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用365天的时间来告别(TOZ/竹马组)

用365天的时间来告别(上)

 

>Attention

>原著:Tales of Zestiria

>CP:竹马组(米库里欧+史雷)

>结局捏造,私设很多,大概也有OOC

>虽然逻辑很扯淡但是是HE

>坐等官方打脸QAQ

 

>>>以上都OK的请往下拉w

 

 

 

 

 

 

 

 

  从最终战结束的那天起,史雷的生命只剩下了365天。

 

  *       *        *

 

  格林伍德和弗林流戈两块大陆隔着一片海洋遥遥相望。

  原本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一生无法跨越的距离,但随着航海技术的逐渐成熟,两个大陆间也开始进行了贸易。

  

  在借了罗泽所在的公会『鹡鸰之羽』的商船后,兴奋的史雷拉着米库里欧踏上了从未涉足的这片大陆。

  

  和格林伍德大陆不同的是,弗林流戈大陆的文化非常多元化,多样的信仰在这里共存。也没有像海兰德王国和罗伦斯帝国这样的政治集体,取而代之的是繁星点点的各个城镇和小国。

  频繁的交流养成了这里人热情好客,善于交谈,同时又喜欢热闹的性格。在这里,无论到哪个城市,热闹的市集聚会都是像生活必需品一样不可缺少的活动。

  

  所以不管怎么说一到这片大陆就碰上热闹的祭典这种事,也是毫不奇怪的。

  米库里欧在心里分析着,转头无奈的看到史雷正两眼放光的盯着人群。

  「好厉害啊米库里欧!祭典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史雷开心的不停打量四周,人来人往的码头上到处都是手拿各种东西,穿着华丽服饰赶去参加祭典的人们。

  「史雷,小点声,你又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说是这么说,米库里欧也是第一次撞见这种祭典,他饶有兴趣的扫了几眼不远处的城门。

  从小在远离世俗的天族之社长大的两人虽然算是踏遍了格林伍德大陆的大多数土地,这种阵仗的人群怎么算都见过无数次了。但那时凭魔正肆意破坏,战争频繁,硝烟四起,正是世道不稳的时候,除了最开始的『圣剑祭』这种挑战拔出圣剑的祭祀活动,无论哪个地方的人们都没这个精力和心情举办祭典庆祝。

  而且真要说,眼前这个市集的热闹欢腾的气氛也是圣剑祭远远不能比的。

  对于史雷这么激动的原因,他还是挺感同身受的。不过这不代表他也会喊出来。米库里欧想着。

  「走吧,史雷,你肯定也想早点进城吧。」他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旁边的史雷开心的恩了一声赞同了这个提议,接着后发先至的随着人流一路窜到城门前。

  一瞬间就被落下的米库里欧看着不远处史雷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明明这么大了,史雷在这方面还是像个小孩子」小声念叨完,却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借着腿长这个天族的所谓种族优势,米库里欧几步就追上了正驻足在城门不远处的史雷。

  史雷就像看到遗迹时那样,惊讶新奇的睁大了眼睛,嘴里连声发出赞叹声。脑袋一会儿朝着这边,又快速转过来看看那边,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

  这场景让米库里欧忍不住联想到了以前天族之社里某人饲养的一只小狗,那小家伙在看到摆在面前的一堆玩具时也是这幅开心兴奋又犹豫不决的模样。

  米库里欧把视线从史雷身上移开,忍不住也打量起来四周。整齐并排的摊位,熙熙攘攘的人群,四处洋溢的笑语,极具感染力的欢乐氛围......这就是祭典吗......他愣在原地,就像被眼前的光景震住了一样。

  明明见到传说中的龙他都没有感觉到动摇,此刻看到这样的场景却发自内心觉得撼动。

  很美。一片空白的脑海中一瞬间只剩下这个感想。

  

  「啊」身边传来低低的赞叹声,史雷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停下了转个不停的动作。米库里欧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是一个摆着很多小饰品的摊位,似乎还有不少带点古代气息的东西。这让米库里欧也有了点兴趣。

