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神之子与天使侍从(妖怪paro,自翻,ID=4635928#2)

神の子と天使の付き人

      神之子与天使侍从

 

作者:かなた id=5920451

作品ID=4635928#2

 

#渣翻译,意译多过直译。纯粹的推广用,喜欢请给原作打分!非常感谢QAQ

 

简介:

弱虫的妖怪paro!

最近一直沉迷于弱虫这部作品,终于忍不住写了大家的妖怪设定。

内容上比起感情交流来讲世界观更完整,请用打发闲暇时间的态度来阅读吧。

但是只有这句话请让我说出来。

山坂最高!!

 

※有很多非常特殊的设定,对这种不适应的各位请尽早的离开。

 

 

注  意  事  项

・弱虫的妖怪paro

・预定是山坂、东卷。预定!

・大家都最喜欢坂道的设定。

・包括世界观在内有许多私人设定。面向什么都可以接受的各位。

 

 

「我来了呦!坂道君!」

「真波君!」

两臂伸开从空中缓慢降落而下的真波被同样张大双臂的坂道迎接着。互相拥抱住彼此的瞬间,两个人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那两个家伙又在干这种事了咻。」

「小卷,这种举动的话我可是随时都大欢迎哦。」

坐在宅邸中的卷岛很是受不了的看着屋外的两个人的举动。而另一边,坐在他旁边的东堂正用非常开心又认真的表情直直的盯着卷岛。

「...东堂,脸太近了。」

卷岛有些厌烦的对东堂说道。

 

 

 

 

这里是神明们所居住的神圣的土地——天界。在这山的深处存在着这座神社「东堂庵」。治理着这里的是作为山神的东堂。然后和他一起居住在这里的是蜘蛛男卷岛。

「抱歉呢,总是很难得能来这里。」

真波一边挠着头发,一边歪着头道歉。

「说什么很难得啊你、不是昨天才刚来过吗。」

东堂从套廊走出来,向正用双手抓住坂道的肩膀努力辩解的真波说道。

那个家伙,真波的后背有着巨大的羽毛、不、是翅膀存在着。这不容置疑正是身为天使的证据。由于这块领域是为山神大人所有的土地,神的使者基本上全都是兽神。天使是约束众神的绝对神的使者,而绝对神居住的城堡地处于天界的最上层。那个场所和山神的领域距离非常遥远,不是轻易就可以到达的地方。

即使是从那样的场所,真波也会为了见面来到这里——没错,为了和坂道相见。

「我不想离开坂道君哪怕一会儿。」

甚至令人怀疑会不会发出Gyu~ ̄的效果音一般,真波收紧了环抱。不知道是因为被紧紧抱住的缘故,还是因为被东堂和卷岛盯着感到害羞,又或者这两方面皆有的原因,坂道的脸一瞬间就被染成了红色。

神和妖怪,以及天使。就像这样,在这个天界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存在。

但是,在这个神圣的领域里,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唯独坂道是人类的这件事。

 

 

 

 

*      *        *

 

 

 

(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吗......)

从坂道来到这天界起,已经经过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明明当时还是漫山树木的枝条上满满盛开着花朵的季节,现在却只有阳光照射着叶片,在绿树间的缝隙里闪闪发光。

在来到这里之前是正常的生活在人类的村庄里的,某一天却突然被袭击了,然后便在这时候与救了自己的真波相遇了。出于安全考虑被对方带去的正是这个东堂庵,接着不知不觉间就明白了自己现在是在天界的事实。

所谓的天界是众神的领域,下界则是地狱的领域,在这两者的夹隙里存在的便是人间界。天界和下界是互相敌视的关系,同时人间界也无法察觉到天界与下界的存在。正因如此,在人间界里,下界和天界也经常成为被信仰或是尊崇的事物。但是,天界和下界实际上很大程度接近于人类的幻想,通过不对人间界进行过度干涉来达到很好保持世界的平衡的目的。

(大概就是这样吧,记得东堂さん这样说过呢。)

为什么坂道以人类的身份能自己来到天界的理由仍然无法得知。东堂说,要进入山神的领域首先必要的条件似乎是要通过巨大的鸟居(神社入口处的门,类似牌坊),的确在被袭击,拼命逃跑的时候,大体上有着通过了鸟居的印象。

但是那个鸟居是建造在湖水之上的。

再之后,虽然立刻就被真波所救了,不过那时候东堂庵的确是建造在湖水之上的。

可现在,这座东堂庵却在地面上。

(如果满足了一定的条件的话,这座东堂庵就会漂浮在湖面上。)

从东堂那里打听到的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样的现象,完全搞不明白。

(但是,能知道的是,如果东堂庵浮现在湖面上的话,我就能回去人间界这件事。)

