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御泽)那之后的之后

(御泽)那之后的之后

 

 

>>Attention

 

>原作:ダイヤのA(钻A)

>分级:清水(大概...我不太确定

>CP:御泽

>内容:御泽日!撒点糖吃ww

           双职棒设定,御泽同居情况下

           并没什么心跳加速的情节,只是整篇都在腻歪的御泽的平凡生活

           一发完结的小短篇

 

 

*   *   *   *   *

 

 

 

  御幸一也醒的时候感觉有个暖暖的、毛茸茸的一团正在怀里一拱一拱的,柔软的发丝蹭在他脖子上带起微弱的痒。

  在意识恍惚间他想起来现在是休赛期,难得能和同居的笨蛋在家悠闲度日的时候。

  这么想的同时下意识就把环着的手臂一紧,怀里的家伙瞬间僵住,过了一会儿突然发力一下钻了出去。很快传来重物从床上下到地板的声音,一串脚步声之后,窗帘被“唰”的一声猛地拉开。

  睁开的眼睛被照过来的太阳光刺得有点痛,他眨了几下才总算清醒,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看到窗前逆光站着个人影。

  “御幸前辈!快起来吧,你看太阳都这么大了!”逆光的家伙顶着一片光芒,很有精神地嚷嚷。接着又是一溜小跑回了床边。

  御幸一也笑笑,伸长手臂勾住跑回来的家伙的脖子,手掌施力,将对方脑袋向自己这边带过来后熟练地贴上去,和对方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早安,泽村。”

  泽村荣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金黄色的眼底盛满阳光,就着环住御幸脖子的姿势快速探头在御幸唇角啄了一下。

  “早安!”

  

  

  御幸哼着小曲,从厨房里端出新鲜出炉的早餐,还没等放到桌上就看到头发乱翘,脸上挂满水珠的笨蛋已经坐在餐桌前,一脸期待。

  他把两个盘子都放到自己这边,还没等泽村诧异的问出口就先说道:“把脸弄干净了再来吃饭。”

  “我不是已经洗干净了吗!”

  “满脸水珠的家伙说什么呢,水都滴到桌子上了,起来这么久你都在干什么啊笨蛋。”

  “你又不是我妈!”泽村反驳了一句,撇着嘴跑去厕所,御幸刚把泽村那份放到自己对面就看到脸红红的泽村冲了回来。

  是擦的多用力啊?

  还没等落座,泽村就快速扫了一眼餐桌,“今天早餐是欧姆蛋吗!看起来超好吃。”

  御幸忍不住用筷子尾巴敲了一下他的头。

  “吃饭的时候好好坐下。”

  “哦哦。”

  从御幸那里接过勺子的泽村急匆匆从边缘挖了一口欧姆蛋,塞到嘴里时差点被烫到,嘴巴一开一合冒着热气,好一会儿才两眼发光地咽下去。

  “唔..!御幸前辈,今天的蛋特别嫩,超好吃啊!”

  “是吗,你喜欢吃就好。”

  御幸刚准备自己也尝尝,眼前就已经出现了满满一勺子的欧姆蛋,金色的蛋皮上堆着一层红红的番茄酱,视线往上就看到举着勺子的泽村兴奋地笑着,“真的超美味啊这个!御幸前辈也尝尝!”

  御幸张口,还没等说什么,泽村突然歪着头把勺子收了回去,鼓足气吹了两下,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才重新递到御幸鼻尖下面,“好了,请不要客气!吃吧!”

  御幸无奈,张开嘴吃下去。

  坐在对面的泽村咧嘴,笑的更加开心,“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好吃!”

  御幸用力咽下嘴里的蛋,“为什么得意的是你啊!”

  泽村傻笑,收回勺子自己开心的又挖了一口,塞到嘴里时眼睛发光。

  “泽村,嘴角沾着饭粒了。”

  “诶,哪里哪里?”泽村说着抬手在嘴边一抹。

  “不是那儿,另一边,还要再下面一点。”

  “唔唔...”

