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御泽←光舟)旁观好友和学长之间的修罗场是怎样的感受(上)

【知乎体】旁观好友和学长之间的修罗场是怎样的感受(上)

>>Attention

 

>原作:ダイヤのA(钻A)

>分级:清水

>CP:御泽←光舟

>知乎体。有私设。濑户拓马视角。

涉及一点点第二部剧透。

 时间线捏造,春甲结束,夏甲之前。

 实际CP应该是御→(←)泽←光舟。泽村估计是没开窍。

 因为想写修罗场就苦了濑户拓马你夹在三个笨蛋间忍受剑拔弩张的气氛了。 

 对不住了ww晚点给你多添两碗饭(不

>OOC挺严重的,尤其是濑户拓马他被我写的有点烦,大概是被我玩坏了...

 请大家用宽容的眼光看待他OTZ

 

 

 

*     *     *     *     *

 

  问题:旁观别人之间的修罗场是怎样的感受?

  

  眼镜不够啊

  苦。短短一周,眼镜碎了四副。每天白饭三碗,瘦了七斤。累。

  

  终于看到了一题能让我抒发下心情的。再不找个地方倾诉下我八成得疯。

  首先声明下,之后要写的是常年一起行动的我的好友和学长(三年)围绕着学长(二年)的修罗场。

  没错,都是男的,不能接受的你们可以走了......

  另外因为我们学校怎么说还是有点名气的,所以,有关猜测的评论无论猜对没猜对一概不回。

  你们也干脆别猜了。

  主要还是怕被发现了,虽然我们这边都是棒球一筋的人,但我也说不准没像我一样会逛论坛的。

  

  先说下背景人物吧。在我说具体感受前让我偏个题。

  估计也有人看出来了,我们都是打棒球的。

  我好友,就代号金发吧,高一新生,是个捕手。除了有点面无表情以外是没什么可挑剔的池面。

  作为情敌的三年级学长是我们队的队长,以下略称队长,也是我们队正捕手。戴上眼镜是个池面。说学长坏话好像不太好就一笔带过吧。

  夹在这两个人之间被争夺的那位二年级学长.....是个笨蛋。但理由同上还是叫...算了我想不到笨蛋以外的代称干脆就叫Z学长吧...反正你们都懂。

  这位学长特别像从少年漫画里面跳出来的,是很厉害的投手。虽然本质是个笨蛋。

  咳,如果不是学长是男的的话我真想说他是个魔性的女人。第一次看到对捕手而言有这么强烈吸引力的投手。偏偏自己还没有自觉。

  队里另外有个和我们同年的天才捕手,他就和我说过,这是个很有特色的投手。看着这个人和打者较量时投出的球就会产生一种非常迫切的想去接他球、引导他投球的想法。想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球路,什么样的投法,力道。

  金发也说过类似的话。而且我清晰记得有次Z学长和队长在场上比赛,学长投球状态很好,只用内外角组合直球就三振三人。虽然金发一直面无表情,但学长每投一球他握着的手就紧上一分。

  至于队长嘛...我觉得也不用多说了,那个人经常在比赛中一脸愉快的去接学长的球,有几次学长闹了乌龙没投好还在球场上笑的好久都直不起腰。有次我路过队长的班级还听到他和同伴的不良学长评价了句说“这家伙真是永远不会辜负期待”,还总是“出乎意料的有趣,多久都不会腻”。

  

  呃,想说的太多不知道先从哪里说起来了...嘛,慢慢来吧。我先说说过程。

  我和金发因为某些原因,没去本来应该去的地区念高中。准备看看东京哪个学校合适,为了决定去哪里,死马当活马医的就跑去看了秋季大赛。

  当时比赛的一方就是现在待的学校。我们学校当时是三个投手,那场首发是我们队王牌,姑且叫他白熊吧,还有个有点没存在感的学长也不太会提了。然后换下去的就是Z学长了。

  坐在观众席上看那场打完了金发突然就决定要来这个学校了。

  说是总有种应该去这场赢了的学校的感觉。

  还说了句投手阵有趣。

  我也没多想。出于某些原因我那时候一直比较担心他没干劲,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找到什么目标了也就没纠结这择校标准靠不靠谱。

  现在想想我真傻!

