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御泽←光舟)旁观好友和学长之间的修罗场是怎样的感受(下)

【知乎体】旁观好友和学长之间的修罗场是怎样的感受(下)

>原作:ダイヤのA(钻A)

>分级:清水

>CP:御泽←光舟

>完结,捏造了光舟生日。有私设在,请勿当真OTZ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隔多日的再更新。一上来消息提示数量都要吓到我了。

你们对这件事还真是热情啊。

 

关于评论里面有人说,我怎么那么肯定队长和金发对Z学长就是那个意思呢。或者直白点说我脑补过度的。

的确像我们这年纪的高中男生,平时开点玩笑或者动作亲密点那都是正常表现,不过一码归一码,亲眼看到就绝对知道这是两码事。

你们身边有没有坠入爱河的人?你们有没有仔细看过恋爱中的人的表现?或者说你们知不知道有个词叫眉目传情?

建议你们不懂的可以仔细观察一下,因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从眼神中是真看的很明显啊!

估计有些时候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像金发,眼神总是往那儿飘,下意识就把对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乱七八糟细节全记下去了,不过旁人看来就明显的很。

说到这个,之前我不是还说金发都快成Z学长百科了吗,队长也没差到哪儿去。真的,我不知道他们都是怎么知道的情报哪儿来的也不想知道,或许这就是一个好捕手的自我修养,但是!

如果换了我!

我不喜欢那个人我绝对不会连他平时顺嘴说看的书里面哪个情节很感人,觉得哪道菜味道特别好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发誓!!

再说明显点的表现那就是态度问题了。你们看得人大多数这点应该都是懂的吧?体会最深的估计就是有深沉的暗恋经验的人了。

在兄弟啊同学啊面前和在喜欢的人面前是完全不同的态度,这个你们总懂吧?就这点上我倒是觉得这两个捕手都是压根没打算掩饰,哦,原因我觉得我猜得到。

并不是因为Z学长是个看不出别人心思的笨蛋,而是因为一个刻进人类骨子里的词。

那词你们都熟得很,文艺点叫宣誓主权,直白点就是圈地。

具体表现可参考《动物世界》。

 

说到这个态度问题,我想起来一件让我很无语,某种意义上心情很复杂的事情。要说,怎么就有个说法叫人都是见色忘义的呢。还真不是没道理的。

之前金发生日,那天也没比赛,正好晚上大家替他庆祝完了就送他礼物。金发平时真是面无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虽然相处多年我基本都看的出来了)。就算皱眉或者瞪人,那也是相当之沉默的只有局部表情变化。

等到Z学长凑过去送礼物的时候,金发当时的表情让我很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

他!居!然!笑!了!

笑!了!

虽然和Z学长那种爽朗的咧嘴傻笑完全不一样,说起来我也不想想象金发露齿一笑,那简直就太不符合他形象了。

金发也就是勾起嘴角一笑不露齿,说谢谢Z学长的语调满是笑意,但是整张脸都显得特温柔特柔和,周身上下的气质都骤然一变。当场惊悚的所有人都是一愣,热闹的生日会居然硬生生就安静了那么几秒。

天可怜见,自打长大以来我多少年都没怎么见他笑一次。这家伙就是那种平时比赛赢了都很少给面子笑笑的人。来这学校这么久真是永远都顶着那张扑克脸。

况且,之前其他人给礼物的时候,金发也没怎么表情变化啊,怎么到Z学长这儿就突然笑了!就算找理由给大家讲你是被感动的也没人会信好不好!

然而最打击人的还是Z学长的反应。

看到四周一片寂静的Z学长环顾一圈,张口就疑惑大家怎么突然就没声了。结果得知理由是因为金发难得的笑,他居然很是莫名其妙。

“大家在说什么啊?金发他不是经常这么笑吗?”

我真佩服粗神经的Z学长和当时收起笑容不动声色稳如泰山的还站在原地的金发。因为在Z学长说那句话的同时,四面八方已经有非常强烈的视线射向了这边。

尤其是属于队长的那一道,让我的背部冷汗冒了一层又一层。

结果打破这个尴尬气氛的还是Z学长自己。他是真什么都没感觉到,自然而然的就指着自己送的礼物盒子,问:“金发,你不打开看看我特地准备的惊喜吗?”

