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弱虫ペダル】吸血鬼/血族paro设定(只是预定的长篇)

总而言之大概的CP是这样吧:山坂、东卷、今鸣←主线,辅线→T2、新荒、其余待定

若无其事的把重要的青梅竹马委员长作为旧时代的人类设定成了已死(对不起(土下座

 

大概的目录设定:

暗夜颂诗、从悠久的黑暗、而黎明将至

 

大概的预期:长篇。大纲分了三大部分...偏向成长和感情的培养所以大概并不会很快写OTZ

只是丢个设定,真的动笔大概要等考完试了,有时间把原作多啃几遍,尽量能把握到原作性格QAQ...也有可能只是个设定。说不定那时候出坑了...

虽然大概的剧情都被我剧透的差不多了...有希望接手设定的也请自由的QAQ(没人的


另外关于称呼的统一:教会上层统一称呼为吸血鬼(类似于一种贬低的称呼),所以对于一般的血族来讲听了会比较生气。

 

 

【人物设定】

 

——总北阵营大多数人为猎人或者预备役。箱根阵营均为吸血鬼(先天/后天)

 

小野田坂道

人类,动漫宅。对于非日常的东西会意外简单的接受。小时候没有朋友。性格懦弱孤僻,但是也有非常勇敢的部分。(中期大多数行为只是为了有朋友,其实还没意识到事实的残酷)身边的前辈为吸血鬼猎人,好友的两人今泉、鸣子也是有名望的新人猎人。

希望人类和吸血鬼可以互相理解。所以并不像他人害怕憎恨他们。而是会露出笑容的交往。

在吸血鬼猎人方面有着意外的天赋,可以判断出吸血鬼。自己的血对部分吸血鬼有特殊的吸引力。总北的人都知道这点并且保护着他,但是本人并没有察觉。并不认为吸血鬼都是坏的,渴望成为朋友。

某天偶然遇到了不可思议的吸血鬼真波。对于对方产生好奇。因为真波的关系对于吸血鬼产生好奇,被引入了总北的阵营。意外的能理解真波的一些话语。就寂寞感上有着共鸣。

原本在总北是属于后勤,治愈系奶妈(?)一样的角色/其实是牧师吧。在总北被另外一群吸血鬼家族(吴之斗犬?)袭击后,决定从后勤变为实战派。“我也希望成为大家的力量,下次,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战斗,而不是被大家保护!”然而在总北被教会的指示摆了一道,加上因为自己的关系暴露了箱根的据点,导致对方被各个组织打击后非常自责。


 

 

真波山岳

后天型吸血鬼,原本是一个小山村里面的孩子,得了绝症。作为绝症痊愈的代价成为了不死的生命体。

作为吸血鬼来讲还非常的年轻,是箱根家族的大家的后辈。不自觉的被宠溺着。虽然是后天型却拥有异样的天赋,比起大多数纯血而言都丝毫不逊色。气质非常清爽,但是又有优雅的地方,被称为不可思议酱,神秘的吸血鬼。

(东堂:真波那家伙,清爽的根本不像个优雅的血族啊......)

迟到狂魔。吸血鬼家族聚会/全员到齐的时候基本上都会迟到。经常会突然就睡着,大战前也会睡。本人说这是养精蓄锐。对于没兴趣的事情完全不会在意。有着孩子般天真的残忍。

对活着的感觉有执念般的追求,因为吸血鬼的心脏不会自然跳动,所以有时候对于活着的痛苦近乎病态的渴望。因此并不会经常进行吸血行为,当体内鲜血充足时不会惧怕阳光,但是正午阳光最烈的时候力量会很弱,也会感觉到太阳光的痛苦。好斗派。喜欢一切可以让自己感觉到神经压力的事物。

不知为何和坂道在一起会有活着的感觉。因此很喜欢粘着对方,产生兴趣,还经常暗地里保护身为敌对方的坂道。在因为关于密切的关系而使箱根受到打击后突然成长,觉得前辈受伤是自己的责任,对于坂道的心情非常复杂。但是被东堂开导后发觉了自己其实一直希望成为人类,同时喜欢上了小野田这样用尽全力活着的姿态。

(虽然是吸血鬼,但是小野田眼里对方经常自带圣光般的光芒。也经常会被误认为是天使(不)

