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胜出/接文】KFD(五)

  爆豪胜己的意识在一片黑暗中浮沉,很快又被向下拉扯。托住他身体的浮游感渐渐有了实体,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重新进入了躯体。被褥柔软的触感抵在他背后,裹在其中的阳光气息在呼吸间带动感官迅速从沉眠中苏醒。

  他有些不耐烦的睁开眼睛,毫不意外于眼前熟悉又陌生到别扭的天花板。

  又是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个性的,绿谷出久还没死亡的世界。

  他几乎受够这种世界间微妙的差别了。

  他自然是不可能有这个世界的爆豪胜己以前的记忆的,也早已懒得去适应这些变化。但身为职业英雄的自尊又时刻提醒着他去调整。这种简单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做不到?

  爆豪胜己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不远处传来物体振动的声音,像是提醒的闹钟,吵得人心烦,他磨蹭到振动停止才不耐的摸过手机,准备把这个世界的自己之前设下的闹钟关了,却发现那根本不是一条闹钟。

  

  “您有一条新消息” 的提醒在屏幕上明晃晃的亮起,显然不知是哪个不要命的大清早就在骚扰他。

  最好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划开手机屏幕。

  

  

  给失去“个性”的爆豪胜己的提示:

  

  1.这个世界线的绿谷出久死前一定会遇到一个“特定”的人

  2.不可以共存在这个世界的两个存在

  

                                          来自:你所希望的

  

  啪。

  他的手瞬间收紧,用一种几乎是要捏碎手机的力道,塑料壳发出被挤压的声响。

  怒火沿着接触着手机的手指向上攀升,翻搅起他的脑海,爆豪胜己可怖的盯着屏幕上清晰的字体,像要把对方钉穿一样瞪视着那个署名。

  “你所希望的”。

  与这五个字有关的回忆瞬间占据他的脑海,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在他面前的黑衣人,还有他刺向上一个世界的绿谷出久时吐露的话语。

  “可恶,是那个知道个性存在的混蛋!”

  他在齿舌间碾碎着拼出这句话,血液沸腾的近乎要燃烧起来。

  

  若是这荒唐的轮回闹剧有始作俑者存在,那所有蛛丝马迹都集中在那个可疑的黑衣人身上。

  就算不爽到想要把对方揪出来狠狠暴揍到没法再开口为止,爆豪胜己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施舍的这两条不知所谓的提示是他目前唯一可以仰仗的线索。

  那个黑衣混蛋竟敢耍他!

  等解开线索后他一定要拽着对方,狠狠告诉他要付出什么代价。

  他压抑着自己几近暴走的怒火,径直忽略掉鬼知道说得是什么的第二条,将清醒的那部分思绪集中在第一条提示上。

  “这个世界线的绿谷出久死前一定会遇到一个’特定’的人”。

  他皱起眉。

  无论之前哪次轮回,他都从没时时刻刻跟在绿谷出久的身边,让他像个保姆一样跟在那个废久身边打转这种事不是他的风格,如果说这之前每个绿谷出久死去的世界里,真有那么一个“特定的人”的话,他根本没可能知道。

  这样一条看似提醒的线索,真的有实际作用吗?

  “哈,跟在那个废久身边的’死神’吗?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像是在对未知的谁下战书一般,低低地嗤笑一声,爆豪胜己用力按下关机键。

  黑下去的屏幕只映照着他此刻的表情,如出一辙的沉默。

  

  

  “小、小胜,我想去购物中心买个东西。诶?不用小胜陪我了!”

  爆豪胜己一脚踹开脚边的易拉罐,在易拉罐随着刺耳响声飞远的同时自顾自朝前走去。

  想起来刚刚和这个世界的绿谷出久的对话,他就火大。

  为了知道那个特定的人的存在,他本打算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尽可能跟在对方身边,对方从一开始的惊吓不适应到默默习惯,天知道他有多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冲对方发火。

  为了达到目的,最好的手段只有尽可能不去和对方发生口角冲突。

  就在今天早些时候,那个废久却拼命拒绝着让自己唯独今天不要跟着,连他威胁着举起拳头都没有退缩,僵持不下的结果是他不爽地放开手任由废久从他身边一步三回头的跑开,好像担心他会跟上去一样。