这多少缓和了场面的氛围,其他学长们还凑热闹的怂恿金发赶快开。

金发点了点头,听话的就打开了,我也和大家一样好奇的把脑袋凑过去一看。

我当时一口气就没上来,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耳边是不良学长爆发性的大笑声“哈哈哈你怎么每次送的礼物都这么奇怪啊,喂你还记不得去年他送你的那个礼物啊。”后面这句话是对队长说的。

队长憋笑,“那个完全只有惊没有喜的礼物太难忘了。”

其他学长似乎也是有印象,都笑的歪歪斜斜的,只有Z学长一个人炸毛的反驳:“什么叫没有喜啊!我可是特地牺牲了时间选了很久啊!”

不明所以的我只能看着金发的礼物,拼命告诉自己不要相信自己的想象。

 

事后得知真相的我只觉得我的脑洞完全跟不上Z学长的出人意料。

他去年居然送了队长一·副·眼·镜!还是不·带·镜·片的!理由是因为队长不肯告诉他自己的度数。

说这件事的时候,队长还坏笑着说那诡异的眼镜是他收到的最值得珍藏的礼物。

在安抚闹别扭的Z学长的同时还有意无意的朝着我身边的金发看了一眼。

这家伙是在炫耀吗?啊?用那种不知道意义何在的礼物?

恕我不懂。

 

上一回讲到练习赛,我之前也说过,在赛场上看总觉得这两个人是没什么问题的普普通通的投捕搭档。

但那果然是应了一句话叫距离产生美。

那次练习赛监督点了我们几个一年生做替补或者首发。于是我有幸见识了平时的学长们的生态以及传说中变本加厉的调情(打下这个词的我是不情愿的,但我真的想不到别的词可以拿来形容)。

我的位置是二垒手,某种意义上算是场上离投捕搭档非常近的位置了。但我从来没像那次一样觉得这个距离是如此的让人尴尬痛苦。

中间Z学长被换上场的时候,队长凑上来,一胳膊勾住Z学长脖子就把他脸往自己这边一带,还没等我惊悚就看到这两个人不知道低声说了什么,同时露出了一种让我很毛骨悚然的笑容。

电视剧里那些反派的笑容也莫过于此了,还没这两位的统一。

那时候我脑中飘过的第一个词居然是夫妻相。

还有次叫暂停,这两个人脑袋凑的特别近叨咕了好一会儿,手套遮着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干了什么,队长回去的时候我眼睛莫名就扫到了Z学长莫名其妙红了的耳朵。

队长你这流氓又干了什么!Σ( ° △ °|||)

Z学长在选手区的时候也非常吵,在场上对于这点真的是有切身的体会。等队长他上去击球的时候Z学长的吼声尤其好认。

这还不是最不堪入目的,最刺激的还是这两个人同时在选手区的时候。

那频频的对话生生让我感觉我是在看家庭伦理剧,队长就是那深爱孩子无比唠叨的老妈子,Z学长就是反抗期的儿子。然而下一秒又让我觉得看的是八点档肥皂剧。

就算是练习赛你们也认真点好好打球行吗!

可是其他学长们居然都习惯的不能更习惯,全都采取无视的态度认真准备或者加油,这情况难不成其实很频繁吗?

我有点想去买个耳塞。

 

刚去喝了口水,继续说。

我真的非常好奇,明明这两个人谁都没真的和Z学长在交往,但有的时候为什么无意识放闪就是会让我觉得眼镜要碎了。

尤其是队长,有时候那姿势做的无比自然。但是果然最值得惊奇的还是Z学长本人,其实我很怀疑他是真的没察觉到吗?

要说这是投手的迟钝吧,但我看白熊学长那样子明显是心里有数,像之前讲过的,有时候金发和队长两个人争什么如果拿他当由头,他不是露出迷之表情把头扭过去装没听到,就是干脆的装睡,再纠结点的情况就直接跑了。

归根结底,果然还是因为Z学长这个投球笨蛋根本没开窍吧...!