  御幸撑着脸,好笑地看着泽村不满的胡乱扒拉脸,却完美地避过那个饭粒,好半天都没弄下去。等泽村露出狐疑的目光,才伸手帮着从他嘴角把饭粒摘下来。

  

  

  泽村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自己那份,斜着猫眼瞄了瞄御幸吃到一半的盘子,跃跃欲试要伸勺子。被御幸啪一下打掉。

  “别闹。”

  “太小气了,我都没吃饱!”

  “够多的了,吃太多等下运动的时候对胃不好,”御幸抬眼看到泽村残念的表情,忍不住想笑,“想吃的话晚点再给你做。”

  “真的吗,说好了!”泽村恢复精神,一拍桌子站起来,“我吃饱了。”说完端起盘子转去了厨房。

  回来的时候又扫了眼御幸的盘子,不满的催起来,“御幸前辈你怎么这么慢!请快点吃,吃完了来接我的球!”

  “平时训练期和比赛接了你那么多球,还没腻吗?”

  “怎么可能腻。御幸才是,一天没接我的球不会觉得不习惯吗!”

  “噗哈哈,你这理论太奇怪了。”

  没等泽村炸毛,他就忍住笑,出声安抚道:“知道了,你先去准备下,过半小时我们去公园。”

  说完又低头,装着吃饭的样子别过脸偷笑。

  

  

  高速旋转着的直球发出干脆利落的声音,稳稳的落到他的手套里,球的后劲透过手套传到他的掌心。

  今天的球后劲不错。

  御幸抬头看向站在前面的泽村,“今天你的投球状态不错,这个赛季下来你的球速似乎变快了一点。干的不错。”

  “这都是不肖泽村在棒球之道上日日精进所取得的成果,请拭目以待!明天的我又将超越今天的我!”

  “是是,下一球也要好好投过来啊,投个带着漂亮旋转的。”

  “交给我吧!”一脸得意的泽村深呼吸一口气,摆好姿势,朝着他的捕手的手套狠狠扔过去。

  一脚高高抬起,甩臂,出手的瞬间指尖用力。他自己都觉得这球的旋转会非常有力。

  “好!”

  御幸差点被他叉腰得意的样子气笑。

  “好什么啊笨蛋,是个坏球。”

  “诶?!”

  “下一球给我认真点,不投的话我回去了。”

  “知、知道了啊!”

  

  

  投了会儿球之后,御幸拖着还有些不满的泽村回到家里。看了眼时钟,决定窝在沙发上看会儿节目。

  记得今天晚点会播的这赛季的采访里有笨蛋的专访部分。

  结果等他都在沙发上坐着了,被他扔在门口的泽村还在那里晃悠,整个人都像是在说“不能再多投几球吗?”

  御幸被他这模样逗的不行,“还在那里转什么,难得的休假要让身体好好休息。训练过度你想损伤肩膀吗?”

  泽村摇摇头,妥协了。

  御幸见他不知道做什么好,勾起嘴角露出个好看的笑容,朝泽村招招手,又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他过来坐。

  泽村有点闹别扭,磨蹭好一会儿才慢悠悠挪过来。

  “做什么啊?”

  御幸不答,噙着笑等他不情不愿的坐下后,调整了下姿势仰面躺在了泽村腿上。

  泽村被他吓到,“御幸一也你要干什么!?”

  “有点想试试看膝枕。”

  泽村撇嘴,“大男人的腿有什么好枕的!”

  说着就准备推他下去。

  御幸赖在他腿上,任他怎么推都推不下去。

  泽村怒了,发狠朝御幸旁边的沙发一拍,“御幸一也你怎么这么幼稚!”

  御幸装没听见,不动如山黏在他腿上。

  等泽村看过来才又说:“难不成让我找个女孩子的腿让我枕?”

  说完坏笑着看到泽村眼睛缩成了个猫眼,没好气的对他吼,“你敢!你这个混蛋眼镜!”

  倒是也默认他枕着了,就是气鼓鼓的不肯看他。继续东张西望找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御幸噗一声大笑起来,想着逗这个笨蛋真有意思。反应总这么有趣。

  

  

  结果等他真迷迷糊糊要睡着了,突然觉得有潮湿的水落在自己脸上。

  屋里还能下雨?