  我当初为什么没阻止他用这么儿戏的方法选学校啊!

  我傻啊!!

  虽然事实证明他的直觉不错,这学校是一路有惊无险赢下去的。

  我们也就场场跟着看了。现在回首往事,如今的局面都是当时犯下的这个错误导致的...

  

  我跟你们说啊,永远不能小看一个捕手对一对投捕搭档的关注。

  我估计金发他注意力90%都是分给了在场上比赛的各个投捕搭档的。尤其是秋季最后那场。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之后的每场比赛的时候他盯着那对投捕搭档看的无比专注。

  对,没错,就是队长和Z学长这对投捕搭档。

  坦白说,他们俩个的确很厉害。

  有的时候队长的配球看起来就像一场豪赌,要是Z学长投的不好或是稍有迟疑估计直接就满盘皆输了。然而学长别说怀疑犹豫了,每次都是半点迟疑也没有的投出去。就像丝毫不怀疑自己捕手的引领会带他们走向胜利。

  坐在观众席上的我(当然我估计全场大部分都我这样)几乎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你在现场就会知道那种毫不迷惘的一球一球有多让人惊讶和措手不及。

  一般人我觉得真做不到。换了我和金发就肯定不行,估计会因为这样大胆的球路选择第一球就狠狠砸他脸上。

  虽然我也不是投手。

  

  金发说,这两个人之间的投捕搭档建立在绝对的相互信赖关系上。两个人的想法是完全一致的。

  换句话说就是这两个人心意相通、心有灵犀一点通。 

  看他的样子似乎对于这点很是在意。

  这也正常。

  作为一个捕手,如果站在你面前的投手会把他全部的信任摊在你面前,回应你的期待,那一定是对于捕手而言的一种最高的荣誉和向往吧。

  换了是平常人也一样,如果一个人可以全心全意义无反顾的把信任交给你,那真的是一种幸福。谁都一样,看到了也肯定会羡慕。

  和小孩子天生会羡慕别人有吃不完的糖差不多。

  也正是因为如此,后来他对队长的关注和敌意我也很能感同身受。

  队长本身是经常被人夸天才的正捕手,又有这样信任他的投手,搭档着的有能力的投手还不止一个,打击也强,足以成为一个队伍的支柱被交付最关键的局面。

  你看,棒球方面的天赋而言这个人足够让人嫉妒了。

  但我是真没想到他对队长的敌意有一部分也下意识来源于Z学长,更没想到他会因为这件事对Z学长关注到现在的地步。

  这已经根本不是羡慕别人有好多好多糖就想要的地步了,根本就是直接想要霸占糖的来源或者说给糖的人了。

  千金难买早知道啊!

  

  后面不用多说了,我完全没预料到这些就毅然决然陪同金发入了学。最悲伤的是,金发居然和队长分到了一间寝室。尤其在那以后我发现Z学长和王牌经常跑去堵队长让他接球堵到他寝室门口去。

  我都不能想象同寝室的那位二年级前辈得每天生活在怎样水深火热之中。

  因为平时一般我都是和金发共同行动,金发又喜欢找队长不自在,还经常往Z学长那边凑。每次队长和金发对上,虽然也不会掐,更不会有什么肢体语言,但那种无声的战争可怕程度远远超过有声的。

  好在,幸运的是,我不用继续在休息时间也感受到这种修罗场的压抑氛围。

  

  说实话啊,在进这学校之前,我以为Z学长充其量不过是和队长默契度高一点还互相信任的投捕组合罢了。

  毕竟他也不是王牌,君不见大部分比赛还是白熊出场的机会多,搭档机会也多。

  而且,虽然比赛场上这对投捕搭档经常凑到一块儿交流,但是比赛场上又没声音转播,谁知道他们说的什么,相处模式又是什么样的。

  直到,开学新生进宿舍报到的次日,所有新入生进行自我介绍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或许这两个人的关系没我想的那么简单。而且莫名有种不小心推了新大门的感觉。