 

还有啊,虽然金发是个不怎么说话的家伙,平时基本都是我主动搭腔的时候多。但是最近,时不时地,时不时地他的话就要提到Z学长和他的投球上面去。

这点我真的受够了,尤其有次,他刚接完Z学长球不久,我和他搭伴回去的路上闲的没事就问了一句,“说起来,你刚不是在接Z学长球吗,感觉怎么样?”

他居然秒答我,“恩,最近发现Z学长集中精力投球的时候眼睛会变成纯金色的,很好看。”

我直接噎的一口气没上来。

对不起,这种事我真的一点也不想知道!

你好好接球行吗!

 

实际上,对我而言,光是任何一方和Z学长之间的闪光弹已经是非常难以忍耐的,更别提两个夹在一起的修罗场了。

大多数时候,我就夹在这三个人旁边,没什么理由脱身,而其中本来该是修罗场中心的家伙又是个笨蛋完全没察觉到气氛,剩下的两个人气场全开暗潮汹涌,从眼神到动作再上升到语言的全面对垒。

这个时候待在旁边的我几乎可以说在这两个人眼里是透明的,唯一的存在意义就是拿来牵制对方。

简单来讲,就是时不时会被拿来当借口,时不时会被突如其来甩一句“XX你怎么看?”或者“XX你觉得对不对”。

而大家懂的,这个场合下,无论你帮谁都是得罪人的事情啊,这种妨碍别人谈恋爱估计会被马踢死的尴尬情况相信不少人是经历过的。无论怎么讲都会异常的尴尬,不说话又会显得非常奇怪而且这件事同样得罪人。

最后说不定就得是提出个两全其美的法子看看能不能让两位大爷都满意了。但这种事哪有那么容易啊!

 

像上次发生的向导事件就是。

现在估计是众所周知了,我和金发就是所谓的棒球留学。听金发讲,Z学长也是(说起来Z学长之所以决定来这学校还和队长有关)。

于是理所当然的,金发就决定让Z学长做本地向导介绍着参观一下东京。估计是为了不那么明显,顺带上了我。

对,顺带了我。对于这件事我并没很感动,我其实内心是拒绝的。

但我最后并没有成功推掉,反而说得上是祸从天降。

因为就在金发后来去找Z学长的那天,正好碰上了和Z学长在一块儿的队长。

当时我和金发远远的就看到队长不知道在和Z学长说什么,反正看起来Z学长是一脸的忿忿不平。不用猜我都知道肯定是队长又说了什么捉弄人的话。

金发那个时候的步速微妙的好像变快了一点。(我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我多心)

等走近了,Z学长似乎是发现了我们,很有活力的一挥臂:“哦,金发你们来了啊!等我一下马上就走。”

然后我清晰的就看到队长的眼神一暗,眉毛几不可见的跳了下,背对着我们的Z学长绝对看不到那瞬间的表情多可怕。

他开口的瞬间,语气平和的吓人,“Z,你们约好了出去吗?”

“没错,今天我要带金发好好逛逛东京,这也是一个可靠的学长应该负起的责任!”然而Z学长什么都没察觉到,呼出了很长的一股气自豪的讲,甚至他还回了头很是嫌弃的赶了赶队长,“所以前辈你可以先离开了,这等重任就交给我吧。”

“说什么大话,你不是也才到东京一年吗,而且还不怎么出校门。反正你是打算带他去东京塔什么的地方转一圈,就当是介绍了吧。”队长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如常,然而为什么我莫名就觉得Z学长的表情有点僵硬,隐约可见眼睛也有点呈猫眼状。

“有什么问题吗!”

“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学长吗?还是让我带他们逛吧,你有时间不如多练习下。”队长不由分说的就准备赶人,看Z学长神色还有些犹豫,又继续开口,“我是队长,而且至少比你要了解东京的多。”

Z学长就在那唔唔唔的看起来很是不满意,又不知道怎么反驳,我还没反应过来金发就在我旁边凉凉的接茬,“不需要麻烦队长,Z学长和我们一样都不是本地的,应该会更了解一些我们会感兴趣的地方。”

Z学长看起来很是开心,“哈哈,我想也是!那...”

