拥抱的成长了的废久,是现在、在这个时候生活着的废久。

  我任由自己的冲动驱使收紧了怀抱。

 

  「咕、好、好痛苦……」

 

  我无视了在怀中的废久的挣扎,暂时就保持着这样的姿态。

  确实感觉到了,一直在身边的某种存在回来了的心情。

 

 

 

 

 

 

  想着回到了现代,结果却在半空中被扔了出来。想着不知为何被小胜救了,结果还顺势被紧紧抱住了。

  完全搞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在事故发生前,明明在研究室里的只有我和发目同学两个人,现在发目同学不在,取而代之出现在这里的却是小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难道说,未来的我和小胜见面了吗?

  但是,比起这些更加让我在意的是紧抱着我不放的小胜。身体差不多人有些麻痹的我,战战兢兢地开口问道。

 

  「那个、小胜……?到底发生什么了?」

  「废久」

  「是、是的」

  「你这家伙,跑到未来去了是吧。谁在那里」

  「你问是谁……」

 

  被紧紧盯着的我,不由自主得移开视线,支支吾吾的什么也说不出。如果说是和成为了大人的小胜见面了,肯定会被刨根问底地追问的。就连被留了吻痕的事情也会暴露。

  我慌张地用手盖在脖颈处被吮吻过的部位,拼命摇头。我并不知道。因为未来的我的原因,吻痕完全成了小胜的地雷。

 

  「喂……把手拿开」

  「才、才不要!」

  「不许反抗我,你这混蛋书呆子!」

 

  我的抵抗形同虚设,像在未来一样又一次被抓住了双手,被迫把痕迹暴露在了小胜的眼前。

 

  「……我说、废久」

 

  看到吻痕的瞬间便哑然无声的小胜,用意外沉着平稳的声音叫我的名字。判断出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的我,想方设法试图逃开。但是,这种事情对小胜来说是不可能有用的。

 

  「是谁干的,现在就给我说出来。我要把他和你这家伙一起揍成渣滓」

 

  不用说,我瞬间脸色苍白、发出了悲鸣。

  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小胜会如此拘泥于留下这吻痕的对象,也不知道未来的我到底做了什么,我顽固地始终不肯开口。

  虽然想着不如直接坦白是未来的小胜的所作所为,但我还做不到那么干脆地抛开自己怀着的恋慕之情。

  结果,我们发生口角争执,扭打在一起大吵了一架,甚至发展成了足以惊动老师的骚动。虽然我和小胜分别被给予了处罚,但我觉得这比被小胜知道我在未来的经历要好得多,所以干脆地接受了。

  这时候我还完全无法想象到,从这以后,小胜会开始对我纠缠不清这件事。

  更不用说想到,我成为小胜的恋人的那一天会到来。

  但是,那也是在经过漫长漫长的攻防战的,遥远的未来的故事了。

 

 

 

 

 

 

 

  「呦、废久。把恋人丢在一边的时间旅行很有趣吧」

 

  一回到未来,就被作为恋人的幼驯染用凶恶的表情紧紧盯住,我脸上的表情一僵。

 

  「我、我回来了,小胜」

  「什么叫我回来了啊。居然在正要开始的时候给我消失掉」

 

  欲求不满的语气暴露无遗。实在想不到这是昨晚才狠狠折腾我很久的人会说的话。

 

  「我明明说了不行来着」

  「是你这混蛋先诱惑我的吧,给我负责」

 

  我说啊,露出凶恶笑容的小胜轻抚着惹怒了高中生的小胜的吻痕,说道。

 

  「有抱废久的权利的,不管之前还是之后都只有我一个对吧」

  「是、是拥抱、来着啊!」

  「经常、被别处的英雄或者辅助人员拥抱的家伙说什么呢」

  「那、那是……」

 

  无言以对的我被小胜干脆利落地压倒。

 

  「多亏了某个顽固的家伙害我焦躁烦扰这么长时间。你该不会打算,继续做出让我焦躁的事情吧,啊?」

 

  被那双从以前起就一直最喜欢的红色眼睛认真注视着的我,完全做不到继续反抗下去,顺从地伸出手臂环住了恋人的脖子。

 

  「还请手下留情啊,小胜」

  「哈,别开玩笑了」

 

  被一句话驳回的我,像是被啃咬般亲吻着。

  尽管嘴上总是抱怨,我依旧最喜欢小胜,所以努力回应着进一步煽动着对方。但这样会被我影响到的小胜十分可爱,最后我还是没能对他说出任何怨言。

  过去那个顽固的我,一定,迟早也会迎来这么想的一天。

 


 
评论(68)
热度(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