  可恶,不爽。留在原地的爆豪胜己看着那样的身影远远消失在转角,指节咔咔作响又无从发泄。

  那个废久想瞒着他做什么事情。

  他很清楚这一点,却也清楚绿谷出久这个人骨子里的固执。所有世界的绿谷出久都如出一辙的任性,要做的事情就算是直面他的怒火也不会退缩。

  果然还是不爽。

  爆豪胜己狠狠瞪着险些撞到自己的匆匆行人,无论哪个世界的街头都是一样的拥挤。擦肩接踵的人们步伐凌乱,却相似地快,像是要更加压缩和身边人擦身而过的时间,让也许本就仅有一次的相遇错过的更快。

  这偌大的城市里面,和爆豪胜己有关联的只有这个世界还没死亡的绿谷出久。除此之外在这个世界,没有第二个理由让他驻留。

  他觉得这简直嘲讽,满脑子都是绿谷出久那张蠢脸的自己更是莫名其妙,不然不会在与神色慌乱的行人侧肩的瞬间,听到对方嘴里蹦出的话就下意识转身,叫住对方去进一步询问他说了什么。

  购物中心,事件,绿头发,雀斑。

  像是四声钟响在他耳边回荡,把不经意间遗忘在某个角落里的回忆震醒。爆豪胜己错愕的发觉他一定是疏忽了什么。

  他从来没有注意过特定的什么,但那不代表就一定没有。

  他的确疏忽了什么。

  不是特定的某个人物。但在这次数多到致人想吐地步的轮回里,确实是有着“几率最大”的某件事的——

  为什么从来没有注意到,那是所有过去的世界里,绿谷出久出事次数最多的地点呢。

  

  “......!!”

  爆豪胜己猛地转身,红色的瞳孔直视着那该死的足以称之为“命运的地点”的方向。从喉咙深处爆出一句怒吼,“都给老子闪开——!”

  他冲开被他面目狰狞吓住而动弹不得的人群,双手五指张开,强有力的双臂甩动向后方,如同之前无数次做的那样熟娴熟顺畅。

  但这一次,汗湿的双手不再弥漫硝酸甘油的味道,他的掌心没有那种熟悉的爆破音和随之而来的反动力。

  他已经不再拥有个性了,这是一个无个性的世界。

  因过大的姿势脚下一个踉跄的爆豪胜己,用另一只脚重新支撑着平衡,脚下不停地向前奔跑,视线像是要烧穿一般刺向自己的掌心。

  无论再怎么用力都没有一丝硝烟的,这无力的手掌。

  没有个性的自己原来竟是这样的无力吗?

  难道没有个性的自己就真的这么无力吗?!

  开什么玩笑!!

  爆豪胜己把脚跺向地面,发狠地迈开步伐,以呲目欲裂的模样拨开前面的人海,仰头大口大口地吸入氧气,心脏声擂鼓般不断加速,跳动着把能量合着血液灌注向四肢百骸,以跟上主人过度接近极限的运动。

  就算没有了个性,他爆豪胜己也不可能就这样轻易认输!

  几次呼吸不均,干燥的呼吸道每吸进一口气都像划过刀片般疼痛,这些都不是阻挡他的理由,他只是更加用力地跑动着,咬着牙加速、加速、再加速,冲过那些围在购物中心外指指点点的人群,连警察阻拦的吼声都像远去的潮水一样遥远。

  

  然后在那里,爆豪胜己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缺氧的大脑隐隐作痛,视界像是老化电视一样一闪一闪着黑白的格子,满地的碎片散落在残留着枪孔的玻璃柜边,抱头缩在各个角落里的狼狈人群,还有站在最中央,挡在别人面前,正对着枪口的那个发抖的身影。

  那黑洞洞的枪口笔直的指着绿谷出久的胸口,抵住扳机的手指一点一点慢镜头一样地靠近底端。

  有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空荡荡的回响。

  来不及了。

  从枪口延伸出去的直线毫无阻碍地连到绿谷出久的身上,如同穿过一张纸片一般滑到对面的墙上,连出一条红线。

  爆豪胜己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逆流,耳朵轰鸣,然而头脑的某一处又因为这过于眼熟的一幕异常冷静。

  这不是他目睹的绿谷出久的第一次死亡,不是第二次,第三次,他甚至数不清有多少次就这么看着绿谷出久的身影在他眼前无力地跌向地面。

  也许在不知不觉的时候他甚至已经习惯了,好像早就有了看到这样一幕心理准备,在他还没有意识到时——

  那个黑衣人就站在那里。

  冲着他的脸在黑暗里模糊成一片,爆豪胜己却觉得看到了对方狰狞的微笑。

  

  

  

  再告诉你一条提示吧。

  

  只要他能平安度过4月19日......