没等Z学长把话说完,队长就已经再次说话了,而且我能感觉的出来现场的气压越来越凝重。每次这样准不会有好事。“我们是来打棒球的,参观也没什么太大必要吧?我和金发都是捕手,一起走正好还能交流下。”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在强词夺理。我努力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金发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的,但是站在他身边的我很明显感觉他往前了一步,语气也强了不少,“不是只有我需要向导。”

我正在旁边走神吐槽呢,突然就看到金发眼神瞟向了我,再一晃神视线又多了两道,感情到最后话题还是引到我身上了。

队长扫了我两眼,笑的很温和,“那干脆让他和Z一起,我们两个捕手一起,分两路走吧。”说完也没理Z学长在他身后的抗议声,最后他面向我:“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你看我的眼神像是敢说不你就死定了。

在我不知道怎么答话的时候,我侧头,发现旁边的金发也正凝视着我,森森的凝视着我,一句话不说。但我以我这么多年和他接触的经验保证,如果我说同意,下场似乎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我只能乱七八糟随便找话说的打太极,脑子里面疯狂想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

最后?

.....我什么都不想说。

你们随意的感受一下。

 

 

我先去训练了。心情真悲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继续惯例,统一回复下评论。

为什么我会觉得白熊学长是心里有数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不怎么需要答。因为有时候他处在的状况其实和我不是差不多吗

像什么两个人一起堵队长接球的时候,如果金发也正好在旁边...你们自己想象下那画面吧,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用语言表达。

几次下来,再迟钝的人恐怕都会察觉到什么了吧?

不,Z学长是个例外,我觉得他大概根本什么都没多想。

 

但是说到这个,我的确曾经见识过一次,那次白熊学长和Z学长两个正要去队长寝室,找队长接球,正好我在宿舍楼那边路过。

当时金发和队长果不其然争执了起来。具体过程就是,第二天是春甲比赛,而Z学长和白熊学长同时找人接球,最后就是要好的一起堵到了寝室来。

我就在门口听到了这几个人之间的争论过程。

“喂喂,明天要比赛,你们俩这么晚找我接球就算了,两个人一起来让我接谁的?”啧啧,听这语气我觉得我都能想象到队长那张无奈的笑脸。

“我的!”×2

“先说好,我只接一个人的。”

下一秒,金发冷静的声音就传到了我耳朵里,话的内容让我心情无比复杂。

“我可以接Z学长的球。”

“诶,可以吗金发?!”

先不管Z学长有点惊喜的声音,金发我记得你才洗过澡说你准备睡了吧?

“金发,你能帮忙的话就太好了。”不不,队长,我一点不觉得你的语气是太好了。骗鬼吗。“不过,有这个机会你还是试试和白熊搭档吧,我记得你们好像没怎么合作过。趁这个时候多练习下比较好。”

“诶?”BY诧异的白熊学长。求被嫌弃的白熊学长心理阴影面积。

“不必了,下次吧。明天是白熊学长和队长首发。”言下之意就是还是你们两个搭档吧。

还没等我听到队长的回复,就听到了Z学长的声音,依旧精神的不像话,大晚上的照样穿透房门清晰传到我耳中,“好,那金发就拜托你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我觉得我隐约听到了队长无奈的一声“喂”,金发应声的“好”。真难得啊,金发扳回了一局。平时利用对Z学长的了解决定胜负的多是队长这么一个狡猾的人。

然而等我鉴于人道主义跟着他们去了练习场之后,我才发现果然比起队长我们都太嫩了。

的确,最后的确是金发和Z学长搭档,但是别忘了旁边就是队长和白熊学长这两个人。

而队长这个人接球的时候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结果根本就是成了Z学长投球,金发接球,旁边的队长一边接白熊学长充满压迫力的高速头球一边时不时说两句风凉话,点评Z学长投的任何一次球。

气的Z学长每次都大叫,频频跳脚,“你不是接白熊的球吗!不要东张西望,你这样我好难投啊!”

每次金发想说什么基本上也被打断,本来他声音就不太大,被这两个人的争吵声一盖那真是什么都听不到了。

大概就这么吵闹了一会儿,白熊学长就决定说他还是去跑步。明显是准备闪人了。因为觉得还是跟着白熊学长有前途我也走了。

但我觉得最后留那三个人一起的画面一定非常不美好,至少肯定很吵。

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没把我扯进去实在太好了。

因为夹在这几个人的修罗场之间,

真!

的!

好!

累!