  在金发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看到他眼神往队长和就站在队长旁边的Z学长那两侧瞄了一下。

  照我猜八成是瞪了队长一眼。

  早在报到当晚我就得知金发和队长分到一个宿舍了,当时我还在想这下争位置争的有趣了。(现在一想,我真是太甜了。图样图森破。)

  那连在赛场危机时刻都笑的出来的队长估计也是接收到敌对信号了,理所当然的偷着笑起来。下一秒让我意外的一幕就出现了。

  只见Z学长他熟练的揪起队长衣领就要把他拽起来,还恨铁不成钢的教训着:“别人新生在认真做自我介绍你这混蛋眼镜笑什么!”

  看那架势要不是因为身高没队长高,所以只能两只手抓衣领把人提起来,估计已经一巴掌糊上去了。啧啧啧,当时所有新生都傻眼了。你们有人能相信这是对学长的态度吗?更别提这位还是队长了。

  虽然后面还有另外个看起来就很不良的学长(后来知道是和队长同班,Z学长同寝的)也给了队长屁股一脚,但谁都知道那是一个年级的。Z学长你作为人家后辈居然不尊敬就算了还这样大大咧咧吗?

  然而队长居然也挺习以为常的,虽然强调了句我是队长,还提醒了句大家都在看,但是看那样子却是非常习惯不以为然的。面带苦笑却根本没做抵抗。

  这台词这画面你们是老夫老妻吵架吗?!

  而且纵观旁边学长们的反应,一眼就看得出来这种事的发生频率还是不低的。

  如果两个人不是关系很亲近这不好解释。

  除非Z学长就是这么个不懂得体育社团纵向社会的笨蛋。

  后来发现,笨蛋虽然是个笨蛋,但学长为人其实相当的懂礼貌且礼仪端正。

  那时候我就觉得不太好了。观察了下又发现一点:

  Z学长他,只·有对待队长一个人,是经·常不加敬语又随随便便的。(手动再见)

  我已经找不到什么理由能说服我自己这两个人关系不是不一般的了。

  不过我还是想加一句,不怪学长发火,队长这个人,那个性格实在是时不时让人就想给他一拳。

  

  那天训练的时候一年级和二三年级是分开的。我们一年级是体能测试,学长们就在隔壁操场练习。

  我和金发排队的时候看到他正远远望着隔壁操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发现Z学长配上哇的叫喊以诡异的姿势跳起,接着在外野那边一脸绝望的追着被他漏接的球。不远处那个才被拎起教训的队长明显是坐在一边偷笑。

  我当时一个没忍住也笑出来了,实在是因为Z学长那个生无可恋的模样太有趣。而且同样的情景接连发生了三次。

  我顺嘴向金发搭话,“Z学长这个人挺有趣啊。 ”

  金发一句话也没说就点了点头,眼神也没从那边移开。他平时就寡言少语的性格,我也没当一回事,就接着说,“不过真没想到他私底下和那个队长关系好像还挺好的。”

  这句话说完我就看到金发的眉头皱起来了。当时我就心下一跳有种莫名的预感。只是那时候还没来得及再多做思考就轮到我们了。

  临测试前我还在想的还是,难不成对面操场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失误才让金发这么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家伙动容。

  (不过吧,我估计那时候金发还没有什么太深的想法。就是有点在意)

 

  之后就觉得啊,队长和Z学长私底下的关系,用挺好也不能一一概括了。

  在场上的时候其实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下了比赛场,或者自主练的时候都能明显感觉到队长对Z学长的不同。具体表现在,队长这个人,很喜欢逗Z学长。