  就可以逃脱必死的命运。

  

  

  

  咔嗒、咔嗒、咔嗒。

  大大小小的齿轮再次转动,重合,叠加,碰撞,发出精准、机械的响声。

  

  咔。

 

  爆豪胜己在一片熟悉的黑暗中,再次睁开了眼睛。

  

  

  斜靠在行道树上,爆豪胜己用余光扫了眼手表上的时间。

  4.19   18:00。

  他又看了一眼手表,放下手腕,将双手插进裤兜里,把脑袋扭向图书馆的大门。

  这个手表,和上个世界死去的绿谷出久在购物中心买来,准备送给他的那只没有任何差别,他不明白为什么上个世界的东西会延续到这次,只希望这样的改变会是个好的信号。

  自这个世界再次醒来开始已经过去了接近三个月,此时的他正在等这个世界的绿谷出久从图书馆里还完书出来。

  那天他在医院里醒来,鼻尖萦绕着消毒药水刺鼻的味道,大脑深处钝钝地疼,他只能试着动了下手指。

  “小胜,你没事吧,有没有觉得头疼?”

  进入耳朵的是熟悉的语调,像是一颗石子被投进平静的湖心,沉到底部卷起池底的沙尘,记忆深处有什么因为这句熟悉的话语复苏了过来。

  总觉得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了,却出人意料的色彩鲜明,连从对方衣角滴下的水珠和阳光打在发丝时的光斑都异常清晰。

  爆豪胜己睁开眼睛的时候,好像回到了5岁时候,他从湖水里坐起,面前是向他伸过手的绿谷出久,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对于自己的担忧,有光落到他松绿色的眼底照亮里面的自己。

  他眨眼,眼前是高中生年纪的绿谷出久,用如出一辙的模样关心又局促地看着自己,他几乎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小胜,我知道你讨厌我,不过是我害你撞到了脑袋,我觉得我应该......”

  绿谷出久的话没能说完,后半截消失在他惊讶的表情里,他愕然长着嘴像是被措不及防丢上岸的鱼,就这样僵硬着身体被爆豪胜己抱住。

  爆豪胜己收紧自己手臂的力度,将对方又往怀里拉近一些,他在对方不知所措抬起手的时候,凶狠地喊着不许动,吓得对方就那样停住。贴着脖颈的脸颊可以感觉到血管的跳动,僵硬在他怀抱里的躯体是温热的.....带着生命特有的活力。

  这样的反应总给他一种挥之不去的熟悉感觉。

  

  即使每个世界都同样存在着“绿谷出久”这个存在,但那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同一个存在。爆豪胜己对这点心知肚明,他经历了多少次绿谷出久的死亡,就见到了多少个略有不同的对方。

  毕竟就算是同样的存在,可不同经历塑造出来的人总归是不会一样的。

  可这个世界的出久是特殊的。不同于之前轮回的任何一次的绿谷出久。

  这个世界的绿谷出久是迄今为止和爆豪胜己所熟知的那个绿谷出久最为相似的,他很难说出来是哪里相像,那种似有似无的熟悉感总让爆豪胜己产生一种一切只是他做的一场噩梦的错觉。

  然而无个性的事实总是扯痛着他的神经,提醒他这远远不可能是一场梦。

  但这个有些熟悉的绿谷出久,的确让爆豪胜己一直紧绷着的心松了下来,有多久没看到这家伙这样的表情了,多久没有这种自己切实活着的感觉了?

  他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但想让对方顺利活下去的心情如同最初一样强烈。他的确一直希望这样的轮回尽快结束,让他回到那个自己的世界里,但他从来没打算过以绿谷出久的死亡来作为结束的信号。

  也许是运气使然吧,这个世界的绿谷出久即使总是遇到危险,但也就这样顺利地到了现在——

  距离那个黑衣混蛋说的日子,还有6个小时。

  

  

  “对不起!抱歉撞到你了!”

