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平爱好者和空想家。

(近期墙头:小英雄胜出,食戟塔创,常年钻A 光舟泽,农药 水鱼亮玄等

【Author】
•话唠本性w 专注冷门 吃BG、BL、GL
•清水党,偏爱暧昧友情向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渣写手,少女心恋爱脑,打乙女游,萌很多奇怪paro
· 声优本命三顺位 石头 翔太 KAJI


【Attention】
▶禁止无声明转载以及二次加工
▶请尽量避免掐CP掐作品发言
▶博主的脑洞有这——么大(比划)

斯帕达×卢卡/TOI,斯帕达日礼物的备份(非全文,大量剧透出没)

ATTENTION
>>>飞空船设定(NONOR9)
(大量剧透OTL)








>>>斯帕达为骑士家族中的末子,偷偷离家潜入一直好奇的飞空船内
>>>卢卡为亡国的王子

诶~那斯帕达你想追随怎么样的王族?
离家不久前曾经被二哥这么问过。
追随着第一王储,四处征战功劳显赫,发自心底认为侍奉王储一事是至高无上荣耀的二哥,用着接近埋怨导致变了性的询问语气,认真的看着叛逆弟弟的眼睛问着。
那时候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已经一毫米的印象都没了。
唯一清晰知道的事实是自己绝对不想向拉缇奥(帝国)那些所谓皇族低头,献上尊严,交付忠诚。

的确卢卡没有哪里像个合格的皇族。
经常逃避现实,动不动就会妥协,退缩,稍微一吓就会哭丧着脸向对方示弱。
不顶用到完全符合胆小鬼和花瓶大少爷这类称呼。

但是。
正是这样的卢卡让他第一次有了“想去保护,想毫不保留的奉献”这样的想法。
这种事情被家里那群“拉缇奥皇族痴汉”知道绝对会泪流满面无语凝噎吧。

不过跟他人的想法没关系,他是以自己的意识而决定向卢卡献上一切的。
所以他对着卢卡单膝跪下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也绝不认为自己终有一天会为此时后悔。
因为他知道的,卢卡虽然经常会露出快要哭出来一样软弱的表情,却从来不会真的流出眼泪。
被欺负了或是被压了什么不合理的要求,虽然会沮丧郁闷却不会去逃避责任。
即使抱怨,在真正重要的事面前,却有着惊人的冷静和勇气。
这样的卢卡有着令人心疼的坚强部分,让斯帕达心里有着深深的触动,即使微弱不起眼也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啊啊,完全陷进去了呢。

“但是,但是斯帕达跟着这样的我不会后悔吗?”现在也是一副为难的脸,说着这样的弱音。
“的确卢卡你比起其他皇族都很没用,不如说连这个皇族身份都得遮遮掩掩的,没个皇族派头怎么看都不可能简简单单做出成就。”
“呜咦……也不用说到这个地步吧……”卢卡的肩膀立刻缩了起来。
“但是!”斯帕达故意重音停顿。看向被这突如其来的音量吓得一抖的卢卡,扯着嘴里露出了不怀好意的标志性笑容。“不觉得这样才有趣吗?侍奉着这种别人都不看好的皇族然后逆转取胜肯定会很刺激很有成就感啊。”



<<<>>>

卢卡看着斯帕达那个不良少年一般的笑容松了一口气。明明是大家族出身,家教良好的贵族小少爷却总是笑得这么有所图谋,像个地痞流氓。
最开始接触到斯帕达的时候总是会被对方那种攻击性极强的态吓到,恐惧得想逃走。
现在却只会觉得安心,非常的安心。
大概是因为他明白斯帕达的敌意会施加给任何人,却唯独不会对准自己。
在危险的情况下斯帕达留给自己的不会是冰冷的眼神,而会是可靠高大的背影。
伸向自己的不会是锋利的剑刃,而会是宽阔温暖的手掌。
而正是这样的斯帕达,给了他再次启程的勇气。

所以……
他眨了眨眼,将自己的手也伸向了对方。

 
评论
热度(3)