  而且这逗的方式那叫一个性质恶劣可恶,品味低级无聊,还透着一股子打情骂俏的味。我眼镜里面一半都是碎在这些时候。

  大家都知道的,小学的男生表达喜欢的方式之一就是欺负喜欢的女生,虽然现在这个事情既不是发生在男女生之间又不是小学,但性质总归就是那个样儿。

  比如说吃饭的时候,说起来我们学校吃饭真的是活受罪,规定要吃三大碗还不可以剩下,那真的是...每顿吃完我都觉得像是死里逃生。从前那种吃饭是享受的感觉算是没了。

  跑题了。

  说回来,吃饭的时候明显学长们是习惯这样的饭量了,一般都解决的很轻松。也就只有我们经常吃的满头大汗的。没比赛的话这个时候就自由聊天,有的话就一起看比赛分析分析。

  像新生自我介绍的晚上就是自由聊天,本来Z学长是和我们队的王牌白熊学长坐在一起不知道两个人嘀嘀咕咕在交流什么,估计是要一起训练。一天相处下来不少人知道这两个竞争对手其实关系很不错,经常一起行动。听说晚上还会一起去跑步。

  没过一会儿队长一脸笑意的凑了过去,“你们两个竞争对手最近关系挺好的嘛?”

  白熊学长压根没理,Z学长没好气的赶人说“关你什么事情啊!”

  然后就看到队长在那边挑拨离间。

  故意说Z学长该好好练习一下打击,再练习一下变化球了。本来球速就没白熊快,其他方面还那么烂说不定挣扎下就掉出一军了。直把Z学长说的咬牙切齿又泪流满面。

  又顺嘴损了现任王牌的白熊学长几句,什么控球差体力更差。说的没多久白熊学长就开始装睡。

  到最后两个人干脆都坐的远了一些,扒完饭就燃烧着愤怒训练去了。看那样子估计Z学长是去体育馆,白熊学长是去跑步,应该是不打算共同行动了。

  只有罪魁祸首的队长还撑着脸笑的挺开心的坐在原位置上。一直冷眼旁观的不良学长凉飕飕丢来一句 “喂,你小子又是故意的吧。”

  “谁让他们关系那么好。竞争对手就该有点竞争对手的样子,天天粘在一起很没劲啊。”

  队长说完就心满意足的出去了。

  被丢下的不良学长一脸受不了的嫌弃样,小声嘀咕,“你这家伙就是看不惯Z那笨蛋和白熊那小子关系好吧。XX和XX天天一起练打击争位置我怎么没看你说什么。”

  不巧,正好坐在后面一排吃饭的我和金发把这对话全听见了。刨除画面,这对话展开怎么想怎么像我妈经常看的那种八卦电视剧啊...

  

  还有次,是食堂的饭菜有了纳豆。那天,看到餐桌上出现纳豆的Z学长脸上难得的出现了差不多算是要放弃人生的表情。眼睛都细的和猫差不多了。

  (我那时候正纳闷Z学长是被女生甩了还是咋了,结果金发和我说学长是讨厌吃纳豆。这小子到底怎么知道的?)

  其他人看着Z学长满头大汗僵硬在那里,脸上也是一副看笑话的有趣样子。

  那是唯一一次一年级基本都快把饭解决了,Z学长还没动菜的情况。

  正在我满心同情的时候,看到端着饭碗的队长走了过去。

  问了一句,“Z,等会儿想不想投几球?”

  Z学长那估计都是条件反射了,抬头就喊:“投!你今天终于肯接我的球了吗!”

  接着就见队长他自然而然的拿起Z学长桌上的纳豆,倒在了白饭里还顺便替他搅拌了起来。全程学长的表情都是呆滞的,一个大写的懵。

  搅拌好了的纳豆被队长搁到学长面前,碗在桌上敲出咔的一声脆响,“Z,吃吧。”

  还没反应过来的学长傻神:“哈?”

  队长笑的那叫一个温柔,带引号那种,“不是想我接你球吗?吃完它。”

  “哈?!”这一声被学长叫的荡气回肠。

  “给你拌的很均匀,放心的吃吧❤”我用我人格担保这句话队长是故意的,而且怎么听怎么觉得话尾是带着小爱心的。

  这个人根本就是故意拌的很均匀,让学长没办法几口把最痛苦的部分全解决掉吧?