  他很是诧异地抬眼往上一瞅,看到泽村哭得满脸纵横交错着泪痕,呜呜声不断,眼泪汇成小溪顺着他下巴往下淌,这一眼的工夫又掉在他脸上好几滴。

  他吓一跳,视线再一偏就看到泽村手上举着本书,看起来似乎是又在看不知道从哪儿拿来的漫画。

  “呜,太惨了啊!小林!为什么要放弃啊!”

  这家伙一边哭着还一边大声感慨。难怪之前自己听金丸和东条抱怨过,看这小子的脸就觉得漫画剧情都被剧透完了。

  见他完全没注意到自己醒了的样子,御幸忍不住问:“泽村,看什么呢?”

  泽村泪流满面地低头看他,惊讶地看着他一脸水的样子,“御幸前辈你怎么脸上湿了,下雨了吗!?”

  “是你眼泪掉我脸上了,屋子里怎么可能下雨。”

  “也是哦。”泽村一脸了然。

  “你看什么看得哭成这样?”没等到回应,御幸干脆起身凑过去自己看,泽村配合的把书页打开对着他,瞥了两眼他差点怀疑眼睛出了问题。他本来以为泽村看的还是少女漫画,结果主角竟然是两个男的。

  “...泽村,这书谁给你的?”

  “上次和哥哥大人他们队比赛的时候,他给我的。说既然我跟你都住一块儿了,让我最好看看。”

  ....还真是个一点不出人意外的人选。

  泽村眨了下眼睛,迎面又掉下来一颗水珠,“但没想到剧情这么惨,为了不耽误对方的前途,他们两个都分手了。”

  说这话的时候泽村还有点梗咽,看得出来他因为漫画剧情的惨烈动了真情实感在哭。

  那两滴泪砸的御幸心疼得抽成一团。

  “泽村。”他柔声说着,语调难得一见的温柔。

  泽村用鼻音回他,视线从书页上移开来,瞧着他很是不解。

  御幸伸手,轻轻拍了两下他的头顶,认真地看进泽村红红的眼睛,低声问他:“泽村,你在害怕吗?”

  泽村眨眼,半响才闷声回他:“谁会怕啊!”

  挺有气势的话尾因为一声抽气截成两半。

  但他问的不是怕什么。

  御幸小心翼翼用指尖划过他哭红的眼眶,顺着他耳廓滑到他脑后,把他的脸慢慢转向自己,另只手绕到他背后,轻柔的拍着。

  他尽量温柔地拉过泽村的身子,搂到自己这边,一低头亲了亲他的眼睛,泽村闭眼时睫毛从他脸上像羽毛轻轻刷过。

  他微微抬起泽村毛茸茸的脑袋,先是轻轻碰了下泽村被泪沾的有点湿润的唇,感觉到泽村动了下,但没拒绝。他磨蹭着擦过唇瓣,伸出舌尖舔过泽村唇时尝到了一点苦味,让他心里有一处不自觉地一软。

  他顶开泽村并没合严的牙关,舌尖扫过上颚,慢慢抵住泽村不知所措的舌尖,动作缓慢的轻轻交缠。很快感到泽村的梗咽停下,却有点喘不过来气。

  这家伙在接吻方面真是一点进步都没。

  御幸心里想着,放开了泽村,但仍抱着他,一下下顺着他背脊抚摸,像是在安抚受惊的小动物。

  泽村把头埋在御幸脖颈,还在调整呼吸。

  御幸低头,嘴凑到他耳边,小声耳语,“泽村,害怕的时候相信我就好了。”

  泽村没理,御幸只好继续安抚他。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你下次聚会可别这么哭。”顿了会儿,又补充,“尤其是在仓持他们面前。”

  泽村莫名的抬头看他,手还环在他身上。“突然说什么呢?”

  御幸无可奈何,头疼地想起来泽村毕业那年他去青道接泽村的时候,光舟面无表情瞪向自己的眼神远胜当年寝室初见的凶狠。

  以及,仓持洋一知道自己拐走泽村时对自己抛下的一句狠话:你小子知道怎么做吧?可别让他哭哭啼啼,要不然让你尝尝摔跤技什么滋味。

  至于那几个前辈们......