啊!!

 

最近还觉得队长这个人,段数越来越高了...真的是属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种级别的。

有时候真的连食堂都不想去了,真心,每次都被莫名其妙闪一脸,我只能告诉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埋头吃饭才是正道。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现在吃饭总算不是最痛苦的事情了。

不过像今天晚上的情况老实讲我还是希望能不要出现就不要出现的好啊。对于我的眼镜和我的心理都是一次沉重的折磨。

今天晚上晚餐的时候,Z学长依旧吃的很多而且吃的飞快,正当我和金发叹为观止的时候(说起来阻止金发这家伙逞能硬塞米饭也是个大工程),不知道Z学长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就凑到了队长那边。

队长抬头疑惑状,还没等他说什么,就听到Z学长的惊天一语:“昨天说好今天晚上睡前会陪我的,你还记得吧!”

这句话实在是太让人误会了,因为我看到上一秒还在拼命往嘴里塞饭的金发正用手捂着嘴,浑身颤抖,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样似乎是下一秒就会吐出来。

倒是当事人的队长完全没怎么样,“好好,我没忘记,等下我会记得带着童话故事去你们寝室的。乖乖等我。”

“谁、谁要你读睡前童话了!XX(队长全名)你今天还正常吗!”Z学长的脸瞬间红的和今天晚餐的虾一个色儿。

“恩?睡前读物还不够吗,不会是这么大了还想要个晚安吻吧?”

噗。

刚含到嘴里的一口汤被我全数喷了出去。

不过这没啥,因为刚刚那瞬间食堂里接连响起了异常整齐的喷水声,随后就是此起彼伏的咳嗦。

“什..!?”

“啊还有,我是队长。用敬语。”

不远处的不良前辈等人都脸色铁青,脸上写满了“养了许久的白菜被猪拱了”。

至于金发,瞪着队长的眼睛用力的我都担心会充血充成个血轮眼,他放在桌子下的那只手我不用看都能感觉到握着的力度多大。

如果眼神能化为实质性的刀子,这时候队长恐怕是早已惨遭凌迟了。

偏偏看起来队长本人是完全不在乎这些,依旧是满脸笑意。

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睡觉去了,有什么下次再统一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了,我回来了。

这几天开始训练忙起来了,所以一直就没上,学长们说这是惯例。

但是真是累啊。每天从早到晚训练完,回到寝室唯一一个念头就是睡觉。

已经没什么别的想说的了。

不过有件事不得不说,学长们真是厉害啊,居然都能坚持下来,我都觉得自己快吐血了。

尤其是Z学长和白熊学长,到底是怎么做到两个人把十圈慢跑跑成冲刺,接着还能一起去接着做别的训练的?

 

说好的统一回复。积攒了这么久就挑几个有话想说的回了。

没想到几天不见就这么多,而且不是叫你们别猜了吗,怎么还在猜。

只有这个是绝对不会回答你们的,万一哪天这几个人都打上职棒,结果传出来个透明柜事件不是完蛋了吗?

 

不少人说Z学长这样的笨蛋肯定人缘很好。

这不是摆明了的吗!之前发生队长开玩笑说给学长晚安吻那事儿的时候,你们是没看到那几个学长表情多可怕。

有个打击很强,身体很壮硕的前辈,那张脸可怕的简直就是鬼神级别。阴影一大片一大片的特别吓人。

不良前辈几个更不用说了,感觉他们真的都把Z学长当弟弟看了。平时虽然他们也欺负Z学长欺负的很欢乐,但你一眼就知道那绝对是出于疼爱。要是队长敢做什么幺蛾子,这批人肯定第一个就上去把队长拆了。

但最让我惊讶的是和Z学长同样是二年级,关系似乎很好,人也长得很可爱的一位学长。那天晚上队长正要回寝室的时候,我和金发走在一起,正在忍受金发的低气压的时候就看到前面阴影里面转出一个人。

带着非常,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可怕笑容。

当时吓得我都以为自己遇到怨灵了,旁边金发整个人都凝固了。

顺便一提,那瞬间队长的惨叫声真是难得一见的解气。

之后这位学长语气相当恐怖的警告也让我相当印象深刻,真的没想到这位有时候故意冷淡对待Z学长的学长居然这么护着他...吓死我了。

想起来我都觉得我心脏跳动过快。

 