  等学长用快哭出来的表情把一碗吃完后,队长又抢在他之前替他弄好了剩下两碗。拌的是认真负责。

  Z学长一边露出痛不欲生的表情,一边大喊:“我男子汉Z是不会被这种可恶的纳豆打倒的!”最后在队长微笑的守望下把三碗全都吃光了。

  吃完的学长立刻满血复活,站起来推着队长的背就往门外冲:“说好了会接我的球的吧!走吧走吧快点!”

  “我会接的,不用这么着急吧?这么迫不及待想让我接你球吗?”

  那语调简直称得上调戏。可惜对单细胞的Z学长来说不通用啊。

  “因为要是拖下去你肯定会像上次一样跑掉!先说好了至少接我30球啊!”

  “喂喂,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还有30球太多了,驳回。”

  “可恶,上次你明明说好接我球结果过了一会儿就跑了!还骗我去帮你买饮料!”

  然后两个人就这么说着说着走远了。

  老实讲,我挺后悔当时莫名其妙就下意识的抬眼扫了下金发的表情的。

  

  这事情还有个后续。晚上自主练结束后我和金发买了杯饮料,中途路过了体育馆,发现还是灯火通明的。

  这个点了还有人在练习吗?

  然后我就做了一件让我后悔的想把那时的自己打晕的举动:我拉着金发就过去看到底是谁在里面了。

  迎面而来的画面就闪碎了我的眼镜。

  队长在指导Z学长练习打击挥棒。

  嘛,按理说吗,队长这个人打击很强又是和投手关系挺好的捕手,看起来脑袋也聪明这点指导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多顺理成章啊。

  但一般人指导真的会用这个姿势吗?

  我和金发就傻在门口,看着队长站在Z学长身后用怀抱的姿势,手把着手教学长挥棒。

  我屮艸芔茻?!

  你们能想象到我当时崩溃的内心吗?队长你以为你是在教小孩子吗?你们能接收到我汹涌的脑电波吗?

  Z学长看样子也是觉得怪别扭的,“喂!我说,你非要这样手把手教吗!”

  “你挥棒姿势太差劲了,根本看不下去,只用说的指导,不直接让你身体形成印象,你根本记不住吧?”

  Z学长登时就火了,“你是拐着弯儿想说我笨吗!”

  这关注点错的简直一塌糊涂,我都不忍心看了。我是真心没想到Z学长能笨到这个程度。连调戏都察觉不出来。

  然而这两个人似乎也没发现我们俩,就这样一边吵一边练了好一会儿。

  回去的路上金发一句话都没说。我也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有问题又好像没有问题的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新大门又对我敞开了一些。

  

  至于金发那边。一开始我就以为他是关注的密切点。

  像之前春季赛,每次看比赛他都特别认真的在数球数,关注Z学长的数据还有和队长的投捕搭档是什么战略之类的。

  每次比赛完都会和我分析。不过这也让我觉得Z学长真的是挺厉害一个人,虽然相处下来总觉得这个人真的哪里有点蠢,却很让人佩服。

  当然我最开始对Z学长的风格误解不少,结果每次金发都能给我解释的头头是道。不过那时候,我居然没意识到,金发对Z学长的观察和了解某种意义上已经很突出了。

  你是关于Z学长的百科全书吗?!

  后来嘛,因为一些事情,金发突然打从心底接受了Z学长,开始经常接他球。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突然意识到金发弯了,而且喜欢上的对象就是Z学长。

  那之后围绕着Z学长展开的那种修罗场真的不是我能想象到的可怕,也对我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摧残。

  

  

  

  到点该洗澡了,我先离开下。晚点回来再讲修罗场...

  一看下来我扯了这么久居然还没写到修罗场,我是积攒了多久的悲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了一会儿意外发现看的人还挺多...你们是当小说看呢是吧?

  一眼扫下去好像还有人说中了...世界真小。

  

  关于队长到底有没有这个意思晚点再说吧。

  反正我觉得Z学长他是完全状况外的不知情,对除了棒球以外的事情Z学长就是个笨蛋。

  还有我看有不少人觉得Z学长这种人就是只有捕手缘但是没异性缘,估计不太受女生欢迎?