  刚要问史雷看上了什么,结果转头就对上了史雷回头投向自己的眼神。虽然什么都没说,清澈的眼睛里面却写满了「想过去看看」的意思。

  米库里欧会意的拿出钱包对着史雷摇了摇,史雷脸上立刻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自然而然的拉住了米库里欧向着那个小摊位跑了过去。

  

  不知道是因为卖的东西比较特殊还是地理环境不好的原因,这家小摊位不像旁边的几家那么拥挤。除了米库里欧和史雷外,现在没有其他的客人。不过这点正合了两人的心意,可以专心的研究摊位上摆着的东西。

  刚刚吸引了史雷视线的小饰品正静静躺在史雷手心上。由几股线撮合在一起的绳子下挂着一个很有特色的石坠,石坠两边各挂着一根蓝色羽毛,上面刻画着的花纹非常特别,像太阳又像眼睛。

  「恩......」史雷认真的端详着手心里的小饰品,旁边的米库里欧也侧过身子来观察它。「呐,米库里欧。」史雷突然迟疑着开口,用手指了指那个纹样,「这个花纹应该是梅林奥达斯王室的象征吧?」说到后面史雷语气越发肯定起来。

  「等等,这个花纹应该是库洛因家族的徽章吧」米库里欧皱着眉快速反驳道。

  「库洛因王的话这里就不该是三角,而是圆圈才符合吧。」

  「都说了,史雷你每次都对固有的概念在意过头了,这种细节上的变化在历史变迁上是常有的。」

  「米库里欧你才是,每次解释都太......」

  「啊啊,那个,两位请冷静一下。」正在两个人要吵起来的时候,摊主忍不住插嘴打断了史雷接下来的话,在成功吸引到两人目光后他叹了口气,「年轻人血气旺盛,出来玩不好好相处可不行啊。」

  一瞬间冷静下来的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史雷羞赧的挠了挠头,抱歉地低头看着摊主,「抱歉啊,这位爷爷,打扰到你做生意了......」

  摊主爷爷满意的点点头,「没事没事,这点小事别放心上。像你们这样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天都能碰到十七八个,现在也很少有年轻人对古代的东西有兴趣又认真探讨的了。」

  史雷有点腼腆的讪笑两声,又盯着手上的挂件看了起来。已经冷静下来的米库里欧礼貌的看向了摊主爷爷,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可以请问下这个饰品是从哪里拿到的吗?」

  「虽然不知道两位是做什么的,不过这个小东西是我从村子不远处的遗迹里捡来的,」摊主爷爷爽快利落的回答,指着史雷手上的饰品点了两下,「就在城郊不远处,还挺有名的。」

  「这附近有遗迹吗!」史雷的眼睛睁的圆圆的,声音不自觉大了起来,「好厉害。米库里欧,我们等一下就去探险吧?」他压抑不住心情的挥起了拳头,干劲十足。

  「等等,史雷,再逛一会儿吧,说不定还会有别的发现。」「恩,也对。」快速的统一了意见,史雷转过头又笑容满面的冲着摊主爷爷,「太谢谢爷爷了。请问这个多少钱?」说着把手上的饰品拎起来晃了晃。

  

  

  *           *              *

  

  两个人重新在街道上开始闲逛,意外在旁边的店铺里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虽然中途有好几次又险些争论起来,但总体而言玩的很尽兴,相应的两人身上的资产也缩水了好几圈。