坂道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在人间界一起生活的朋友,今泉和鸣子的身影。

(......现在他们肯定在担心吧。)

回忆着两人的笑容,坂道寂寞的向山的方向眺望着。

 

 

*      *        *

 

 

 

「不要!我不想回去。」

 真波紧紧地搂住坂道不肯放开,大声的任性撒娇着。

「真波君......」

 面对着这样的真波,坂道有点困惑的皱起了眉。

「喂,真波。你这样会让坂道君现在很困扰吧。」

 被东堂提醒之后,真波反而更加蛮横的撒娇起来。

「东堂さん你这样太狡猾了!可以和坂道君一直在一起!明明我也很想一直在一起!」

「这是在吵什么咻。」

 就在这时卷岛出现了。

「呦,小卷。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咻。比起这个、这不是比起平时撒娇的还要厉害吗。反正这家伙很快就又会跑来见面的吧。」

「不是,这次是因为真波这家伙似乎有着上头分配的重要工作的样子,现在不得不出发去操办那件事了。」

快速的往真波的方向瞥了一眼,那家伙的表情就跟现在就会哭出来一样。

「至少要忙到两周后才能再见面的样子呢。」

东堂边困惑于采取的对策,边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卷岛。卷岛则在听了之后用鼻音回着「唔恩。」,观察着那两个人。

(是上头派下的重要任务、吗。)

卷岛在心里想象着那所谓重要任务的内容,转头看着东堂。但是,自己的念头似乎并没有传达到东堂那里,对方正发出「恩?」的声音,用幼犬一般举动回望过来。

「对了!坂道君,我们结婚吧!」

真波就像有了世纪大发现一般如此宣言道。东堂和卷岛在那瞬间踉跄了一下。

 

 

 

 

「呀,真是没想到居然会求婚啊。」

东堂小口啜饮着神酒,对卷岛说道。

在那之后,两人好不容易说服了进行了求婚的真波,总之是成功让他回去了上面。之前从身为绝对神的福富那里听说过,真波似乎有着偷懒癖,这么看来他到这边来玩就是在偷懒的时候。

对于对工作有着一定程度的自尊心的东堂来说,将偷懒的真波迎接进来虽然非常于心不安,但是这也没办法,

「毕竟他是神之子的侍从啊。」

坐在对面的卷岛也啜饮着神酒,开口道。

「真没想到,神之子居然会跑到山神的地盘来咻。」

「是啊,小卷。」

两人看向已经钻进被窝的坂道的房间的方向。

身处人间界的神之子。那正是,坂道啊。

 

 

所谓的神之子,意味着他是可以改变世界的存在。改变世界的存在,就像文字意义一样,那存在本身使用力量的话,听说就可以打破现有的这平衡,进而构建出新的平衡。

但是有着这职责的坂道自己,并不知道那样的存在。

「我呢,大概是很早前就察觉到他的出现了。」

烛火闪动,卷岛的影子也摇曳着。在那里浮现出的是蜘蛛的身影。

「蜘蛛的妖怪如果达到了高等的地步的话,可以从蜘蛛丝之中看到各种的因缘。然后就得知了眼镜君便是神之子的事情吧。」

「啊啊,我一直想着有天神之子就会出现,但是,完全没想到居然会是在人间界咻。

嘛,不过也因此才能不受来着天界和下界的影响,安全的生活至今。」

「但是,他来到了天界。」

「那时候说实话真的被吓到了,但是来了就没办法了。比起到了下界要好得多。」

咕地猛然拿起玉神酒,在其中残余的神酒一下子晃动起来。

「谁知道呢。」

「怎么,原来东堂也在担心吗。」

「当然了。你当我是谁啊。」

「森林的忍者。」

「是·山·神·啊!」

「在说起真波的重要工作的时候,你脸色一点都没变,还以为你铁定不担心呢。」

「哼哼!不管怎么说我可是山神啊。这点小事我是完全知道的。」

「嘛,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早就被其他人取而代之了吧。」

在玉神酒里注入神酒,透明的水面上映出了自己担心的面容。

「被京伏那一块。」

「这个可能性是最高的。」

京伏这个地方是乌天狗的领地。在这之前一直对大神宣誓忠诚的乌天狗,最近似乎是更换了新的头领,听说现在背叛了大神,转而开始了自己的独裁政治。

并且,在一个月之前袭击了坂道的也是京伏。

但是,关于「神之子」的话题对坂道一点也没谈及过。好几次都想着要说出来,但是总想到即使让那么纯粹无暇的坂道突然之间背负上那么巨大的「责任」,也只会反过来压垮他的精神。总有一天说出口的时机会到来的,卷岛这样想着将话题跳过了。