  想到这些御幸更无奈了,但偏偏又不可能和赖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笨蛋明说,最后他只好看着泽村警惕的样子有气无力的强调:“总之你别哭。”

  “我男子汉泽村荣纯才不会轻易落泪!”

  “别在我耳边大喊啊笨蛋。”

  御幸揉揉耳朵。

  虽然这么久相处下来,他觉得就算泽村真哭出来,只要自己亲亲他,好好安抚下也就不会有事了。

  但要是真的被那些人看到自己亲泽村......

  恐怕不脱掉几层皮是没办法回家了。

  

  

  结果一整个下午泽村都赖在自己身上,睡得很香。御幸被他抱着,姿势奇怪的坐在沙发上只觉得身体酸痛。

  又狠不下心叫醒这个笨蛋。

  整个赛季下来泽村有多努力他是最清楚的,终于成为一队王牌的他担负着全队的期望,上场投球的次数最多、经历的环境也最凶恶。

  反正假期还挺长的,今天就辛苦一点,让这一直只知道往前冲的家伙好好休息下吧。

  

  

  泽村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头从御幸的勃颈处抬了起来,结果狠狠撞在了御幸下巴上。两个人都疼的不行。

  还没等御幸兴师问罪,一声曲折悠扬的“咕”从他怀里某人的肚皮传了出来。

  这声像是个开关,御幸瞬间笑的前仰后合。

  “噗哈哈哈哈,你这家伙,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吃饭吗。”

  “不行吗!人是铁,饭是钢,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运动员首先就是要有强健的体魄!”泽村振臂高呼,猫眼气势的对着御幸。

  “哈哈,行,起来吧,我去做晚饭。虽然你已经饿的肚子叫了,但先耐心等会儿吧。”

  泽村长出一口气,挪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然后眼睁睁看着在他面前起身准备去厨房的御幸身子一歪,差点直接跌在地上。惊的他一身冷汗,一把拉住御幸的手帮他保持平衡。

  御幸被用力一拉,整个人斜过来倒在泽村身上,压的泽村一声闷哼。

  “御幸一也你还行不行!一定是你素日不常运动才会关键时刻体力不支掉链子!”

  “你以为是谁害的啊,我的腿麻了。”

  “我爷爷睡午觉久了也会腿麻!这种时候就是要活动活动才好,御幸前辈你快从我身上起来,然后赶快运动一下!”

  ...你把现役运动员和你的爷爷相提并论啊?

  要不是因为想让你多睡会儿,至于现在腿麻了被你笑吗?

  御幸想着,故意又把身子沉了沉,“抱歉,腿睡得太麻,起不来了啊。”

  “你骗谁啊!”

  泽村气急,用手抵着御幸胸膛,狠命推了几下还是纹丝不动。御幸冲他露齿一笑,气得他想一巴掌糊上去。

  凭什么他一个捕手臂力总比他强啊?!

  

  

  锅铲翻动,传出叮叮咣咣的响声,锅里很快传出香气,在里面翻滚的咖喱汤汁咕嘟咕嘟冒起一个又一个泡。

  御幸把火候调到小火,转身开了一小盒黄油,丢到平底锅里让它化开。又在打好的两个鸡蛋液里各加了两勺牛奶,想了想,在其中一个里面多加了一勺。

  蛋皮刚刚在锅内铺开,御幸就把饭倒在中央,几铲子用蛋皮把饭卷好,翻过锅子将形状漂亮的蛋包饭放到盘子里。舀了两大勺咖喱汁浇上去。

  他拿着番茄酱,想着要给泽村那份做个记号,却在爱心和笨蛋间犹豫不定,最后干脆两个都添上。想象到泽村看到这份晚饭会有的反应就忍不住笑出声。

  他被一群人“称赞”性格恶劣这么多年,就没想过改变自己。

  

  

  端上饭桌后泽村的反应果然没让他失望。

  泽村先是一眼看到晚餐,开心地喊,“晚饭是咖喱加蛋包饭吗,果然御幸前辈做的看起来就很好吃。”再定睛一瞧,“你说谁是笨蛋啊!”