  「啊~好累。」史雷重重的坐在喷泉边,闭上眼,两手交叉着伸了个懒腰,「买了好多东西啊,米库里欧。」

  「都是史雷你看什么都觉得新奇。」顺手把东西放在旁边的地上,米库里欧在史雷旁边坐了下来,活动了下衣服后长舒了一口气。

  被指控的史雷有些不满的鼓起了脸颊,「明明米库里欧你自己也买了不少。」

  米库里欧扫了眼史雷,用手提起其中一个袋子,「但史雷你的东西是压倒性的多吧。」

  「呜」史雷被噎了回去,有些挫败的挠了挠脸颊,看着米库里欧把袋子整齐的摆好放回了脚边。又忍不住嗫嚅一声,「难得看到这么多有趣的东西,不小心就......而且根本原因是米库里欧每次都要跟我争论,为了不打扰别人好好讨论才只能买回来,所以也有米库里欧的原」

  并没有反驳史雷的辩解,米库里欧默默的把手伸到了喷泉里,食指在池水里画了一圈,随着动作池水伴随着蓝色的光在周围流动起来,聚集在史雷身后半米处的空中,隐隐约约形成了一个模糊的兽形。他维持着这样手浸在水里的姿势,直视着史雷的眼睛,「你想说什么,史雷?」

  「呃,欸,那个......对不起,米库里欧,都是我自己的错所以请把天响术收起来吧,馁?」尴尬的笑了两声,史雷双手合十的微微歪着头。

 

  哗的一声,水滴们落回了喷泉里。

  史雷双手撑在身后,莫名有种脱力的感觉,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就像是死里逃生了一回啊。

  「不过,米库里欧。」

  「恩?」正在清点东西的米库里欧随意的应了一声,手里整理东西的动作一点没停顿。

  「祭典,真开心啊。嘿嘿。」这么说着,史雷不知何时蹲在了米库里欧的面前,隔着袋子的空隙冲着他扬起了那种他惯有的元气的笑容。不自觉停下手上的动作,米库里欧盯着史雷的笑脸,「恩,我也觉得。」说完又低下头。

  并没有因为被平淡回应就退缩,史雷依旧满脸笑容的伸出手,也在袋子里面掏了一起,无视了米库里欧抗议的让他别捣乱的声音,兀自从一堆东西里翻出了最开始买的那个挂坠。

  「祭典原来是这么热闹,有这么多有趣东西的事情,」举着那个饰品,史雷勾着嘴角把他对准了太阳的方向,正午时分的太阳透过略微透明的石坠,折射着耀眼的光芒,「我第一次知道啊。」

  米库里欧没有搭腔,任由折射出的小光斑在地上游移着然后爬上自己的裤腿。两人间沉默了一会儿,史雷突然放低吊坠,维持着蹲着的姿势,一手托住脸颊,从侧面看着吊坠。他旋转着吊坠,百无聊赖的看着阳光从表面滑过。

  「米库里欧,这个祭典到底是在庆祝什么呢?」史雷状似随口的问道,眼睛仍停留在吊坠的花纹上。

  「不清楚,等下有机会再问问看吧」

  「恩恩,那接下来,」史雷把吊坠揣进衣服口袋里,站起来随意的拍了拍裤子,冲米库里欧一笑「我们去遗迹冒险吧!」

  米库里欧对视着史雷那灼灼生辉的眼睛,里面现在满满的装着热切期待,隐隐有火苗在眼底跳动一样的热情。他双臂交叉着,率先扭过头让两人的视线分开,「不行。」

  「诶~为什么?你还没买够东西吗?」

  「不可能是那种理由吧。」米库里欧顺手给了史雷脑袋一下,换来对方一声好疼的抱怨,「你,体力已经支撑不住了吧」

  「唔」史雷被戳中心事一样发出了短促的惊呼,接着抱歉的笑了笑。看到这样的史雷,米库里欧深深的叹了口气,「以为瞒的过我吗?你以为我是从几岁开始认识你的,史雷?」

  「抱歉,米库里欧。」很没诚意的道歉后,史雷也放松了下来,整个人有些摇摇晃晃的。

  反正已经被米库里欧发现了,唠叨是逃不掉的。虽然很可惜,不过遗迹只能下回再去了。这种时候反抗米库里欧只会惹来对方的长篇说教而已。嘿嘿的笑着,史雷伸出手,十分自然的挂在了米库里欧身上,米库里欧也配合的凑过去,以便让史雷搭着自己的肩膀,替他分担一部分的重力。