  绿谷出久的声音将他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发现绿谷出久正向一个穿着橙色卫衣戴着兜帽的人道歉。

  对方似乎并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只是摆了摆手,说了句什么就抽身离开了。

  爆豪胜己站直身子再次看过去的时候,绿谷出久已经走到他的身边。

  “小胜,让你等我真不好意思。”

  “废久你还真有胆子让我等这么久啊,”他下意识接茬,还没等对方说道歉的话,生硬地扯开话题,转身朝着马路上走去“你刚刚撞到人了吧?”

  绿谷出久一怔,接着开始连珠炮一样,嘀嘀咕咕跟在爆豪胜己身后,“恩,似乎是个外国人吧,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一样,有点熟悉,啊不过仔细想想我又没可能见过外国人,果然是错觉吧...”

  爆豪胜己本来漫不经心地听着,却突然眉毛一跳,一种难以名状的不安突然笼罩过来,让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异常躁动起来,刺激着神经。

  这种莫名连带着不好的预感突然将他埋没,他转头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还在嘀咕什么的绿谷出久,没来由地烦躁,扫了一眼戴在手腕上的手表。

  

  距离那个期限,还有5个小时。

  

  

  有些事情大概注定不会那么顺利,你买的彩票可能永远不会中奖,偶然路过运动场却经常会被飞来的球砸中脑袋。

  就在你觉得坏的预感只是多心的时候,往往事态却早已顺着那个方向一路发展。

  爆豪胜己看着站在他眼前,手里握着手枪的黑衣人,忍着左腿传来的剧痛将不住发抖的绿谷出久死死拉住护在自己身后。

  他的左腿中了一发子弹,几乎已经失去知觉,灼烧般的痛感却愈演愈烈顺着他的神经末梢上移。

  还有最后半个小时。

  只要能撑过这半个小时,这个世界的绿谷出久就可以活下去。

  眼前的人又再次举起了那把手枪。

  可恶,爆豪胜己想着,准备拉住身后的人跳开,可那把手枪依旧准确地指向了他的胸口。

  危机感伴随着疼痛一起搅地脑海一片混乱,他下意识抬起手想要使用个性。

  就在那个瞬间,有风从他身后吹起。

  

  “小胜!!”

  爆豪胜己错愕的看着挡在自己眼前的身影,双臂毫不犹豫地张开,墨绿色发丝的边缘被从前方投来的光照得几乎透明,这熟悉的一幕迅速和记忆里印象最深的画面重叠在一起——

  不顾一切的挡在自己面前的,最初死去的绿谷出久的背影。

 

  区区一个废久....

  区区一个废久——

  区区一个废久——!!!

  凭什么次次都要挡在他面前啊!!!!

  “废久你赶快给我滚开!!”

 

  砰。

  与记忆里的那个虚幻的身影重叠的身影一震。

  绿谷出久缓缓的侧过头,挂着支离破碎的欣慰笑容看向自己,血丝从他张开的嘴角滑落——

  ‘只有小胜...不要死’

  “只有小胜...不要死”

  伴随着扬起的尘土,那个身影倒在了他的身上。温热的血一如记忆里的一般,缓缓在他手上流淌。

  

  爆豪胜己的瞳孔极度地缩小。

  他手表上,分针的指针还指在52分上。

  距离零点,还有8分钟。

 

  看着鲜红的血液像流失的生机一样不断从伤口涌出,黑衣人默默放下了枪。

  “世界是有意识的,他会排除多余的外来存在,所以,在这个β世界线上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只能存在其中一个。

  如果绿谷出久活过了4月19日,那么接下来死去的就会是你——”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

  遮住太阳的乌云被猛然卷起的风推开,阳光带着大军压境的气势从远处寸寸推移过来,站在他面前的黑衣人的兜帽被风拉扯的微微向后。

 

  爆豪胜己瞪大了双眼。

  他认得这个声音——

  他是知道这个人的——

  阳光漫过黑衣人的头顶,在灌进去的风掀开了兜帽的瞬间,淹没了那张一直在黑暗中的脸。

 

  这个人是————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

  丧钟般的话语咣地在他脑海震响,他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出了那条短信的内容——

 

  1.这个世界的绿谷出久死前一定会遇到一个“特定”的人

  2.不可以共存在这个世界的两个存在

 

  是吗,原来是这样一回事啊。

  让这个世界线的绿谷出久一次又一次陷入死亡命运的人,不是任何人。

  正是最想救绿谷出久的爆豪胜己自己啊。

 

 



      TBC



下接第六棒ww全文请戳 胜出群接文TAG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