  那就大错特错了!不得不说Z学长的人格魅力还是妥妥的。要不然两个池面捕手怎么都被他掰弯了。

  虽然和队长还有金发的感情不太一样,但实际上队里的大家对Z学长都非常包容,或者说关爱。包括他的竞争对手白熊学长老实讲他和Z学长关系也很好,经常互相帮忙。

  听说晚上Z学长不敢上厕所还会叫上白熊学长陪着。

  至于异性缘,队里的女经理人有个很可爱的明显是对Z学长有意思啊..

  还听和Z学长一个寝室的不良学长说,他家乡有个青梅竹马经常给他发短信来关心他,估计也是挺有戏的。

  奈何Z学长真的少根筋啊!

  他就是不懂棒球以外的人生啊!

  除此之外Z学长好像还经常和女同学们交流少女漫画和心得,虽然开学时间尚短,但我们班似乎也有女生迅速成为了Z学长的书友。而且听说他之前看蜂蜜与四叶草在教室里哭的稀里哗啦的。

  那你到底是为什么会不懂别人的暗示啊,真想研究一下。

  要我说Z学长也是个传奇人物,身处在那么可怕的修罗场中心,他居然愣是一点也没意识到...这人根本就是传说中的恋爱绝缘体吧?

  他要是早点意识到估计这修罗场还能好点,至少尴尬的和负责化解的应该就不是局外人的我了。

  心好塞啊!!

  

  

  好了,说回金发这边。

  之前也说过,我们本来是不应该来这个地区的,一般我们那儿出来的该去神奈川。这也是因为某件事导致的...硬要说的话差不多算是金发心理阴影的程度。

  从某些人角度来看,我们跑来东京这个行为可能也挺像是当了回逃兵的。

  所以那段时间我挺担心金发。后来发现遇到了Z学长这个每时每刻都活的跟小太阳一样的人根本没必要担心金发得抑郁症。

  Z学长真的是个很值得尊敬的人。

  估计不少人也看出来了,Z学长的目标就是迟早有一天要把白熊学长打败,然后当上王牌。然而,包括教练在内很多人都说过,这个目标只要他和白熊学长还是一届的就不太可能实现。

  我们的王牌是无论谁来看都有着压倒性的天赋的,他的投球看起来很有威压感,往那里一站都能感觉到他爆发的小宇宙。

  而Z学长就和白熊学长完全不一样,他的球估计是所有人里面最有趣的。他在场上的时候总会让人有莫名的期待感,因为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每次遇到一些紧要关头他都会带来惊喜。

  这个人最让人佩服的地方,就是永远不会放弃,总是在别人以为他会因为困难停下时迈出下一步。就算对手再强,看起来再没希望,他也不退缩。

  但是再努力他毕竟还不是我们队里王牌,比赛也经常被换下来或是根本没出场机会。

  换了谁你说这时候肯定都心里不好受吧?但是每次,他都会大声的用自己的方式替场上的投手和其他人加油。

  连金发都说,明明这个时候就算是嫉妒也是正常的。

  不仅仅是对于选择了回避的金发,在我看来Z学长这样的姿态也是非常耀眼的。该怎么讲,就是那种像是会给别人也带来希望吧,自然而然的就让人想靠过去(虽然是个笨蛋啊

  我好像又跑题了。总之Z学长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吧,虽然看评论里面不少人说不理解为什么会发生喜欢上他这种情况,等你真生活中遇到就知道这种人多美好了。

  其实具体金发和Z学长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说不清,我又不是金发更不是跟踪狂,也只能从金发态度变化结合知道的事情猜猜。反正契机大概就是类似于竞争心理吧。

  不是说了我们队里有另外个同年的捕手吗,他和白熊学长是一个寝室的。那天被白熊学长拖着去练习投球正好被Z学长撞见了。然后阴差阳错,Z学长就来找金发接他的球了。

  我觉得金发一开始内心是拒绝的,因为那时候已经大晚上的了,他这人有点毛病,洗完澡之后不喜欢再运动。但是又没能拒绝到底最后还是被Z学长拉去了。

  我没跟过去。倒是第二天金发主动说起了这件事,他几句话大意就是说Z学长的球真的很有趣,虽然接起来很累,但如果是和这样的投手搭档,比赛肯定也会变得令人期待起来。

  那是我难得一次听到金发这么个闷葫芦主动说这么多话。

  那之后Z学长堵队长失败,或者队长拒绝接他球,再或者看到白熊学长在投球,他就会跑来找金发拉他去接球。有天晚上,我路过体育馆(我发誓这次我真的是路过啊一点好奇也没有的路过),听到啪的一声,然后下一秒金发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Z学长,问你一件事情可以吗?”