  肩膀处徒然多出来的重力和史雷不再压抑的抽气声让米库里欧有点烦躁。

  早点说出来说不定会比较好。

  他懊恼着,一手拎起了地上的行李,调整了下自己和史雷的姿势让更多的重量倾斜到自己这边。

  

  「走了,得早点解决今天的住宿问题,顺便找个床让你休息。」他提醒了一下,在史雷应声后驾着对方开始寻找旅馆。他记得很清晰,来之前被托尔梅硬塞过来一本导游手册时说过,码头的正北方向有一家私人旅馆。

  北边是,这边吧。

  判断出方向后,避免加重史雷身体上的负担,米库里欧不着痕迹的放慢了步伐。耳边传来史雷有点痛苦的喘息声。明明都坚持不住了,还说要去遗迹。真不知道是小看了他对史雷的了解,还是太看轻自己的身体。小时候也是...

  「唔,米库里欧?」史雷的声音打断了米库里欧的神游,还没等米库里欧做出什么回应,史雷就自顾自的接下去了,「米库里欧是怎么发现的?」

  「之前就说过了,你这种连谎的不会说的性格骗的了谁。」

  「恩?是这样吗?我还以为自己装的挺像的。」史雷哼哼道,脑袋在米库里欧肩膀上蹭了一下。「小时候好像也是,米库里欧每次都能发现,明明爷爷被我骗到了。」

  米库里欧张张嘴,但什么都没说。史雷用脑袋顶了下米库里欧,听到了喂的抗议后,不以为意的接了下去,「米库里欧真的好厉害啊,根本骗不过你。」

  米库里欧莫名其妙的就被夸奖了,再加上某人耍赖一样把体重都交给自己,还在撞了自己脑袋后愉快的轻笑了一声,总觉得心里有种无处发泄的奇怪情绪。他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相反侧。

  「哈哈,米库里欧又害羞了。」史雷很开心的这么说着,更无赖的贴过来,就像树袋熊一样整个挂在比自己矮一头的米库里欧身上,脑袋埋在颈窝处,闷哼了几声。

  「不过,稍微有点撑不住了,让我靠会儿吧」

  「恩。」

  听到米库里欧的回应,史雷松了口气一样,额头抵着米库里欧的肩膀,放松的闭上双眼。

  

  *           *              *

  

  托尔梅嘱托的旅馆似乎是他们工会名下的,或者经营者本身就是『鹡鸰之羽』的成员。

  在得知了他们两人的身份后,毫不含糊的亲自带他们到了最上层的房间,亲切的帮米库里欧接过东西,一路拎到了房间。大概是看到史雷整个人都挂在米库里欧身上的,店主还亲切的替他们开了门和窗。直到米库里欧将史雷安顿在床上后,仍然嘘寒问暖的送来了饮食。

  米库里欧本来还打算下去办理正规的入住手续,不过还没等下扶梯就被叫住,说这种事情不用太在意,像他们这样的客人的登记也就是走个形式。总之服务周全到米库里欧都有点佩服罗泽他们公会的程度。

  史雷在吃过一点午食后,就被米库里欧以休息的名义按到了床上睡觉。可能是真的身体不舒服的缘故,史雷很顺从的说了句抱歉,窝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米库里欧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视线落在已经睡熟的史雷脸上。窗帘被拉上阻挡了阳光,平躺在床上的史雷睡得似乎很沉,安稳的呼吸声很轻,但是在安静的阁楼里足够被听力良好的天族捕捉到。

  米库里欧伸出手,把贴在史雷脸颊上的碎发拨开。收回的手顺势搁在曲起的膝盖上,下巴枕着胳膊,倾斜着脑袋观察着史雷。

  从那天起,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吧。他百无聊赖的把视线丢在史雷身上,脑袋里却下意识响了莱拉的声音。