而且Z学长,某种意义上来讲在我们学校也算是个有名人。尤其是在女生群体里面。

他的漫友扩散速度非常之快,而且听班上的女生聊天也说过他对少女漫的见解非常有趣,被安利漫画也会认真看,简直就是赞不绝口。

但是有时候,我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帮子女生是把Z学长当弟弟一样看待。

还说什么Z学长是像小狗一样忠诚可爱,也像小猫一样骄傲可爱。

这逻辑不通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你们领会下精神吧。

 

虽然不得不承认,Z学长的确是那种很容易影响到别人内心的存在,套用那群人一句话就是虽然笨,却笨拙的非常可爱。

听其他学长讲,貌似Z学长刚来的时候没几个人认可他。但是看现在学长现在被全队人关爱的模样,我根本想象不出来。

但我觉得能明白这是为什么,这段时间训练每天晚上最晚回寝室的都是Z学长,和他同寝的那个一年级投手每次提起来都颤颤巍巍的样儿,据说是因为Z学长每次回来那么晚他都会惊醒。

说起来他到底为什么那么怕Z学长?

 

至于你们普遍看法说觉得金发玩不过队长嘛...

我觉得吧,现阶段来看,金发他是真的玩不过队长那个腹黑眼,不是。是说他真的玩不过队长手段。毕竟他也才和Z学长认识不久你们说是吧?

但是,论池面度,论性格,怎么看怎么都是我们家金发更占优势,绝对的!

不过要说输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当然我指的不是棒球技术上,拿一年生和三年生比有什么好比的。

主要是,Z学长吧,他决定来东京,来我们这个学校,契机或者说理由就是因为队长。似乎是那年他被我们学校邀请来参观,结果正好发生点小意外,就和队长组成了临时投捕。

据说Z学长原本是铁了心不想来的,因为舍不得家乡的伙伴。结果最后他还是出现在了这里,这怎么想都觉得他是因为队长来的啊。

毕竟,Z学长和队长投捕组合时候的默契真的已经很惊人了。

今天还想起来一件事,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讲的一件事?就Z学长下面这段话:

“太深奥的道理我也不懂,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投出让自己满意的球,想看看自己能在那家伙身边、在这里达到什么样的地步。”

结合着最近得知的这个事实,我再这么仔细一想,怎么都觉得这话不太对味啊...硬要说的话,如果Z学长真的像我想的那样,是抱着“想和队长组成投捕”这样的想法毅然决然离开家乡来了这里的话,我觉得金发真的不太有戏了。

指不定哪天队长或者谁戳破了他那层窗户纸,他们两个就直接现充上了。

 

但是,等我把想法告诉金发的时候,他却是相当不以为然。

他也没长篇大论,就是看了会儿Z学长他们守备训练,头也没转的低声答我的话,“无论怎么样,队长他很快就会毕业了。到时候,我绝对会成为这支队伍的正捕手。”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坚定的很。和那个时候随口讲哪边学校赢了就去哪儿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看得出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那就这样看下去吧,反正最后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准。说不定Z学长也受不了队长那恶劣的性格了你们说是吧?

 

仔细一看,我这偏题偏的真不是一般厉害。真亏你们还能忍着看下来。

马上夏甲要开始了,我们队现在也要开始紧张选拔最后的人员名单,已经没什么闲工夫再过来吐槽了。反正夹在一旁看修罗场什么感觉我觉得我也讲了,想吐槽的也吐槽了,这次就最后一次更新了。

非常感谢大家一路看到这里。请祝我们夏甲凯旋,顺利去甲子园吧。

谢谢大家。

 

P.S:其实我挺希望Z学长如果送我生日礼物,可以负起责任多送我几副眼镜的。

 

 

END

忙太久稍微有点没感觉了QAQ,草草完结OTZ非常抱歉...

没想到上篇看得人不少,太感谢ww

虽然埋的梗好像没几个人发现OTZ

努力的抢在新年结束前填完了,希望虫子不要太多(合掌

那么,虽然晚的不行,新年快乐!

祝大家新的一年也开开心心。

祝御泽今年也甜的发腻(不

 
评论(69)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