  听到这句话我立刻缩回了本来想跨进去的步子,躲在门板后面。

  “什么?无论什么困难都可以尽情依赖我这样一个可靠的男人!”(我心疼我那口喷出来的运动饮料)

  后面金发说的太轻了,我又晃神没听到,反正估计是问为什么那么没希望当王牌,还要那么努力之类的吧。

  “太深奥的道理我也不懂,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投出让自己满意的球,想看看自己能在那家伙身边、在这里达到什么样的地步。比起再因为能力不足在球场上后悔,还不如现在多投几球!而且反正我总有一天会进化到可以打败白熊那家伙的地步当上王牌!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哈哈哈,你就等着瞧我把那个背号抢过来吧白熊!”

  刚正经没几秒就画风突变的大笑声简直蠢到不忍直视。估计这时候的Z学长是完全陷入假想敌的状态了,瞄了一眼就看到他对着天花板在那里喊口头禅。

  不过,嘛,那时候门背后金发的轻笑声我肯定是没幻听。反正我是没继续听下去Z学长的大笑声,倒是走了挺远的突然听到挺大声的“啪”。

  我估摸着就是这件事让金发心理有了什么变化吧,这之后感觉就是他一直有些消极的一面一点点就被Z学长这个人给照亮了。

  这过程中金发在Z学长身边出没的频率直线上升,我的苦日子也从此开始了。想起来我真是悔不当初。

  

  

  写了半天还是没写到修罗场。我都该睡了。

  具体的怨念我等到明天有空再抒发吧,别说我不厚道吊别人胃口,我人生中的二十四分之十三都是要献给棒球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来更新了。

  哈哈,扫了一眼评论看到你们不少人推荐Z学长当心理导师啊?为啥啊2333

  还有那个说被Z学长感动哭了的,联系方式也是不可能给你的。

  被金发和队长无论哪个知道我都死定了好吗。

  

  

  千呼万唤始出来,我终于写到我连日以来的悲惨经历了...

  今天我又是夹缝之间求生存,干笑的嗓子都要哑了。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

  先说就刚刚发生的一件事吧...

  Z学长今天在那边讲他要练习打击,(插句,基本上Z学长上去除非他打触击,要不然和白送个出局数根本没两样啊!他打击真的很烂啊)拖了白熊前辈投球让他打。

  美其名曰要进化成为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男人,直接准备挑战最高难度。要知道,我们王牌那球,多少学校强打阵营都打不中呢。

  当时周围不少人眼里透露出的信息都是 Z,你好自为之。

  然后这两人还要搞出一决胜负的姿态,但是这种时候吧,平时和白熊学长搭档的一般都是那位和我们同年的捕手。今天他在隔壁接其他捕手的球。

  所以在场的捕手,只有从·来·没·和白熊学长投捕过的金发和向·来·搭·档的队长两个。

  当时那个氛围真是暗潮涌动,偏偏一点自觉都没有的Z学长还添油加醋问有没有比较闲的捕手。你是嫌火势不够大吗!

  虽然我也知道他估计是根本什么都没意识到。无自觉超可怕啊!

  “喂,金发,白熊这小子的球你没接过吧?第一次可能接不住,这次就让我来吧。”

  “队长最近好像一直挺忙,不劳您费心了。毕竟迟早有一天我是要熟悉白熊学长的投球的。” 我觉得这小子话里藏着的意思就是迟早正捕手是他,我错觉?

  “没搭档过会很痛苦的,”队长转而找白熊作借口,“白熊,你也不希望因为不熟悉所以不能全力投球吧?”