 

  「史雷桑,已经......不再是导师了。」

  大决战后,莱拉脸上带着绝非喜悦的表情,低垂着视线站在离众人不远的地方。

  米库里欧抱着使出全力后晕倒的史雷,心里窜过不详的预感。这预感在他心里存在已久,直到这时变得更加强烈。不再是导师的意思,无论怎么想,从莱拉的语气看来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莱拉抬起头,用很哀伤的眼神看着倒在米库里欧怀里的史雷。

  「史雷桑,作为导师已经失格了。而且......生命也......」

  周围响起了一片抽气声,爱丽夏的武器掉在地上,咣的一声沉沉的砸在所有人心里。

  「还有多久?」米库里欧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却忽略了自己语气的不稳,搂着史雷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在史雷的衣服上压出一片明显的褶皱。

  「.......大概,不到一年。对不起,米库里欧桑,史雷桑...真的...」

  体内寄宿着圣剑的湖之少女,把史雷推上导师道路的莱拉,无助的捂住了脸,发出了无法抑制的啜泣声。

  别道歉啊,莱拉。这种事情谁都怪不了。这也是史雷自己选择的道路啊。

  米库里欧在心里想着,但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他只是低下头,抱紧了已经昏倒,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史雷。

  

  就在最终战结束,所有宿命终结,花朵再次为和平开放的那一天。

  留给史雷的时间只剩下了365天。

  

  米库里欧用力闭上眼睛,将回忆从自己脑海中甩掉。再次睁开眼睛后,他看到史雷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喂,史雷,不是让你多休息一会儿吗?」

  「唔?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肚子好像有点饿。」

  「你不久前不是才吃过一点吗?」

  「恩......好好睡了一觉之后,肚子就饿了呢。」

  刚睡醒的史雷有些迟钝的回答着,一脸天真的表情让米库里欧的愤懑瞬间成了无奈。

  他坐倒回椅子里,妥协的决定满足史雷的食欲,然后再把他压回去休息。要是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估计史雷也不会突然坐起来。

  「想吃点什么?」「咖喱饭?」速答。

  「稍等一下,我去给你叫。」米库里欧说着,从椅子上起身。史雷连声恩着,笑得一脸开心。「吃完了就别再起来了,好好躺着休息。」

  「啰嗦。」虽然抱怨着,史雷依旧笑得很开心,从表情上就能看出对咖喱饭的期待。

  

  因为只有史雷想吃,米库里欧只点了一份咖喱饭。考虑到史雷的身体状况,米库里欧特地多要了一个小碗,而不是直接把整盘子咖喱端给史雷。

  史雷接过咖喱的时候发出了小小的欢呼声,就像看到喜欢的玩具一样,亮着眼睛接过了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吃。狼吞虎咽的架势看起来虽然并不优美,但非常的有活力。

  「呜呜咩库呢......」突然想到了什么,嘴里塞得满满的史雷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咽下去再说。」米库里欧忍不住皱眉。

  史雷的脸颊被咖喱饭塞得鼓鼓的,他快速的咀嚼起来,腮帮子一动一动的,努力想要把咖喱饭咽下去。

  不用那么急也没关系。刚想这么说,米库里欧就看到史雷一口咽下了嘴里的食物。

  「小的时候好像也被米库里欧这样照顾过。」嘴里没了食物的史雷不急着立刻再来一点,而是带着点怀念意味的低头用勺子在咖喱饭里戳来戳去。「那时候也是吃的咖喱饭,还是米库里欧你自己做的。」

  

  对于这件事米库里欧有印象,因为那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起因则是一瓶爷爷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葡萄酒。