虽然不知道能走到什么地步,但是非常的珍惜小野田,也非常珍惜他们之间的关系。自称出生以来最开心的事情就是遇见了坂道。

【在还是人类时有个青梅竹马很关心自己的女孩子(宫原),在变成吸血鬼后依旧没害怕他,和他接触。似乎喜欢他。最后生病死去了。】

 

东堂 尽八

先天型纯血贵族。力量非常强大,擅长催眠术。但是微妙的是个自恋加话唠。(内心深处其实有着对于永恒生命的厌倦)

预定会继承东堂家。算是吸血鬼中的贵族阶级。平时非常的不靠谱,但是实际上非常有责任感,关键时刻会抛弃一切杂念,淡漠一些次要方面。非常的可靠。莫名的很在意自己的粉丝数量。

称呼卷岛为小卷。和卷岛裕介间的关系像彼此承认的对手,无论两阵营什么时候对垒都是和对方打。和卷岛说过能取我性命的猎人只有小卷一人。两个人在卷岛刚刚当上猎人的时候就遇上,对峙了很久,认可了对方的意志力和能力,期待着卷岛的成长。认为如果是小卷的话,死在他手上也没关系。

会经常派自家的蝙蝠带话去骚扰卷岛,但是次数频繁到经常会受到抗议。有时候甚至会先后派去一大堆蝙蝠直到对方回复,导致卷岛房间偶尔会挤着一大堆蝙蝠根本看不到卷岛人的盛况......

但是为了保护箱根的存在,维护箱根的荣耀,哪怕是卷岛也会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杀。个人感情在家族之后。

认为真波是重要的后辈,因为在真波小野田身上看到了自己和卷岛的影子和不同之处,所以在背后默默关心并且适时的推了一把。希望两个人能有好的未来。

 

卷岛 裕介

留着绿色的长发,不会笑,很笨拙的一面。对于自己外形很可怕这点有自觉。认为小野田是重要的后辈。提防着真波的存在,认为他城府很深。

很厉害的猎人,非常敏捷,擅长跳跃在高楼间的空中战。对于自身特性和武器的使用非常擅长。战斗方式极有特色。被称为 蜘蛛男。

总是莫名其妙被东堂骚扰。但是不讨厌东堂,反而很珍惜彼此间特殊的关系。“总有一天会杀了你的咻”但是至今为止并没有做到,也不愿趁人之危。在箱根遇到危机,面对着怀着认真的杀意的东堂,下意识手下留情了。很迷茫于这份感情,看出了真波和小野田之间的感情,但是私人原因并没有阻止也没有拆穿,默默守望着两人。

 

 

 

——京伏阵营。

非常奇特的阵营。由一部分对吸血鬼有着异常憎恨的人组成。领头的是御堂筋翔。被猎人阵营的人也视为非人类的类型。为了追求力量甚至不惜利用同伴,也会很残忍的对吸血鬼进行折磨。擅长精神打击。倡导别人都是棋子。吸血鬼都是渣滓,一定要打击到最底层的激进派。

最后的良心:石垣前辈。

 

御堂筋 翔

小时候和母亲相依为命,在小山村中过活。然而母亲最终死于吸血鬼之手,因此非常憎恨吸血鬼这个种族。脑子里面极端的除了清除吸血鬼这种生物以外没有其他想法。封闭了内心,连带着放弃了所有能放弃的,只一根筋的追求着力量和复仇。口头禅是恶心。

无论什么都会利用,无论什么都不会相信。大概唯一一个稍微敞开内心的是小鞠。但是对于石垣前辈却意外的会变得率直不少。

并不认为同样为猎人阵营的总北是同伴。在发现总北阵营部分人和箱根有着特殊的羁绊后,对此进行了非常残忍的利用。折磨着双方的精神。

其实内心深处大概还是没完全长大的孩子。和小野田意外在动漫上可以聊上几句,总是叫今泉“弱泉”,关系非常不好。

 

石垣前辈

御堂筋的左右手之一。一开始非常的不认可把自己从首领地位拉下来的御堂筋。但是后来慢慢以辅佐这样的御堂筋而自豪,后来非常的照顾御堂筋。



....大概这样QAQ真的写我大概会先写宠物店的那篇...虽然那之前要先把竹马组写完OTZ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