  被提及的白熊学长露出了一副非常纠结困扰的迷之表情。看表情就是觉得很嫌烦。

  “所以趁这样实战模拟的机会熟悉,效果才会更好。下次如果需要,在公式战就可以少出问题了。白熊学长应该也更希望之后搭档的情况下,可以在比赛场上投出好成绩才对。”

  金发面无表情就顶了回去,从头到尾眼神都是扫着Z学长的。金发我说你别这么明目张胆好吗,考虑下你旁边的我的心情好吗,队长射过来的眼刀超痛的好吗!

  “白熊,你...”

  结果队长的话被Z学长的超大嗓门直接盖了过去,“XX(队长全名)你怎么总和学弟争!这种时候不是应该体现出包容的前辈精神吗!想想看师傅!(这个师傅好像是之前负责指导Z学长的一位捕手前辈,听说Z学长和队长都相当崇拜这个人)”

  “你该不会是根本没信心能打中白熊在我引导下全力投出的球,才想找个和他生疏的捕手吧?Z?”队长勾着嘴角,侧过头直勾勾盯着学长,学长的名字被他叫的那叫一个余音缭绕。我简直有种冲动想把眼镜戴到耳朵上。

  “你说什么!!既然如此,你就来啊,才不怕你啊!”Z学长跳脚,完全没接受到队长的调情信号,但是说出的话明显中了队长下怀,看向这边的眼神都塞满了得意。我好想替金发打他啊。

  然而现实是我只能同情的看一眼金发皱起的眉,在内心叹气顺便替他想想这是第几败。不得不说,队长这个人虽然性格恶,不是,那什么了点,但是每次都抓得住别人软肋。最后的挡箭牌总是Z学长的话,果然还是因为这个人更了解Z学长吗?

  看着金发没走,Z学长一边举好球棒一边对他讲,“金发,替我好好记住这大展身手获取胜利的一幕!”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蹲下的队长的大面积范围型眼刀又戳的我好痛啊!!

  “怎么样,害不害怕啊?”队长还在那边抬眼对Z学长搭话拉回注意力。

  “才不怕啊!来吧!”

  结果气势汹汹的第一棒就是盛大的挥空。

  那时候Z学长的脸红的我都担心他会炸了。

  “噗哈哈哈,你这不是完全没打中吗!”队长那个人从来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嘲(tiao)笑(xi)Z学长的机会。这次也抢在任何人之前放声大笑起来。

  啊,那之后到底经历了多少回这种无声的交锋我都不想回想起来了啊...而且说到底,为什么每次会被流弹误伤的都是我啊!

 

  再说说昨天说到的部分,那之后,金发他主动跑去找Z学长投球了。这个举动可能是触动了队长的神经,他们就天天,我是说天·天因为接球这种事三天一小掐,五天一大掐。

  像之前有时候Z学长和白熊学长会跑去堵寝室门口让队长接球。我有幸观赏过那么一次。这两个人之间的语言交锋真是火药味十足。

  而且,这其实还不是最糟糕的...据不良前辈透露,以前队长调戏Z学长(或者换个你们都懂的词叫秀恩爱)也不会做的很过火。但是我想可能是因为金发他的好感倾向太明显了吧,现在队长和Z学长有时候那个举动简直旁若无人的让人发指!

  忍受眼刀也就算了我的眼镜到底有什么错!为什么我的眼睛要承受这样的洗礼啊!

  尤其是之前练习赛!!我临时被换上二垒手的时候!!

  你们别球场上秀恩爱啊,让我好好打球啊!(摔

  

  一会儿要训练了,让我平复下心情,之后再继续。

  啊真是想起来我的眼睛都痛啊...!

  



*   *  *  * TBC

       

没写完!后面才是真·修罗场!虽然还是御幸的最终胜利(

本来我想努力下写完,结果时间还是好紧张啊...

而且写完之后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这是写了什么东西OTZ太久没写东西了要复健下了

如果真的有人看的话真的非常抱歉是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会措辞了

晚点找机会把下也尽快写出来w

偷偷赶在24点之前发出来(不

 
评论(60)
热度(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