「真波所说的那个工作,应该就是压制京伏的势力吧。」

「啊。我也这么想。但是嘛,应该也有其他的事情。」

「其他的?」

「啊啊、因为无论怎么说那家伙都是神之子的侍从啊。」

神之子对于力量的使用是不可以出错的。因为根据那一瞬间的判断,人们可能会落入黄泉的底层。所以,绝对神为那个神之子创造出了「侍从」的存在。通过身边有着天界的侍从来正确的引导神之子。而担任这个职责的,正是天使、真波。

「福也是,为什么选择了那样的家伙呢。」

小声叹息着东堂嘟囔着。

「正因为是那家伙,才会被选为侍从的咻。」

卷岛露出了独特的笑容。

「即使是在天界,有那种一旦有机会就自己站出来掌权想法的家伙也不再少数咻。在那群人中,真波,只有那家伙是单单纯粹的只关注坂道的事情的咻。」

「嘛,说的也是。似乎确实是把眼镜君作为「坂道君」而不是「神之子」来看待的呢。」

「只不过,那家伙是否能好好引导还是个迷咻。」

想起了白天的那个求婚宣言,卷岛的表情变得有些认真了起来。

「恩。的确。总觉得被眼镜君反过来引导的可能性要更大啊。」

这么说着的两人不自觉笑出了声,东堂庵今天也持续着平和的夜晚。

——然而,马上危险就要逼近了。

「这的确不是「量产型」的味道呢。」

黑暗之中,正有人停留在高耸的树枝之上,打量着眼前的东堂庵。

 

 

 

*      *        *

 

 

 

(真波君,现在还好吗。)

将身子靠在走廊的柱子旁,坂道吹着舒服的夜风这么想着。

平时那个总带着满面笑容来玩的真波君已经三天没到东堂庵来了。就像前天被告知的一样,他有着重要的工作要做。

(好想见面啊......)

想起前天那对自己提出的求婚宣言的事情,脸就像快要沸腾一般。

(那个,只是想和我一直在一起的缘故....吧? )

虽然想着不要产生奇怪的想法,但是一旦想起那唯独只面向自己的笑容,胸口深处就会产生像被揪紧了一样的感觉。

明明才只是经过了一个月而已,对于坂道而言就像这年龄中已经数次经历的事情,但不知何时起真波的存在占据了极大的空间。

(变得这么软弱可不行!真波君,可是正在努力工作呢!)

这么对自己说着,坂道开始哼起了自己最喜欢的歌曲。这样做的话,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心情似乎轻松了起来。

 

锵。

 

「诶、你、在唱歌吗?」

本来以为那只是波浪的声音,但是突然,那声音向坂道搭话了。

「诶?」

在这里没有听习惯的,有点奇怪的声调。不知何时在坂道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没见过的妖怪。

「谁、谁?」

努力发出像是被绞住的声音,坂道下意识的向后缩去。

「不用感到那么害怕。我呀是御堂筋。」

就这么伸手抓住了坂道手腕的御堂筋,虽然穿着和东堂的神装束一般的衣服,头顶上却是乌黑的帽子,背上长着黑色的翅膀。

「天、......使? 」

看着那翅膀,坂道想到了真波。

「不是什么天使。我是来迎接你的呀。」

微笑着露出渗人的笑容的御堂筋猛地使力将坂道往自己的方向拽过去。

「好了,我们走吧?」

两个人一瞬间就升到了遥远的上空中。

 

 

 

「坂道!? 」

东堂庵里传出了卷岛悲痛的喊叫声。不知不觉间东堂庵建在了湖水的上方。在满潮之时,正是结界被打破的「危险」的状态。

「......乌天狗终于有了动作吗。」

注意到结界被不知何人侵入了的东堂和卷岛一起前去寻找坂道,但是之前坂道所处的地方完全看不到人影。

作为代替,在地上散落着黑色的羽毛。东堂将那羽毛拾起。手上不自觉的加大了力气。

满是冷酷,毫无慈悲的东堂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乌天狗已经远远飞走的上空。

 

 

TBC

作者目前更新到这里,6号的投稿!大半夜看到这个设定的时候简直太惊艳ww激动的没睡好....

努力的一口气翻译完了近5000字,感觉自己快要只剩下一口气了....

另外对不起这么萌这么棒的设定被我的渣翻译毁的一干二净了TAT

希望还能把原本的可爱传达出来!

看作者的意图似乎是打算写系列,但是有没有后续不好说QAQ

如果喜欢的话请按照ID去原地址收藏打分,如果很多人喜欢应该还会有后续!

后续也会努力的全文翻译出来ww

希望各位也能喜欢(安利脸

 


 
评论(1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