  天族的体质和一般的人类有很大不同,酒这种调剂品对于天族而言刺激很大,会产生比人类醉酒严重的多的后果。具体的情况则根据天族各自的属性、体质一类有不同反应。

  而米库里欧的反应属于很麻烦的类型,他会控制不了自己的天响术。那次暴走的时候就跟移动的喷泉一样,周围都是水,听天族之社里其他人说,就跟下雨一样非常壮观。

  阻止了这样的米库里欧的便是史雷。

  其他人不知为何都无法接近的米库里欧,史雷却轻易的破开了水幕,然后拉住米库里欧的手成功停下了暴走的天响术。现在想想大概是因为只有史雷不会天响术,反而最了解怎么物理性的阻止他。

  虽然阻止了米库里欧暴走的天响术是件壮举,但后果就是史雷全身上下湿透,最后发烧倒下了。

  作为罪魁祸首的米库里欧自动自觉的照顾起了史雷,后来为了偷偷给史雷做他想吃的咖喱饭,还特地去拉了隔壁的小伙伴用火系的天响术给他生火。被爷爷发现后还大发雷霆了一阵。

  

  「那时候的咖喱饭真好吃啊,虽然后来被爷爷骂了。」

  「为了这件事,我还被爷爷罚去打扫广场了。」米库里欧顺口接着史雷话茬。

  「抱歉抱歉,不过我生病的根本原因可是米库里欧。」

  「偷偷把酒拿出来的是哪里的谁?」

  「哈、哈哈...」

  隔了一会儿没见史雷继续搭话,米库里欧抬头,看到史雷正对着那碗咖喱发呆。没等他开口,史雷就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说起来,那时候米库里欧好像一直比我高,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变成我比较高了。」

  米库里欧没有接话。的确,两个人的身高在长大的过程中掉了个个儿。

  小的时候,天族之社的人都是在房子的门柱上划身高线。米库里欧总是比史雷高一点,比身高的时候史雷总是不服气,说这是天族的种族优势,因为腿长。后来,大概是开始去遗迹探险有一年多后,米库里欧的身高就不怎么长了,渐渐被史雷在身高上追平,再后来干脆就被反超了。

  因为这件事,米库里欧还偷偷跑去喝牛奶,尝试了很多种增高的方法,结果还是没有一点变化。他的身高和体重就像定格在了某个时间段一样,同样定格在了门柱的身高线上。

  不过小时候的这种黑历史,说什么都不会让史雷知道的。

  「你是想炫耀自己的身型大吗?」他故意冷淡的回应,史雷立刻摇头否认,「别生气嘛,米库里欧。」

  之后他又想了想,补充道「况且虽然比你高了,米库里欧的力气又不比我小。」要不然也不会放心的把体重都交给你了,后半句史雷没说出口。

  米库里欧没再继续搭腔,只是沉默着低头,视野里只有自己骨节分明的手。

  接受了身高被压制的现实,是在被作为族长的爷爷发现了偷喝牛奶之后的事。

  那时候他满心的疑问都被一句到年龄了所打碎了。天族拥有近乎永恒的生命,又和天地自然间有着一定的联系。基本上到了一定岁数就与人类不同,成长和老化都开始变得非常的缓慢。

  那是唯一一件,让米库里欧觉得无可奈何的事情。即使史雷可以毫无压力的看到他,和他交流,但惟独这件事提醒了他,天族和人类其实是不同的。

  「......欧?」

  「米库里欧?」回过神来的时候,米库里欧面前正晃动着史雷的手。手套上毛茸茸的羽毛唰的从眼前扫过,留下一大片黄色的残影。「干什么?」

  看到他回过神,史雷放下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依旧挂着惯常的阳光般温暖热情的笑容,「好稀奇啊,米库里欧居然会走神。」

  米库里欧看着孩子气的史雷的举动,在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

  「快点吃吧,史雷。」

  这咖喱饭都从热的吃成凉的了吧。




TBC


光大纲就写了六千字,我真的很担心能不能把它写完....(看着已经八万的字数)这已经不是OOC的问题了...

因为是分几个时间段写的,感觉文风衔接的哪里不太对TAT总之无视掉这些

我就是自己过来发个存档OTZ

开心的等30号的动画和1月的发售w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