  御幸噗噗地笑,自己也在座位上坐定。把洗得干干净净的勺子递到对面。

  泽村似乎很不甘愿的瞪着那两个字加一个爱心,但又对着饭菜忍不住眼睛发亮。倒是选一个啊笨蛋。

  最后他举着勺子,像是犹豫着从哪儿吃最顺心。

  “不尝尝带番茄酱的部分吗❤”

  御幸坏心眼的提议。

  泽村有些抗拒,最后还是一勺子挖掉了那个碍眼的爱心,吹几下塞到嘴里,立刻发出因美味而有些感动的唔唔唔声。眼睛噌的亮起来。像是涂了一层金色蜂蜜的琥珀。

  给这样一个人做饭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因为他总是对自己的感觉异常的坦诚。

  至少,现在偶尔研究泽村口味改进下食谱,看他吃饭时开心的表情已经成为他平时下厨的乐趣之一了。

  看到泽村心急的差点又被烫到,御幸发笑,又忍不住提醒他,“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吃撑了的泽村早早地洗漱完在床上翻滚、哼唧。

  等御幸洗好盘子,冲好澡,出来已经一片漆黑了。他摸着黑进到被窝里,已经把自己捂得暖乎乎的八爪鱼立刻贴了过来。

  御幸熟练地抱住泽村,感觉到泽村手无比自然地环在自己腰间,接着满足的把头窝在自己胸前蹭了蹭。

  在御幸和泽村同居之前,他并不是不知道泽村其实意外是个很粘人的家伙。

  平时会缠着自己接球,如果自己不接,又会缠着别人陪。青道时期,比赛的时候要是牛棚里没位置,一般都会拖着金丸接他球。比赛前喜欢拉着降谷或者小春在场馆里找厕所。

  仓持有次还大笑着爆料说泽村晚上睡着还会抱着被子,要不然就是枕头。

  到了除了自己以外一片陌生的球队更加明显。

  他不怕生,反而很外向,和谁都能很快打成一片,但那不代表他没有对特定的谁的依赖性。

  尤其是在和御幸一起住着的这私下里。

  一开始是每天半夜都发现自己被睡迷糊的泽村当成抱枕抱住,姿势一次比一次奇怪,醒过来又纠结自己怎么睡觉不老实。

  后来御幸干脆会在睡前直接把泽村搂在怀里,睡久了两个人都习惯了。冬天冷的时候也不开空调,两个人窝在一起足够暖和。

  有天早晨泽村起床还跟他抱怨:“御幸前辈你昨天晚上心跳的好快啊,害我也紧张的心跳快起来啦!”

  你以为这又是谁的错啊,笨蛋!

  不得不说,有时候笨蛋的直球,再高明的捕手也不好接。

  御幸走了会儿神,泽村还在他怀里小幅度移动,调整姿势,他抬手揉了揉泽村头顶发旋。

  泽村猛地抬头,在黑暗里眼睛看着他,似乎是笑的很灿烂。

  “晚安,御幸前辈!”

  御幸把他刘海扒到一边,低头在上面啾地亲了一下。

  泽村唰就把脑袋又藏他怀里了。

  御幸轻笑两声,低下头凑到他耳边,感觉那里带着明显的热量。

  

  

  “晚安,荣纯。”


  

  

  END

  

  



       设了自动定时。不知道它好不好使...如果不好使请大家当这是御泽日的13:14发的(不

  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想过今年的御泽日,努力挤出时间写了出来。

  并没什么让人心跳一紧的情节,感觉自己写的就是...好像哪里都会看到的日常生活(小学生日记级别

  非常对不起这看起来特别没纪念日感OTZ

  中途写到一半似乎不小心写了点刀子...不过在我心目中御泽是会黏糊一辈子的!请不要担心他们的未来ww

  ......生平第一次写KISS,写的时候每隔几秒看一次四周,尴尬的不行。就算有点破坏气氛也请大家见谅吧!

  

  希望这能成为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的故事w

        御泽日快乐!!

  

  

  

  


 
评论(54)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